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先生

发布时间: 2019-05-27 12:36 
分享到:

在古希腊,亚里士多德不仅研究哲学,而且喜爱物理。在中国古代,人们也历来有着文韬武略的理想和追求。然而当今的时代,是一个细分领域的时代,大多数人终其一生处在自己相对狭窄的细分领域之中。跨界者因此显得尤为有趣和可贵。


陆曙光,花鸟册页,水墨,33*33cm


有这样一位爱种莲花的先生,他的人生很平凡,却又精彩而充实。用他自己的话说,莲花开放的姿态,看上去轻松优雅,而事实上,唯有它的根,严谨而稳健地扎进淤泥当中,它的花朵才能出落得轻盈袅娜、娉婷雅洁。莲花的这种特性,恰好可以作为一个譬喻,来写照他灵魂的气质。作为一名艺术家,他驾轻就熟的创作背后,是深深扎根于传统文化沃土的严谨精神。因此,我们不妨尊称他为“莲”先生。他,就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角,来自上海闵行的工笔花鸟画师、体育老师陆曙光。


鸣幽
钻研画艺


 

在大多数人眼里,工笔花鸟画师和体育老师这两个身份或许是彼此矛盾的,但在“莲”先生——陆曙光老师身上,它们是如此的统一。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体育系足球专业的陆曙光,在足球场上是一名阳光帅气、活力四射的运动健将。而在生活中,他却有一种儒雅清秀的气质。正所谓“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这句话用来诠释陆曙光的性情,再合适不过。绘画时的他,是如此安静、细腻而又敏感。作为一名传统艺术家,他的作品涵盖书法、绘画、篆刻和紫砂四类。其中,瘦金体书法秀雅中带着锋芒,工笔花鸟作品清丽优美,篆刻紫砂则富有灵性。用陆曙光自己的话说,成就他的主要并不是天赋,而是努力和机遇。而拜师学艺的经历,则是他艺术生涯中的一笔宝贵财富。


陆曙光老师在他的办公室里

 

1997年,陆曙光工作的学校要开设针对学生的书画培训班。由于专业老师比较少,领导便安排喜爱书画的陆曙光负责培训班的教学工作。当时,作为一名书画爱好者的陆曙光,对传统艺术颇有兴趣,但水平不高。为了提升自己,陆曙光参加了书画名家吴颐人老师的篆刻培训班。

 

办公室局部场景


吴颐人老师师从多位书画大家,是上海书画界的名人。不论是人格魅力、学识修养还是道德品质,吴颐人老师都堪称表率。陆曙光在吴老师的篆刻培训班上,学到了许多宝贵的知识。他至今仍然念念不忘当初吴老师在课堂上对学生们的勉励:应当书、画、印全面发展,才能更好地传承和发扬传统艺术文化。

 

陆曙光老师练习篆刻时所使用的材料


虽然陆曙光是课堂上唯一一位“外行人”,但凭借着一股认真执着的劲儿,他学习特别努力认真。每当他拿着自己尚未成熟的作品给吴老师看,吴老师从不批评他,而是和蔼地鼓励他继续提升自己。有一次,陆曙光拿着自己画好的扇面找到吴老师求教,吴老师见他进步显著,便亲自在他的画作反面题字。陆曙光受到鼓舞,决心加倍努力。在他眼里,吴老师是一位德高望重、亲切和蔼、诲人不倦的老先生,跟随他学习,对自身来说是大有裨益的。后来,吴老师生病在家,陆曙光前往老师家中精心照料,每天清早,陆曙光便起身绘画,他的勤奋打动了吴老师,让吴老师欣赏,也让他的水平得以不断精进。

 


拥金
文如其人


 

最先开始练字的时候,陆曙光选择欧阳询的楷书。之后,因为画花鸟的缘故,老师指点他改写瘦金体。选择瘦金体,是后天的偶然,却又是命运的必然。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学习了瘦金体之后,陆曙光日益感受到这种字体的性格气质,与自身的性格气质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瘦金体是宋朝的一位皇帝——赵佶,也就是鼎鼎大名的宋徽宗创立的一种字体。它非常精致秀气,与此同时又锋芒毕露。作为一名体育老师出身的工笔花鸟画师,陆曙光的气质中融合了运动的锋芒与文人的秀雅,这与瘦金体非常相似。陆曙光认为,瘦金体是一种天生适合于工笔花鸟配画题字的形式,它精细流畅的线条,与工笔画精细的勾线如出一辙。譬如“鸟鸣山更幽”这句古诗,用瘦金体来书写,便颇有如画的趣味。

 

宋徽宗赵佶的书画


陆曙光不仅学书法,而且攻篆刻。尽管他谦虚地说,在篆刻方面花的时间较少,因此成就相对来说比较一般,但他大胆地用瘦金体入印。(瘦金体笔画纤细,篆刻难度较大,历来用瘦金体入印的人较少。民国时期曾有女篆刻家谈月色以瘦金体入印,此后较少有人这样尝试。)在用瘦金体入印之时,陆曙光会根据审美的需要,将瘦金体的笔画适当加粗,使之更为雄健有力。


陆曙光老师的办公室

 

