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刘洋专访:不一样的“花火”

发布时间: 2017-12-15 16:23 
分享到:


各位亲爱的粉丝,大家好。又到了U+艺术家系列专题时间。刘洋,一位风格独特的艺术家。今天,让我们一起通过访谈走进他的艺术世界。


Q1:刘洋,你好。首先请你给大家介绍一下你的艺术生涯。


刘洋:我是1996年考上的大学,是在东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就读,硕士毕业后留校任教,可以说,我的艺术生涯还是比较顺利的,我也很喜欢在大学教书,也比较自由。我在2006年在北京黑桥艺术区成立工作室,后又搬到宋庄小堡。经常往返于长春与北京之间,期间参加过很多国内与国外的展览并获过很多奖项。


2013年有幸到美国纽约做艺术家驻访的项目,参加了一个罗森戴尔版画工作室的驻访项目,很有收获。期间走访了很多艺术家的工作室还有切尔西艺术区一些画廊、博物馆等等,也结识了很多国内外美术界的朋友,尤其是在跟一些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艺术家们产生了很多思想上的碰撞和共鸣,对我后期作品中的张力和生命力的表现有很大的帮助。那是一段难忘的经历。


2016年国家艺术基金青年创作人才《东北筒子楼》项目获得立项,同年参加了国家艺术基金东北表现性油画人才培养项目的培训,更加丰富了我的阅历和对作品更深层次的思考。2017年博士毕业后,一直参与各类的展览啊,生活倒是很充实,也是我喜欢的状态,每年我都会带我的学生去各地写生,走一走看一看各处的风土人情,也带学生们去敦煌考察丰富的传统文化,不同地域的艺术特色对我的创作很有帮助。这在后期的作品中也有所体现。


我的导师郭晓光先生是中国比较有影响的油画家,是77届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的毕业生,后又在中央美术学院任客座教授,现为中国当代油画院院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等等。他对我的影响还是蛮多的,不仅教我艺术,而且像父亲一样教会我怎样做人,我非常感激我的恩师。


刘洋作品《七彩摩天轮》


Q2:接下来让我们谈谈你的艺术风格。我们知道,你是一位个人风格非常鲜明的艺术家,你的艺术作品有着极高的辨识度和独特的艺术面貌。你能否简单地形容和描述一下你的总体风格?并且告诉我们,这种风格是怎么形成的。


刘洋:应该说是比较厚重吧!我认为自己的风格非常明显,那就是具有北方表现性油画的特质,粗犷中带着简约的力量,画面中更加具有激情的力度。这与江南的诗情画意的柔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粗犷并不是没有细腻的情感,而是对细节的处理上与南方不同,孤寂中带有一丝苍凉,我的作品中总一种悲剧的情绪在里头,可能是我的性格里有一种忧伤的气质吧!性格使然啊!更喜欢带有力量感的东西,或者是一种复杂性吧,这和我生活的北方可能也是有关联的。带有“冷性气质”吧!


Q3:你目前的作品主要有哪些系列?以什么为题材?为什么选择这样的视角和这样的题材?你想表达的思想和情感是怎样的?

 

刘洋:我目前的作品大概有三四个系列吧:第一个系列是城市风景,第二个系列是意象风景,第三个系列是五彩的世界,最近正在创作山石系列。其实我还是比较关注问题的,关注视觉形态背后的真实,因为内心的真实一直是我努力寻找的,我想要通过我的作品表达一种真实的世界。

 

Q4:我们从你优画网的可售作品当中选择了两件,你能否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两件作品,讲讲它们的灵感来源,创作心得,内容表达,形式技法等等?


刘洋


作品一:人猿泰山02



人猿泰山这部电影我比较喜欢,泰山的形象虽然很凶,但她的内心却很温情,而人看起来比较温和,但人性的深处可能更罪恶,这是一种反差,所以在创作这件作品时就有了这样的一种想法,想试着用一种表现性的语言不断地厚涂来展现动物的“人性”,在作品中我力求把握语言与情绪之间的关系,动物终归是动物,但有了人性的动物是不是更可怕,我试图在颠覆以往的故事中对于角色的设定,而我想通过观者对于作品的解读重新思考关于人性的问题。


作品二:这不是安迪·沃霍



这幅作品借用了大师玛格丽特的作品的名称《这不是一只烟斗》来命名,具有一种解构的荒诞性,超大的尺幅,厚重的笔触都将安迪沃霍重新阐释,挺有意思的!

 

Q5:你的作品似乎是“重口味”的,它追求夸张,变形,用富有力量的手法去“涂鸦”,遮蔽了事物原本的形象,使事物变得狂乱而野性。你为什么会想到给人营造这样的感觉,呈现这样的效果呢?选择输出这样的感性印象,是否受到过一些西方艺术家的影响(比如我从你作品中联想到的基弗),还是你本身就带有这种性格上或者审美上的倾向,导致你的创作接近于“颓废派”和“暴力美学”呢?

