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巡:伦勃朗名画将在世界凝视下直播修复过程

发布时间: 2018-10-19 15:42 
分享到:


编辑按:


伦勃朗最著名的作品很可能就是《夜巡》了,这幅巨大的画作带给他余生无尽的悲惨,也令他享誉后世,每年200万人为这幅画驻足。


他耗时三年画完,买方却不接受,打了一场鸡飞狗跳的官司,八年后这幅画最终被放在订画者——射击手连队的大厅挂了70多年,大厅太小,他们裁掉了一部分画布。


十八世纪,为了能把画挂在新建的阿姆斯特丹市政厅,四边又被裁,构图被破坏,高度减了28厘米,长度少了64厘米。


烟熏雾绕,加上材质问题,画面逐渐变暗变黑,原本描绘的白天场景却在十九世纪后得了个《夜巡》的名字。


二战时被卷了起来放在保险库。战后开始展出,再也没离开过荷兰国立博物馆。



但命运并未自此安稳下来:


1911年,一位厨师持刀破坏画作,未成。

1975年,一位精神异常的教师做到了,画被划了十二刀,修复八个月。

1990年,一男子试图向画作泼酸性液体,警卫阻拦后迅速冲洗画布。

……


命途多舛,多次被毁,如今,这幅画要直播一次世纪修复。


荷兰阿姆斯特丹,伦勃朗的《夜巡》


通过网络直播,艺术爱好者们将“亲眼”看到荷兰国立博物馆工作人员修复画作的过程。


伦勃朗的《夜巡》(The Night Watch)是一幅世界名画,据荷兰国立博物馆馆长 Taco Dibbits 透露,接下来这幅画将会在全世界的凝视下完成修复。

 

公众也被邀请近距离“参与”到这项活动中来,无论是去现场还是通过网络直播,这可是同类活动中最盛大的一次。

 

Taco Dibbits 认为这会是一个进度缓慢且错综复杂的项目,所耗费的不仅是数年时间,还有数百万欧元。

 

 “它将在世界的目光下进行,人们可以随时随地追这个修复项目。”


 

1642年,在荷兰黄金时代的巅峰时期,伦勃朗·凡·莱因(1606-1669)完成了《夜巡》,它的原名为:


Militia Company of District II under the Command of Captain Francis Banninck Cocq

(对的,就是这么长)


由阿姆斯特丹城射击手连队队长委托,希望得到连队成员的一幅群像。伦勃朗没有按照传统的静态肖像画方式完成,而是描绘了连队即将出发时的情景,画作的人物几乎是真人大小,焦点是站在中心位置的连队队长和中尉,以及中心左后方一位看热闹的小女孩,她沐浴在一束光当中,手上抓着一只鸡。↓


 

这幅画在荷兰国立博物馆的荣耀画廊中展出(该画廊是专门为这幅画而建的),坐落在所谓的的“高坛”之上,每年有超过200万人参观。


近年来,Dibbits和他的同事注意到这幅画的状况在恶化。最近一次修复是1975年,一位荷兰的失业教师持利刃划破了画布,画面破损厉害,修复后仍有瑕疵。


“我们不断检视这幅画,自上世纪70年代的修复后它就在褪色。”Dibbits说。“上面已经出现了白色的烟雾,所以你不能完全欣赏它的光彩。”


泄露秘密的一处在画作右下角,一只狗正在被“漂白”。


 

 “因为它是如此重要的名画,太多人想看到,我们感觉有必要一直展出给公众,即使正在修复。”

 

由法国建筑师 Jean-Michel Wilmotte 设计的透明玻璃房正在建造,7平方米,足以容纳《夜巡》及其修复师。


伦勃朗自画像,1630 ,此时画家才24岁

 

第一阶段需要70天,专家们利用扫描仪器一毫米一毫米地检测这幅画,使用一些成像技术,包括高分辨率摄影和计算机分析,绘制一幅关于这幅画的详细图片,从清漆到画布,这之后团队才能制定精确修复的计划。

