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暑已至 | 看看历代书法大家是如何避暑的?

发布时间: 2020-07-23 14:52 
分享到:
今日大暑,大暑节气正值“三伏天”里的“中伏”前后,是一年中最热的时期,气温最高,动辄大汗淋漓。


夏日炎炎,优画君在空调房里都感觉到,热!热!热!

古人云“小暑后十五日斗指未为大暑,六月中。小大者,就极热之中,分为大小,初后为小,望后为大也。”


这让优画君不禁要去想象,没有空调的古人,要如何面对这酷暑?

其实,古人也怕热,甚至想出了许多妙招来应对暑热。先秦时代,人们就学会使用天然冰块制冷。
战国时代的青铜冰鉴

同样,古人也会吃冰棍,元朝陈基有诗句:色映金盘分处近,恩兼冰酪赐来初。其中的冰酪就是古代的冰激凌。

古人也有冰激凌

当然,古代最佳的避暑方式,莫过于躲进深山密林之中,享受自然的清凉与闲适。

早在北宋,我们的大书法家米芾就这么做过。烈日炎炎,米芾躲进南山之中,给友人写下了这封信札,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逃暑帖》

(宋)米芾《逃暑帖》
30.9cm×40.6cm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面对暑热,米芾选择了“逃”。其实米芾逃离的不仅是酷暑,更是喧嚣纷扰的世俗世界。

米芾于绍圣元年上书请辞,同年十月获任“监中岳庙”这一闲职。之后的三年时间里,米芾获得了许多空闲的时间,不用再去为官场世事而烦恼,尽情享受恬淡闲适的自由生活。

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形下,米芾才能在烈日当头的酷暑中,写下《逃暑帖》这样平淡天真的珍贵法帖。

细观此帖的用笔,少有米芾一贯的夸张起伏,字势上也以平正为主,米芾标志性的欹侧并没有很多。可以想见米芾书写此帖的心境,一定是非常安逸悠闲。


释文丨芾顿首再启。芾逃暑□山,幸兹安适。人生幻法中,□□为虐而热而恼。谚以贵□所同者热耳。讶挚在清□之中,南山之阴。经暑衿□一热恼中而获逃此,非幸□□。秋可去此,遂吐车茵。芾顿首再启。


大图赏析






《暑热帖》里蔡襄给好友写道“暑热,不及通谒,所苦想已平复”天热,所以就没给你回信,大概你烦恼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吧?


李白《夏日山中》诗曰:懒摇白羽扇,裸袒青林中。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


尽管古代没有空调电扇等,但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纳凉方式,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好:心静自然凉。

优画网驻站艺术家陆亨老师的这幅《蕉林清暑》清新又韵味十足,笔墨的浓淡之间,给人清凉一夏的舒适感!

陆亨 《蕉林清暑》 水墨  2019年69x43cm

炎炎夏日,也愿各位有一份恬淡的心情,手执毛笔、画笔,安坐书斋,静静地和名家一起逃离这酷暑。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