 

刘洋:你说的挺有意思的,“重口味”其实在风格上有一种狂野和激情的意味,我更喜欢这样的表现吧,喜欢狂风暴雨式的狂热,这和东北表现性油画流派有关联,我的导师就是东北表现性油画的代表人物,他的理念对我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我所选择的主题也是有针对性的,无论是人猿泰山的泰山还是安迪沃霍的肖像都是在试图颠覆一种传统的、唯美的风格,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在理念上都是在进行创新,运用解构的方式重构主题的意义,你能看出我的主题选择是和别人不同的,甚至是别人没有涉及的话题。这也是我的标志性的风格。辨识度是很强的。“暴力美学”的本质其实是人们不愿面对生活的残酷,喜欢躲避、逃离,可这种暴力无处不在,艺术家想要表达这种残酷,提醒人们对生活的认识,就只能用美学的方式呈现,虽然它残酷但却是真实的,具有特殊美感的视觉感受。这才是我画面中传递的意义。

Q6:你最喜欢的艺术家是谁?为什么喜欢他/她?

 

刘洋:我比较喜欢弗洛伊德啊,杜马斯啊,塞西莉·布朗等等啊,我比较喜欢他们对于艺术的态度,而且对于问题的呈现也是非常的独特,他们人性中有一种迷人的东西,你总是被它们所吸引,就像弗洛伊德的作品中总有一种力量的光辉在闪耀,有一种永恒的感受,他画每一张作品都很慢,一笔一笔的画,就像宗教中的“禅定”,内心中的安宁传递给作品,让人感受到了,非常棒!而塞西莉·布朗就是另外一种感受,就像西方中的酒神精神,狂乱而迷情,也令人心醉,那是不一样的风景,而这二种极端我都喜欢,可能是人性中总有二种对立的品质吧,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吧!

 

刘洋作品《天空之城5》


Q7:如果可以的话,你希望赋予你的艺术怎样的意义?你希望人们从你的作品当中获得什么?


刘洋:我觉得我的艺术应该像一棵大树,慢慢的生长,慢慢的变化,在艺术手法上我坚持运用表现性绘画的语言方式,因为这样更自由,更适合我作品的表达。在艺术理念上我坚持运用解构的方式重塑经典与传统,但这是不一样的“风景”,就像很多歌手翻唱别人的作品一样,虽然歌词是一样的,但旋律与风格却大相径庭,改变了人们对于传统的认知。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提供给观者不一样的感受,如果有奢望的话,我希望我的艺术能给观者一个全新的认识,从而提高大众的审美。


Q8:在平时的生活中,你怎样获取灵感?如果灵感遇到了瓶颈,你如何重新找回自己的状态?

 

刘洋:我比较喜欢游历,一有空就喜欢到处走走,到处看看,有时和当地的艺术家以及跨界精英深入的交流,每次的碰撞和交流都会有一些新的花火,这也是获得灵感很好的方式。我还有一个习惯,就是走到哪里都要画一些小稿和手稿,边看边画也成为了我一种习惯。对于培养记忆力和感受是有帮助的。


Q9:你是一个怎样性格的人?你的性格和你作品的风格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么?

 

刘洋:我吧比较内向,说话也不擅长,小时候就喜欢和自己玩,内心中的情感还是比较丰富的,是属于“心理学”范畴的,不是属于“社会学”范畴的,所以挺忧郁的,挺有悲剧感的,喜剧我也能看成悲剧,角度不太一样,所以我的作品有一些悲剧感的东西,这和我的性格有关系吧,画着画着就有这样的感觉,所以画如其人是正确的。

 

Q10:你认为艺术家是找到一种自己的独特风格好,还是经常变换风格尝试不同的style好?你更倾向于哪一种?

 

刘洋:我觉得应该随“心”所“欲”,慢慢体会自己的感受,到该转变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转变了,都是在了解自己的路上。

 

Q11:谈谈你未来的创作计划,未来打算创作哪些作品?

 

刘洋:未来这几年想创作山石系列,最近比较喜欢这些中国式的符号,但不是中国符号的简单拼接,而是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代的意义进行的思考,我会展现不一样的中国符号,同时又和当代人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传统。拭目以待吧!

 

刘洋作品《喷泉》


Q12:除了艺术之外,生活中你还有其他的爱好么?

 

刘洋:健身啊、打篮球啊,很多体育运动我都喜欢,生活中比较爱动。


Q13:你常常在画面中使用压抑感较强的颜色,这些颜色是否是根据主题来特意选择的?还是仅仅作为你自我内心状态的一种流露和暗示存在?

 

刘洋:这和主题有着直接的联系,颠覆以及带有批判性的颜色以及造型的使用上就会比较压抑。


Q14:你的艺术创作非常具有时代感,作品中有一种贴近当下的、全球化的气质。你是否将保持这种开放的包容的状态?又或者是否想要尝试使用更为本土化的、富有民族特色的题材和方式进行新的探索?

 

刘洋:我觉得我更喜欢开放的状态,不把自己限制在一种风格,一种样式里,应该多尝试,多体会,这样画面才有可能有变化。但同时艺术家应该找寻适合自己的风格。


Q15:如果在理性和感性之间有一杆天平,那么你的艺术作品会偏向于哪一边呢?

 

刘洋:二者都是不可或缺的,刚开始是感性的力量,接着慢慢就是理性的东西在控制全局,这是很微妙的过程。


好的,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结束了,感谢刘洋老师回答小编的问题。祝愿刘洋老师今后创作出更多的优秀作品,艺术人生更加精彩!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