 

 “对于公众来说,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Dibbits说,“尤其是我们现在用的材料保存起来比过去更好更先进,因此未来几代人不可能再见到这种(大型修复)情况。”


伦勃朗自画像,1634,此时画家28岁

 

现年50岁的Dibbits回忆起他七岁时,画作在修复当中,他趁工作人员休息间隙见识到了这幅画的魔力。

 

 “看到它真是太令人兴奋了。像修复工作一样,一方面它非常科学,另一方面它又很神秘。它激发了我对创作过程以及艺术作品如何诞生的好奇心。但是当修复人员在工作时,它被隐藏在窗帘后面。”

 

“这一次我们决定透明化,因为这个过程令人很愉悦——就像是能够看到后厨里的厨师到底在做什么。”


 

参与项目的包括来自荷兰国立博物馆和代尔夫特理工大学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数百名专家。

 

此项目的修复规模1980至1994年间西斯廷教堂的大规模修复项目不具有可比性。此项目也不是第一个公共修复项目,但被认为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最精细的公共修复项目。近年来最引人注目的一次修复是2014到2015年,奥赛博物馆众筹修复法国画家居斯塔夫·库尔贝(Gustave Courbet)的《艺术家工作室》(The Artist’s Studio)。↓


The Artist's Studio, 1855,359 cm × 598 cm, oil oncanvas, Musée d'Orsay, Paris

 

Dibbits表示,工作人员都在争着要进入这个项目,且如果公众对修复工作进展提出批评或评论——他们不会回避这样的监督

 

“我们宁愿通过讨论,而不是回避,”他说,“与此同时,我们必须有自己的计划,否则我们就会动摇。”

 

修复师将随时回答访客的问题,并定期更新工作进展,例如发现伦勃朗有什么独创的技法变化、到底使用了什么样的颜料,一切都将公之于众。

 

不必担心修复之后会消除这幅画里戏剧性使用的光影效果,Dibbits说:“有针对性地修复,将会有所取舍,有些地方会下手轻一点儿。正如伦勃朗所选择的那样,它依旧是一幅保留戏剧性对比的画作。”


伦勃朗自画像,1658,此时画家52岁


通常被称作《夜巡》的这幅画,是伦勃朗最雄心勃勃的作品,尺寸引人注目——高度超过3.5米,长度近4.5米,历时三年才画完,改变了后世对光影的使用,更令人瞩目的是伦勃朗对人物肖像画传统规则的违抗

 

 “这幅画里,他做到了艺术史上的第一次:他收到了一幅群像绘制的委托,但他却画了场景,讲述了一个故事。画变成活生生的,而不是僵硬和公式化的。他被要求画人物,但他并没有让人物变美,他只是画他们本来的样子。不再遵循艺术规则,从而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推进了艺术。”


伦勃朗自画像,1669

画家生前最后一幅自画像,同年过世 


这幅画自诞生起所接受的25次变化里最精细的修复过程于2019年7月开始。在这之前五个月,从2019年2月15日开始,为纪念伦勃朗逝世350周年,国立博物馆展出馆藏的400多件伦勃朗作品,其中重点便是《夜巡》。

 

你不得不感叹,这幅画太老了。

 

Dibbits说,如果需要他提示一下这幅画的当代共鸣,他立刻想到2014年,奥巴马参观了新修复的国立博物馆,将此画作为背景发出的传播很广的照片。

 

 

“奥巴马说这是他曾经拥有的最美丽的背景,”Dibbits说,“看了这幅画,他非常感动,称之为对人类的敬意,因为它向我们展示了何为人类——我们的错误和缺点,我们的悲伤和喜悦——这就是我们,而伦勃朗用技巧画了出来。”



信息来源:the guardian

编辑:xixi

图片转载自网络

合作请加优画君微信:uart_21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