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去看展丨今天,我们不谈“主义”,只谈“女性”

发布时间: 2018-08-24 12:40 
分享到:

“女性是第二性,是排除在男性以外的‘他者’。

权利归于男性,女性仅仅是附庸。

附庸的庇护来自权利,歧视也来自权利。

——波伏娃《第二性》


之前读到这些话总是为女性忿忿不平。但是,优画君不想大谈“主义”,只想带大家看一个关注女性的,“没有他,只有她”的展——她:妮基·圣法勒和沈远


布鲁姆·卡尔德纳斯(左二)和沈远(右二)


8月21日看展的那天下午,正好有布鲁姆·卡尔德纳斯(Niki的外孙女)和沈远的座谈会。


《Hon》“Hon”是瑞典语主格“她”

参观者必须从巨大的Nana两腿之间进入,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本次展览首先是向妮基·圣法勒创作于1966年的里程碑式作品《Hon》致敬。所以,在二楼直面的大平台上,我们能看到一座“女性花园”。



这座“花园”中有Niki的作品,也有沈远的作品。这些作品的共同点是:布满的是女性的特征——梳子、辫子、束身衣……男人在这里,只能成为椅子。


《阴性花园》

《发屋》

《男人椅(白色


在法语中,椅子是阴性的,所以坐在椅子上,就有些坐在女人身上的意味。但是在女性花园中,椅子是男人做成的。在这里,性别颠倒了。



首先来说说Niki:


Niki


如果你在法国,谈到Niki,只能有一个人,就是妮基·圣法勒(Niki de Saint Phalle,1930年10月29日-2002年5月21日)。


Niki是出生在法国的美国艺术家。她美丽动人,却在童年时期遭受到了父亲的性侵。这个阴影给她带来了巨大的痛苦以及难以磨灭的影响,让她的精神走向崩溃边缘。在接受精神治疗期间,她的治疗师给了她画笔,从此,Niki把她的痛苦和压抑通过画笔传达给世人。

 

“射击艺术品由木或金属结构里面藏颜料袋,然后为熟石膏所覆盖。做完之后会用点廿二口径步枪进行射击,油漆溅出,所以每个作品都独一无二。”


在展览中有一段妮基在创作射击画的视频,她年轻美丽的脸看起来是那么的自信与不屑一顾。她端起枪,朝巨大的画布宣泄着自己的愤怒与不满。这次“没有死者的谋杀”艺术创作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名气。


布鲁姆·卡尔德纳斯在讲解Niki的作品


除了射击艺术,“娜娜”系列也是Niki的代表作之一。“Nana”在法语中是女人的俗称。虽然娜娜可能会是不同的人种,但是每个娜娜都是丰乳肥臀,无一例外


《坐着的娜娜》

《新娘》


墙上还有很多Niki的画。她用色大胆,画面绚丽多彩。画的背后透露出来的是她对时代、政治、人性的反思。比如她非常不喜欢布什总统,于是创作出来了一系列与布什有关的画来表达自己对他强烈的不满……


《枪》2001

《乔治·沃克·布什》2001

《人工流产——自由选择(人口爆炸)》2001

《全球变暖》2001


接下来说说本次展览的另一位艺术家:沈远。她1959年出生于福建省仙游县。是最早获得国际声誉的中国当代女性艺术家之一。


沈远


20世纪80年代初期,沈远求学于浙江美术学院(今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在当时的风潮引领下逐渐展开实验艺术创作。90年代初期,她移民法国,环境的变化与文化的断裂激发了她对身份与语言问题的思考。


《指纹》

在生肉片上用金色的丝线绣出了自己的指纹,不论身处何处,我们最根本的东西永远不会发生改变。 

《白费口舌》

冰做的舌头就像刚移民不久的沈远,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想法。但是在环境的渲染下,舌头逐渐融化,支撑舌头的刀子就会显露出来。语言成为了刀子。

《磷火》

灵感来源于人骨燃烧后会出现的“磷”


沈远擅长使用日常物件进行创作,偏爱那些转瞬即逝和难以使用的材料,她认为赋予事物以新的价值,正是艺术家的责任所在”。在她的作品中反复出现了编制、刺绣、头发、鞋子等素材,既映射着朴质的女性经验,也指向复杂的女性话语。近年来,沈远的创作更直接与其四处游历考察的见闻有关,体现了她对急剧变动的世界的敏锐捕捉。


在现场讲解的沈远大大

《课堂作业》

灵感来源于一则儿童因为制作鞭炮而受伤的新闻



当把这两个艺术家放在一起的时候,不一样的火花就碰撞出来了。



【Niki和沈远的共同点】


1、她们都是在法国有巨大成就的女性。她们都会从女性的视角来看问题。


Niki作品《温格德林》


2、她们都经历了身份的转换。妮基从法国搬到美国,沈远从中国移民法国。因此她们的作品中都包含着文化的多重性。


沈远作品《帽影》


3、她们的作品都是对困顿世界的批判和反思。在Niki的作品中,不难看到“蛇”“眼睛”这样代表诱惑与欲望的元素,也能看到“骷髅”等代表着对无法预料的未来的恐惧。沈远的作品中那搁浅的舟、多余的指甲、冰封的舌头也是对未来的迷惘和疑惑。

 

沈远作品:《如鱼得水》

(现场没拍好,这是在网上搜来的图...)

船只在盐做的沙滩上搁浅


Niki作品《自由与暴行之树》

树的两边是不一样的世界。事物的两面性存在于一个整体上。


因为她们同样对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解,

所以艺术成了她们对抗这个社会的最好武器。

 


【Niki和沈远的不同点】


1、 Niki的创作偏向女性化,更多关注的是女性自身。她的作品中把女性的特征无限的放大:比如乳房、肚子。娜娜不仅代表的是一个人,还也代表了全体女性。此外,Niki作品中,经常能见到西方神话、塔罗牌等元素。

 

Niki作品《象头神伽尼什》


Niki作品《斯芬克斯》


2、 沈远的作品偏向于性别的消失。她更喜欢从日常用品出发,抹消掉性别的差异,更加中性化。如舌头、头发、指甲,这些是每个人身体中都有的一部分。此外,沈远更多关注的是移民身份。所以在她的作品中,更多的能看到的是不同文化碰撞带来的差异。


沈远作品:《多余之物》

指甲可能是很多人认为的多余之物,那我们自己呢?

沈远作品《变温动物》

一枚巨大的温度计中有一只孤单的游来游去的鱼。我们改变不了社会,只能在社会中自己寻求改变。


“人不应该是插在花瓶里供人观赏的静物,而是蔓延在草原上随风起舞的韵律。生命不是安排,而是追求,人生的意义也许永远没有答案,但也要尽情感受这种没有答案的人生。”


Niki作品《盥洗室(梳妆或生活之镜)》


Niki与沈远找到自己的答案了么?也许还没有,但是她们用艺术,表达了自己的人生,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她们做到了摒弃“第二性”。


不过嘛,优画君觉得:不论是沈远还是妮基,她们其实更注重的是女性在这个社会中的发言权。她(HON)细腻、敏感、情绪化,会因为一些小事情搞得神经兮兮,也会在巨大的痛苦中坚强成长。这就是女性独有的魅力与力量吧。


《巷战》

展览最后的“彩蛋”,可以自己给“枪”中装上鸡蛋,向“巷子”投出一枚鸡蛋。这也许就是文明社会里的人们向生活表达不满的最佳方式了吧。


往期回顾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