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画|亲,你的感官错乱了么?

发布时间: 2017-01-03 13:28 
分享到:

花香是甜蜜的,
慢华尔兹是圆润的,
爱情是玫瑰色的,
大提琴的声音是巧克力味的。
当五种感官彼此联通,
神秘的通感现象就发生了。
它赐予我们一个崭新的世界,
充满了你所不知道的爱和美。

---优画君

通感与康定斯基

人类是一种循规蹈矩的动物,我们中的大多人相信大自然和关于我们自身的一切都遵守着冥冥之中早已设计好的规则。比如人类的五感,相信大多数人一定会想当然地认为它们是相互独立、各司其职的。眼睛控制视觉,耳朵控制听觉,嘴巴控制味觉,鼻子控制嗅觉,我们的手足和皮肤控制着触觉。然而,在有些奇妙的时刻,五种感官彼此能够互相联通,我们把这种神秘的现象叫做通感。


周邦彦


通感现象的发生最初是在文学领域。文学家和诗人们在创作过程中发现,人不仅具有肉体的五种感官,而且这五种感官在精神上也存在着。以听觉为例,当你聆听到美妙的音乐时,你便产生了肉体上的听觉。然而有时,当你凝视一幅画的时候,你从颜色、形状、线条和图案中仿佛感觉聆听到了音乐的旋律,此时的你并不是真正听到了音乐,也不是产生了虚空的幻觉,你产生的就是精神上的听觉,也叫内在的听觉。我们所说的通感现象主要发生在精神上的五感之间。上面描述的看到画面仿佛感觉聆听到音乐的韵律的现象就是一种通感现象。


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棉冷


在中国古代的诗歌当中,有大量记录通感现象的文字内容存在。这些有趣的内容记载了诗人和作家本人的通感现象,也引发了读者的二次通感。如周邦彦的《蝶恋花》:“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棉冷”。根据科学常识我们知道,眼泪是有温度的,是热的。但“泪花落枕红棉冷”却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枕头上,女红绣花的丝绵枕头竟然变冷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这里的“冷”字是一种心灵上的通感。唤起两眸清炯炯的落泪之时本是诗人和相爱的女子离别之时,离别之时内心凄冷,因此晶莹的泪珠在诗人的心灵深处仿佛具有了凉润如冰的湿冷触感。因此,“红棉冷”并非真正说红棉变冷了。而是内在感官的激活相通,导致视觉和触觉彼此关联在一起了。这不仅仅是诗人心灵深处的通感,而且也足以唤起读者心灵深处的通感。


波德莱尔


以上我们讨论的就是神秘的通感现象。法国诗人波德莱尔在他的十四行诗《通感》中也同样提出了通感的思想并使用大量足以引起通感现象的语词制造出通感现象发生的全过程,由此成功唤起了读者心灵深处的美妙的二次通感。通感现象给我们带来了绝妙的艺术享受。我相信它是上帝赐给人类的一种智慧,人类一旦开发出它就可以使用语言的魔咒酿造甜美的酒浆,品尝到醇美的滋味。


以上我们探讨了文学领域的通感。下面让我们谈谈其它艺术领域的通感。


维也纳森林故事圆舞曲


正如前文所说,通感现象是五种内在的感官相互连通。由文字现象唤起的通感往往发生在内在的五种感官之间,因为文字并不直接制造视觉、听觉或触觉。而在其它一些艺术领域,通感的发生是外在肉体感觉和内在精神感觉之间的联通。比如音乐。当我们聆听到某一段音乐的旋律。我们可能会感觉它是有触感、有形状的,比如金色大厅新年音乐会上演奏的《维也纳森林故事圆舞曲》让人感觉到形状圆润柔和,如同一条华丽的波浪线。再如,莫扎特的《土耳其进行曲》让人仿佛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一群洋溢着异国情调的土耳其士兵踏着快速有力的步伐跳起热情的舞蹈。在这两个例子中,肉体的听觉转化成了内在的触觉和视觉。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在绘画领域,情况又是如何。绘画领域的通感现象通常是这样发生的:艺术家在生活中受到外在因素的触发,于是内心产生了某种通感现象,他们随即把这种通感现象转化为外在的艺术形式,即颜色、线条和图案等,人们看到这种外在的形式的时候又能被激活了感官,从形式中转化和汲取内在的感觉。


康定斯基作品


作为第一个将音乐在画布上表现出来的抽象画家,康定斯基认为肉体的视觉和精神的听觉是有联系的。“色彩直接作用于心灵,如果色彩是琴键的话,眼睛便是音槌。心灵则是绷满丝弦的钢琴。而艺术家便是那弹琴的巧手……”与此同时他也认为点线面是绘画的基本元素,它们的使用同样能产生视觉之外的感觉体验,与视觉一起构成通感体验。也就是说,在康定斯基那里,艺术家内心的感觉转化为外在的活生生的形式,而活生生的形式又刺激观众的肉体和心灵,使观众由肉体对于形式的感知获得心灵的通感。


当我们看到康定斯基的画面时,我们仿佛感觉到了音乐。这内在的音乐性是如此的美妙,它由颜色和图案两个部分组成,颜色部分构成了它饱含着的情感,图案部分则构成了它的旋律和节奏。我们虽然没有真正聆听到音乐,但这内在的奇妙音乐已经足够让我们享受。


上面这幅康定斯基的抽象画作品好像一首明快的交响乐曲。彩虹般的清新美丽的颜色让我们聆听到明亮的旋律。而活泼优雅的图案则是它轻盈愉快的节奏。它俨然是一首华尔兹。虽然不同人从它当中感觉到的音乐性是不一样的但从大致上看,人们还是会有一个相对共同的确切的感性印象。就像红色给人感觉热烈,一百个人或许会有一百种不同的感觉但大体上来说,鲜明热烈的感性印象在总体上而言对谁都是差不多的。


康定斯基作品


再看另一幅画作,这幅画作同样唤起了我们的音乐性的通感。画面所描绘的音乐显然节奏更快。它不像蒙德里安的画作那样,充满了哲学色彩强烈的、富于几何感的秩序性,而是充满了天才的和谐与上帝赋予的随机性,就像一首即性创作出来的音乐一样。从画面上点、线面元素的紧密交织和动态呈现当中我们可以明晰地感觉到音乐的节奏更快、更紧张,气氛也更加严肃,旋律仿佛有一种杂多而纷乱的感觉。而音色也不像前一幅画那样明亮。这幅画面多像是一首节奏较快的进行曲!


由此我们发现,从康定斯基的作品当中,我们能够“听”见色彩,“看”见音符,神秘的通感现象就在我们凝视着画面的瞬间发生。我们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但艺术对人类心灵和感官奥秘的探索还远远没有终止……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