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点儿蓝色看看

发布时间: 2017-11-14 10:36 
分享到:


The Blue Boy, Thomas Gainsborough, c. 1770. ©


为什么蓝色如此受欢迎?


心理学家可能会告诉你,蓝色之所以获得喜爱,是源于文明的演进。在人类还以狩猎和采集为生时,接近清澈的蓝天和水源更有可能活下来,于是这种倾向演变成了先天偏好……balabala


是吗?呵呵。


这时候历史学家会立刻站出来打脸。因为人类并不是一开始就喜欢蓝色,4500年前,大多数文明中甚至还不存在“蓝色”的概念。古罗马人嫌恶蓝色,认为那是野蛮人的色彩;中世纪早期的神学家对蓝色弃如敝履,艺术家们从不用它赞美生活,只用它刻画魔鬼的形象……


那蓝色是怎么翻身的?这得看你说的是哪种蓝了。


古埃及蓝


古埃及遗址出土壁画与河马雕像,藏于大英博物馆与卢浮宫


古埃及蓝是人类历史上第一种凭借智慧和双手创造出的蓝色。大约在公元前2200年,也就是金字塔建成的时候,埃及人将含有铜的矿物、石灰岩和砂子的溶液混在一起加热,再把得到的不透明蓝色玻璃粉碎,与蛋清、树胶糅合,创造出一种持久的蓝色颜料。


这种复杂的生产工艺一直传承至罗马时代——但正如前文所说,古罗马人并不待见蓝色,于是这种蓝逐渐消失在文明中。直到2006年,科学家乔瓦尼·维利意外从一个古希腊大理石水盆中发现了它,才让它重回视线。现在,埃及蓝这种颜料还被用于生物医学分析和激光的研究。四千年后,仍然高级。


圣母玛利亚蓝


看文艺复兴时期的蓝色演绎


从古罗马到中世纪,蓝色能够重回人们的视线,要感谢第一位给圣母玛利亚披上蓝色长袍的画家。在十二世纪以前,西方绘画中的圣母玛利亚总是穿着灰、黑、褐色的长袍,以此表现她对儿子的哀悼,直到某个大胆的画家将一种罕见而昂贵的蓝色运用在她的身上。


这种从天青石中获取的深蓝色(Ultramarine)颜料后来成为了整个欧洲最受追捧的颜色。在长达数个世纪的历史中,因为只有在阿富汗的一座山脉中才能找到天青石,导致它的价格堪比黄金。名画戴珍珠耳环的少女(The Girl With The Pearl Earring)的创作者,荷兰画家约翰内斯·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正是因为毫不克制地购买昂贵的深蓝色颜料,导致最终负债累累。


普鲁士蓝


十八世纪初,一种全新的蓝色诞生于德国柏林,被称作普鲁士蓝(Prussian Blue)。它的创造者当时其实在研究一种胭脂虫的红色颜料,期间不小心让一种碳酸钾原料接触到了动物血液,两者的混合意外变了一种鲜亮的蓝色——亚铁氰化铁——也就是今天可以在重多世界名画中看到的普鲁士蓝。


感受毕加索笔下的普鲁士蓝


法国画家珍·安托万·华托,日本画家葛饰北斋,以及西班牙艺术大师巴勃罗·毕加索都在作品中大量使用过普鲁士蓝。然而,普鲁士蓝的成功不限于此。英国天文学家约翰·赫歇尔发现普鲁士蓝对光有一种独特的敏感性,这可以被用来制作画的复制品——这种图像复制方法对建筑行业而言价值连城,他们由此可以轻松地为自己的建筑平面图制作多种版本——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蓝图”。除此之外,普鲁士蓝还在当代医学中充当重金属解毒剂的角色,可以说是非常全面和伟大了。


靛蓝


靛蓝是一种天然的染料,被用来为面料、服装、纱线和奢侈的挂毯染色。十八世纪,它成了备受追捧的进口珍品,这种渴求刺激了欧洲国家与美洲间的贸易战争,加剧了非洲奴隶贩卖,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赞助了美国独立战争。


直到1880年,人类发明了人造靛蓝,这种颜色日渐普及。直到今天,它仍然是服装行业的首选用蓝,成为T台天桥上的常客,也是安迪·沃霍尔口中:“I want to die with my blue jeans on.”的那种蓝。


靛蓝也是设计酒店的挚爱


克莱因蓝


但如果要评选出艺术界影响力最大的蓝色,答案一定是克莱因蓝(IKB)。从1957年开始,法国艺术家伊夫·克莱因就只用一种自己创造的蓝色创作,他相信只有最单纯的色彩才能唤起最强烈的心灵感受力。几年之后,他干脆给这种新的颜料制造方法申请了版权,将它命名为:国际克莱因蓝(IKB)。


艺术家克莱因的蓝色作品


克莱因蓝至今影响着世界,尤其在艺术领域。受克莱因的启发,艺术家德里克·贾曼拍摄了电影《蓝》(1993),这部电影从始至终都是满眼的深蓝色,没有画面或情节,也没有对白跟人物,只有诗意的背景音乐和贾曼安静的自白;2008年,英国艺术家罗杰·海润斯在他的作品《捕捉》(2008/2013)中用明亮的蓝色水晶覆盖了一所被遗弃的伦敦公寓;而德国艺术家卡塔琳娜·费里奇的雕塑《哈嗯/公鸡》(2013)干脆把一只巨大的深蓝色公鸡放到了伦敦的特拉法加广场……艺术家们恨不得用蓝色占领世界。


本文转载自公众微信订阅号:GQ中国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