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不止是我心中的光舞

发布时间: 2016-08-28 00:00 
分享到:

   “有一天,当东方美术大师张大千遇到西方美术大师毕加索,毕加索问张大千,他为何能够被他的国人看作大师。张大千说道,自己驾轻就熟地掌握古往今来各种绘画技法,乃是融贯古今、技艺高超的大师。毕加索却笑道,如此这般在西方不可称大师。张大千于是追问毕加索,在西方什么人可以被称为大师?毕加索言简意赅地说道,在西方,精通技法并不是真正的大师,真正的大师有自己的风格。张大千闻言大受启迪,多年后,他根据自身的性情特点,创作出独树一帜的泼墨泼彩艺术,成就了鲜明的个人风格。这便是毕加索和西方艺术带给东方巨匠的珍贵启迪。



   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对上面这个故事耳熟能详。毕加索说的话同样给我以心灵的震撼,西方人的大师观念当中包含了一种对独立创造的品格的肯定,这与我骨子里的性格和精神深深契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宁可通过独树一帜的创造成为独一无二但默默无闻的刘白,也不愿意通过技法上的效仿,成为举世闻名的第二个毕加索。”


                                                  ——美籍华人艺术家 刘白


拜访


当我走进这幢民国风情的老式洋房建筑,我被浓郁的海派风情吸引到了。踏上复古的台阶,我来到了二楼画廊,对美籍华人艺术家刘白老师的专访就此开始了。


刘白老师出生在台湾,移居美国多年,是一名活跃在洛杉矶当代艺术圈的美籍华人艺术家。他的年纪虽然是我们的父辈,但却依然充满了活力,从他眉宇间的英俊气质依稀可以想象他青年时代的浪漫和潇洒。


印象


这场名叫《光舞》的艺术展,是刘白老师近年来艺术创作的最新成果。优画君第一次接触到这样个性独特的艺术形式,也从中充分领略到了当代艺术的前卫风尚。


初看刘白老师的作品,你会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些光怪陆离的线条极富梦幻色彩,给人以强烈而优雅的印象。这些作品虽然是抽象艺术,但却有着极强的装饰性,每一幅作品都充满了斑斓的诗意,浸润着音乐的灵性,你可以感觉到它们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


Butterfly Series #1 (蝶之二)


揭秘


当我了解到这些作品竟然是使用独特摄影技术创造出来的艺术图画,我感到非常惊叹。刘白老师创造了一种全新的艺术语言,他将摄影艺术、装置艺术和架上艺术完美地组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浑然的整一,这个大写的一便是刘白老师的数码摄影作品,一种打开了绘画的全新可能性的“光”之素描。


这些作品的制作过程十分奇妙,刘白老师在自己的工作室里运用生活中常见的材料制作了几十套会发光的装置。这些装置是他用奇思妙想DIY出来的,一个个小细节中充满了创意。比如,他会用色彩鲜艳的糖纸蒙在光源上,于是装置就能够发出各种奇幻色彩的光线了。制作完这些装置之后,他便根据事先准备好的草图并对装置做出调整。


这些草图本身就是一幅幅由线条和光影组成的抽象画作品:每当刘白老师在生活中产生了微妙的感觉,他就会把这种细微独特的感觉想象成奇幻美丽、动感十足的线条和光影,然后把它们的样子画下来,作为自己的艺术装置预期投射出的效果草图,然后根据草图调整装置的结构和光源的位置,直到装置能够正确投射出与自己草图中的效果相接近的线兴光影为止。


接着,艺术家用长时间曝光的方式拍摄下这场美轮美奂的光之舞蹈,一幅幅既是数码摄影又是艺术绘画的作品就这样诞生了。然而,因为偶然的因素和一些时不时迸发出来的小意外,每次装置投射出的最终效果都会与自己理想中的样子有微妙的差异,但正是这种微小的差异创造出令艺术家自己都意想不到甚至为之惊叹的惊艳效果。这些小插曲往往出乎艺术家的意料,也重塑着艺术家的灵魂。就像文学家托尔斯泰笔下的安娜卡列宁娜,她有着自己的生命,并不完全依照作家本人的意愿在情节中发展。因此,刘白老师的一幅幅作品,远远不止是他心中的光舞,更是自由而自发的、有生命的光舞。


Butterfly Series #2 (蝶之一)


纵览


本次展出的作品共分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翻印的版画,这些版画的原作都是艺术家通过数字打印技术将自己的数码摄影作品输出到画布上,最终得到的成品。它们全部取材于天然的光线和光影,但其中的一部分结合了精心的后期制作。刘白老师将色彩斑斓、空灵飘渺的光线和光影转换成优雅的黑白双色,使整个画面看起来更富有迷离深邃、瞬息万变的艺术效果。而第二个部分都是原作真迹。刘白老师先将自己的数码摄影作品打印到画布上,再进行第二步的手绘加工,通过丙烯颜料的泼洒,赋予斑斓的光影以灵魂,其中的每幅作品都有着强烈的感情色彩,据刘白老师介绍,之所以会呈现出不同的感情色彩,这与他根据灵性的直觉对色彩作出的不同选择有关。


Dancer(舞者)


对谈


在专访中,优画君和刘白老师谈起了抽象艺术。刘白老师认为,抽象艺术和具象艺术同样源于生活。它甚至比具象艺术更深邃,更接近世界本真的样子。当夜晚的华灯渐渐熄灭,你一个人来到万籁俱寂的街市,在繁星的阑珊光影中徐徐地前行,这时你眯起眼睛,便会看到世界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世界幻化成抽象的几何图案,那些生命力充沛的朦胧而优美的线条彼此交织,它们的边缘因为朦胧而变得影影绰绰,这是多么美妙的身心合一的享受啊!那个时刻你会觉得,世界就是一幅美丽生动的抽象画。刘老师的这番言说把我带入了诗意与禅意的境界里,我眼前仿佛真的出现了一个夜空下的世界,一点点地由具象幻变成抽象,这变幻的过程多么轻灵巧妙!我于是顿悟,原来这就是抽象艺术的真谛。


谈到艺术欣赏,刘白老师笑称艺术是一件难的事情。有不少艺术家画了一辈子,都在重复同样的心境和相似的题材,这样在欣赏者眼里,或许形成了表面上的风格,但在钟爱艺术的人看来,却是略感乏味的。刘白老师的每一幅作品都呈现给我们一个不同的侧面的他,它对光线和光影的创意设计,来源于一时一地的心性,那是瞬间即永恒的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感觉。因此,刘白老师相信,当人们暂时抛开世俗意念的纷扰,静下心来忘掉了经验性的自我,人们一定可以从他的每幅艺术作品中获得丰富多样的感受,人们便能与艺术家本人的灵魂在一定程度上达到共鸣。刘白老师认为,欣赏抽象艺术注定是一个美丽的错误,人类心灵深处的情感注定了有着细微的个体化的差别,但又能够相对一致地彼此产生共通的感受。这就注定了欣赏抽象艺术的人不可能与艺术家本人达到完全的共鸣。刘白老师说,百分之三十的共鸣加上百分之七十的误读,这就非常伟大了。抽象艺术的意义也从观赏者的“误读”中变得更加丰富,毕竟,他们用想象和感觉力赋予了作品本身更多的意蕴。


灵性原野


“它们不止是我心中的光舞,

也是自由的精灵,

飘舞在灵性的原野上,

在另一个虚幻却又真实的王国里永生。

与此同时

它们还是你所能感受到的

真真切切的

关于纯真与美的图画。”

——美籍华人艺术家 刘白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