除书画篆刻之外,陆曙光也玩紫砂。三四年前,陆曙光的另一位工笔画老师顾潜馨先生,恰好认识宜兴制作紫砂的工匠。历来文人与紫砂便有一种渊源,酷爱传统艺术文化的陆曙光趁此机会,迸发出灵感,决定尝试制作一批紫砂壶。于是,他与老师前往宜兴挑选紫砂壶。并在挑选好的紫砂壶上进行创作,将书、画、印巧妙地融为一体。创作紫砂壶与工笔画不同,雕刻的时候主要采用写意的方式。每个紫砂壶都要经历很长时间的手工雕刻,且受到烧成率的影响,有一定失败的概率。陆曙光玩紫砂壶经历了一个渐入佳境的过程。 


醉羽
钟爱自然



在书、画、印三门功课当中,陆曙光最为感兴趣的、也是投入时间和精力最多的,便是工笔花鸟绘画。绘画是一门需要潜心修炼、不断精进打磨的过程,而观摩前人和今人的作品,博采众长,不断汲取灵感和营养,则是提升造诣的重要途径。陆曙光谦虚地说自己并不聪明,但他足够好学。他时常从一本又一本精美的画册中获得灵感和启迪。其中,宋徽宗画的太湖石让他获益最多。宋徽宗的太湖石,每一块都玲珑剔透,而陆曙光则根据流传至今的真迹与摹本,细心观察、揣摩宋徽宗对太湖石的画法,并创造性地加以吸收。他的画中因此多石,而他的石在宋徽宗的基础上,又融入了自己的想法,整体风格更偏向现代与写实。


办公室即景

 

作为一个热爱大自然的人,陆曙光经常从大自然当中汲取美的灵感。在他的办公室里,陈列着色彩缤纷、姿态美丽、栩栩如生的鸟类标本,他时常观察这些标本,想象它们复活时的姿态,将它们作为元素放置到画作中。他喜爱种花种草,尤其是种莲花。在种植各种植物的过程中,他探索植物的生长规律,观察植物的花朵和叶子,并把这些微妙的细节应用到自己的画里。他常常从不经意的瞬间发现美,譬如从路边的一截树根中发现了古朴之美,再如从回家的路上发现了一花一世界的美好风景。陆曙光的审美源于对大自然的热爱,而又富有活泼的气息。这种审美体现在他的生活中,也体现在他的绘画之中,他致力于创造美的构图和美的形式,带给人美的享受。


办公室里的鸟类标本

 

陆曙光的绘画历经了先后几个发展阶段,在每个阶段,他所喜爱的题材是不同的。曾经有一个阶段,他非常喜爱扇面。后来,从古人在狭窄的扇骨上的刻字和刻画当中,陆曙光获得了灵感,他开始尝试窄而长的构图,创作了细长的十条屏,并在2016年的个展当中获得好评。陆曙光认为自己目前正处于个人风格的探索过程之中,他积极地运用抽象纹理作为画作背景,试图创建不一样的自我风格。他的创作自始至终充满了求新求变求自我的积极意识。

陆曙光,花鸟十条屏,水墨, 13*168cm


近来,陆曙光又有了新的灵感,在今年上半年前往日本参加中日友好交流画展之际,他得以一睹日本传统浮世绘的风姿。他将浮世绘视为日本的工笔画,虽然二者在技法上存在着很多不同,但亦存在着异曲同工之处。浮世绘中的女子形象令他印象深刻,回国之后的他使用传统工笔人物画技法,描绘了一组和服女子。其中有一幅作品小样当中的和服女子站在樱花花枝之下,这樱花花枝的原型,正是陆曙光本人在日本赏樱时拍摄下来的。


陆曙光老师所画的工笔人物之和服女子(临浮世绘)

 

鸣幽——独坐幽篁,静心作画。

拥金——以瘦金体,抒我心怀。

醉羽——沉醉于细节,绘鸟羽花丝。

 

这三个斋号可以被看做是陆曙光艺术人生的生动写照。动如脱兔,静如处子,这便是陆曙光的性格。勤奋是最好的老师,曾经花一年时间精心描绘上千片叶子的他,用一笔一画创作着自己的艺术人生。如今,陆曙光老师不仅继续着自己在艺术上的探索之路,更难能可贵的是,他通过言传身教,向孩子们普及传统艺术文化。赏花、观鸟、尚美、习武、修文、传艺。这就是“莲”先生的艺术人生。

作品欣赏
陆曙光


陆曙光,荷花白鹭图,水墨,45*90cm


陆曙光,花鸟册页,水墨,21*21cm


陆曙光,池畔鸟鸣,水墨


陆曙光,荷花白鹭图,水墨,68*136cm


陆曙光,花鸟册页,水墨,21*21cm


陆曙光,独对芳丛寄幽思,水墨,50*80cm


陆曙光,雏鸡竹苗秀,水墨,50*80cm


陆曙光,花鸟,水墨,68*136cm


陆曙光,花鸟,水墨,68*136cm


陆曙光,荷花小鸟图,水墨,50*80cm


陆曙光,安享富贵图,水墨,50*80cm


陆曙光,花石锦鸡图,水墨,68*136cm


个  简

人  介


1974年11月生,上海人。别署鸣幽斋、鸣幽草堂、煦风禽来楼、醉羽亭、蒔莲山房、拥金堂等。上海市闵行区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市徐悲鸿艺术研究协会会员、尚美优画院成员。师从著名书画篆刻家吴颐人先生、著名工笔花鸟画家顾潜馨先生。曾于2019年4月赴日本参加中日友好书画展,作品在日本名古屋美术馆展出,获奖并被中日新闻社收藏。更多履历敬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文/冷薇

摄影/艾尼妄

题图/陆曙光

文中展示的作品版权由优画网入驻艺术家陆曙光本人所有,请勿侵权。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