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秋画鉴丨一枕新凉一扇风

发布时间: 2018-08-08 13:42 
分享到:

2018年8月7日晚21点30分34秒,农历 2018年六月(小)廿六。立秋。

在我们天天看着上海高温黄色预警的时候,在我们感觉着蒸屉一般的气温的时候,没想到暑去凉来,秋天悄然而至。

那么,在立秋之日,优画君就带着大家,来看看那些入驻在优画网的艺术家笔下的秋天吧。


《秋蕴》陈福春,水彩,78×91cm,2002


立秋分三候:一候凉风至;二候白露生;三侯寒蝉鸣。

立秋之日“凉风至”:“凉风绕曲房,寒蝉鸣高柳”;后五日“白露降”:“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再五日“寒蝉鸣”:“踟蹰亦何留,相思无终极。秋风发微凉,寒蝉鸣我侧。”


《转耳听秋声》曾景祥,水墨,68×68cm,2016


立秋

宋·刘翰

乳鸦啼散玉屏空,一枕新凉一扇风。

睡起秋色无觅处,满阶梧桐月明中。


《东湖秋色》陈中林,水墨,138×34cm,2015


不过,立秋虽至。夏日暑热并未完全散去。三伏天的三伏仍在其后,“秋老虎”的威力不容小觑。尤其是南方地区,直至秋分,天气才能凉快下来。“八月是盛夏,八月也是立秋,蜻蜓不知道,我知道。”


《蓼花秋水》傅书中,水墨,68×68cm,2017


“红蓼花繁,黄芦叶乱,夜深玉露初零”。蓼花开的时候,秋天就来了。南北方的秋天也有很大差异。北方的秋天轰轰烈烈,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而南方的秋温温柔柔,会让人想起“钓鱼台的柳影,西山的虫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钟声”。


《秋鸣》陆景林,水墨,69×69cm,2017


又是秋天,又感受到秋天。秋之丰满、富足、斑驳与和谐。这些都是秋之美。在经过了整个夏天拼命的臌胀和竞争之后,终於进入了生命的另一阶段,另一境界——松弛、自足、随意、平静。不再争奇斗艳,不再寸土必争,不再鼓噪和张扬。回过头去看看,夏日里那些苦斗最终不过是一场徒劳的闹剧罢了!为此,这里没有任何紧绷绷之处,哪怕是一根线条。全然一片舒展、平和、自如、潇洒。我画过不少急流险滩,此刻该为秋天好好唱一唱了。

——冯骥才《唱秋》


《秋趣》刘兰君,水墨,138×49cm,2016


那些变黄还不愿落下的叶子,是对秋天缠绵的眷恋。在吴自牧的《梦梁录》记载,宋代宫廷中在立秋这天要把盆栽中的梧桐移入大殿之内,立秋的时辰一到,太史官便高奏一声“秋—来—了”,一两片梧桐应声而落,昭告天下,秋天到了。梧桐一叶落而知秋,因为梧桐叶的落下,秋天的月亮也就带上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


《秋天的风景》陈春妃,油画,50×60cm,2017


之前在优画君去内蒙的时候。当地人说:“在我们这里,立秋当天,草原上的草尖就开始泛黄。”也许纬度的不同导致了不同的气候和不同的感受,但是不论你身处祖国河山的哪一处,秋天确实悄悄来了。那只属于秋天的金灿灿的景色,就出现在了我们的眼中。


《深秋之一》程小琪,水墨,68×68cm,2012


茕茕独立的深秋残荷,让优画君突然想起了《红楼梦》第四十回中,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宝玉道:“这些破荷叶可恨,怎么还不叫人来拔去。”宝钗笑道:“今年这几日,何曾饶了这园子闲了一闲,天天逛,那里还有叫人来收拾的工夫呢?”黛玉道:“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宝玉道:“果然好句,以后咱们就别叫人拔去了。”谁说只有“小荷才露尖尖角”是美,残荷也是美。


《秋凉》宫丽,水墨,68×68cm,2015


大概我所爱的不是晚秋,是初秋,那时暄气初消,月正圆,蟹正肥,桂花皎洁,也未陷入懔烈萧瑟气态,这是最值得赏乐的,那时的温和,如我烟上的红灰,只是一股熏熟的温香罢了。或如文人已排脱下笔惊人的格调,而渐趋纯熟练达,宏毅坚实,其文读来有深长意味。这就是庄子所谓“正得秋而万宝成”结实的意义。

——林语堂《秋天的况味》


《秋》王征明,水墨,39×54cm,2016

《秋》

海子

秋天深了,神的家中鹰在集合

神的故乡鹰在言语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在这个世界上秋天深了

该得到的尚未得到

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雪岭秋叶》陈无忌,水彩,22×23cm,2016


《在初秋的日子里》

丘特切夫

在初秋的日子里,

有一段短暂而奇特的时光——

白昼像水晶般透明,

黄昏更是灿烂辉煌……

方才镰刀踊跃,谷穗倒卧,

而今极目四望一片空阔,

惟有那纤细的蜘蛛丝

在空闲的犁沟上闪烁。

空气更清澈,鸟声已绝灭,

但还未感风雪临近的威胁,

只有一片纯净温暖的蔚蓝

向正在休息的田野倾泻……


《看取金秋第一枝》宋华,水墨,33×33cm


不同的人眼中有着不一样的秋天。秋天可以是“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也可以是“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还可以是“天阶月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自古以来,秋天就是文人雅客钟情的季节。他们用诗词记录下来了秋天,艺术家则用画布,记录下了这时的美景。虽然方式不同,但情感相通。愿我们都能在秋天有所收获。


《山居秋暝》傅二石,水墨,69×69cm,2011


注:

本文所有配图均为艺术家原创作品,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