孤独老人的镜头里有一座即将消失的巴黎

发布时间: 2016-10-08 00:00 
分享到:

尤金·阿杰,贝伦妮斯·阿博特 摄,1927年


尤金·阿杰(Eugène Atget )1857年出生于法国波尔多市附近的利布尔讷,幼年时期父母去世,由他的叔父抚养成人。40岁之前,阿杰一直在寻找着适合自己的工作,曾经当过海员,之后尝试过画画,后来又热衷于当演员,但都没能获得成功。

直到40岁,阿杰才拿起相机开始拍照,给艺术家、设计师或者档案部门提供素材以换取维持生活的必需,是他拿起相机的全部目的。阿杰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自己定位于艺术家,在那个画意摄影大行其道的年代里,他更愿意让自己扮演服务者的角色。

“Documents pour Artistes”(为艺术家所做的纪实)也作为他的一个信条就写在自己工作室的门上。


尤金·阿杰作品


在阿杰近30年的摄影生涯里,基本只拍了一件东西:即将消逝的旧巴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巴黎,是一个变化非常迅速的地方。老的东西在消亡,新的东西在迅速生长。阿杰将镜头对准了巴黎的每个角落,大到宫殿、花园、街道、商店橱窗、街头涌动的人群,小到喷泉、楼梯、门板、把手。他生前拍了近万张底片,为了保存和印制,他将所有照片和底片进行编号和分类。1920年11月,他在给巴黎历史资料管理处美术总监Paul Leon的信中无不自豪地说:“我可以真实地说我拥有整个旧巴黎。”


尤金·阿杰作品


尤金·阿杰作品


尤金·阿杰作品


作家詹姆士·沙尔特在《一种运动与一种消遣》中这样描述阿杰:“拂晓前出门,从那些占有者手中,慢慢地偷走一座城,这里一棵树,前面一爿店,还有那个不朽的喷泉。”

时隔百年,我们再看阿杰的作品,它们直率、空寂、静谧、严谨甚至肃穆,照片里所展现出来的巴黎,亦梦亦幻。阿杰把对巴黎的关注和热爱深深地隐藏在巴黎的每一个细节之中,正是这种对真实本身的深刻感受和爱,使他镜头下的巴黎虽然寂静,却更富有魅力,给人带来更多的视觉联想和思考。

本雅明评价阿杰的作品为“扯掉自己的面具然后去寻找剥去伪装的真实”。约翰•萨考夫斯基则认为“他用品质更优良的‘筛子’,从矿石里筛出了一种与众不同的‘贵金属’。”这种“贵金属”,是阿杰呈现的百年前的真实巴黎,更是他钟情记录这座城市三十载所承载的精神。


尤金·阿杰作品


尤金·阿杰作品


尤金·阿杰作品


尤金·阿杰所运用的摄影器材和技术是古老的,但是他的表现手法和风格却体现出了现代性,对后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将拍摄对象从周围环境中剥离出来,富有超现实意味的拍摄手法得到了超现实主义摄影师曼·雷的推崇;冷静并富有穿透力的影像对“直接摄影”流派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对现实问题客观、冷静的记录影响了沃克·埃文斯等纪实摄影师。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