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探讨艺术的含蓄美与清晰美

发布时间: 2016-11-18 00:00 
分享到:


“是的,我保证。比利·林恩的故事是我近年来看过的最为经典的影片之一。”细雨绵绵的午后,优画君借着午休时光和小伙伴聊天道:“只不过么……很可惜,我个人觉得影片有些地方太过清晰,不够含蓄而已。”我耸了耸肩膀。


“含蓄?你是说含而不露的那种含蓄么?”小伙伴问。



“嗯哼,是的。就是含蓄。想当年《国王的演讲》夺取奥斯卡奖的时候,整部影片里可没有任何一句台词直接揭示出中心思想。”我回答道:“要知道含蓄是一种美,太过清晰的将主题和内涵揭示出来,这样的行为就会破坏美感。”


小伙伴若有所思地想了想。于是点了点头。



最近,优画君和小伙伴一起去电影院看了李安的新作《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看完这部电影,很有一番感触。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是一部用意识流手法拍摄的实验电影。虽然主题和血腥的战争有关,但它的的确确是一部文艺片儿。男主角比利·林恩是一个情感细腻而丰富的诗人般的英俊小伙子。他在伊拉克战场上经历了生死的考验,阴差阳错成为了拯救战友的英雄(虽然战友最后还是牺牲了)。成为英雄之后,比利·林恩和他所在的团队——B班,被召回美国,参加盛大的庆祝活动。他们被安排在一场橄榄球赛的中场休息时间里登台亮相,并且和当红的美女演唱组合一起表演节目,从而通过电视直播向全国民众致意、接受人们的感谢和祝福。然而,在这个中场休息的短暂过程前前后后,年轻的男主角却经历了许多琐碎的小事,这些小事让他倍感压抑不适(当然,其中也有快乐的桥段,比如和啦啦队的漂亮姑娘接吻),他于是思绪纷纷,回忆起了在伊拉克战场上经历的一幕幕生死场景。这些回忆和现实让他开始质疑战争的正确性。他发现人们并不真正喜欢和感谢他们这些为国家牺牲了的英雄,只是出于政治正确,对他们保持着表面的尊敬。他还发现自己和战友们出生入死的经历并未获得人们的尊重,电影投资人甚至出于利益考虑试图以极低廉的价格收购他们的故事版权,将这真实的故事改头换面、包装成政治正确的英雄大片来吸引人们的眼球。以上种种的遭遇使比利·林恩感觉到自己并没有真正的荣耀和价值。


而另一边,时不时通过倒序手法穿越时空来展现的伊拉克的战地生活的回忆场景虽然悲壮但却又充满了一种豪迈和一种执著的热血精神。与此同时,导演和编剧的反战思想也渗透到一组组回忆的片段里去,让我们看到生死一瞬间的残酷战斗当中人性的真实面貌,看到美国文明试图将自身覆盖到全世界这一看似高尚的意图背后的沉重的代价。看到伊拉克人对美国大兵的不理解和仇恨。看到那些被称为“恐怖分子”的人对家庭和信仰的热爱。看到种种和政治宣传话术里不一样的情景。回忆与现实相叠加的双重效果让比利·林恩更加感到迷茫。因为他发现这个世界、这场战争似乎没有真相。每个人对这场战斗的理解完全不同,人们出于自己的利益赋予战斗以不同的意义。比利·林恩的这些认知通过影片中的独白和对白非常清晰地表达出来。这些对白将影片的主题“出卖”并“透露”了出来,观众们于是处在了一种被老师灌注中心思想式的状态。而影片的剧情缔造者和对白编写者俨然扮演着老师的角色。



相比之下,近年来同样被我个人奉为经典的另一部电影《国王的演讲》就含蓄得多。国王的演讲讲述了二战时期英国的一位口吃国王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治好了自己的口吃,成功地发表了战前演讲,获得了人民的敬爱的故事。这个小故事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一句台词宣泄出中心思想,这反而使得它的中心思想更加开放和丰富。因为不同的人能够从影片中品味出不同的东西,而不是所有人都被台词告知同样的一套东西。


由此我们可以引申出一个艺术上的问题。艺术究竟是含蓄地讲故事,让受众自己从中获得感发好呢;还是清晰地直抒胸臆,将主旨思想直接告诉受众,让受众能够轻而易举地获悉它来得更好?这个问题在文学艺术当中似乎早就成了一个问题。比方说诗歌,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就很显然倾向于主张含蓄。历史上不同民族不同国家的诗人和文学理论家之中都曾有人提出过诗歌的美贵在含蓄。就像印度大诗人泰格尔并没有直截了当地在他的诗中告诉人们结果并不重要,过程才是美的。他所做的只是描绘出了一幅图画,让人看到天空中鸟飞过的过程,这个动态过程展现在你眼前,它是这样的美丽、优雅和抒情,当它的光影掠过你记忆的时空,你在它逝去的时候终将感悟到深刻的一点,即,鸟儿飞过天空的结果是注定的,它努力飞翔执著向前的过程中体现出来的精神才是美的。



这个生动的例子说明了文学艺术贵在含蓄。这种含而不露的美非常符合我们东方人温婉含蕴的审美眼光。由此可见东方人在艺术上是有智慧的。因此我想,李安如果更好地运用这种智慧,适当删减一些直接表露主题、态度、和观点的有关中心思想的台词,那么这部电影一定会更加优秀。



然而,话又说回来,含蓄的原则似乎在绘画艺术上并不是永恒的王道。直接的表达情感和思想甚至在某些时期成为人类艺术史上风靡一时的潮流。因此,我想,含蓄和清晰或许都是一种美感,关键要看欣赏者的审美和品位本身。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