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个必须去看史上最大规模的董其昌展的理由

发布时间: 2018-12-21 15:49 
分享到:

明 曾鲸、项圣谟 《董其昌小像》图页

(上海博物馆藏)


董其昌作为书画史上极具影响力的大师级人物,留下的作品非常丰富,收藏于国内外多个博物馆。


然而以董其昌为主角的展览却并不多见。


上海博物馆“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可以说是内地首个董其昌大展,不可不看。

 

在中国文人画的历史中,自唐以来几乎历代都有一位当之无愧的“画坛领袖”:唐代有王维;宋代有苏轼;元代有赵孟頫;明代则有董其昌。


由上海博物馆制作

 

董其昌生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卒于崇祯十年(1636年)。后人因董其昌的书画成就与元人赵孟頫相近,而授予他与赵孟頫相同的谥号“文敏”,因此后人也把他称作“董文敏”。


董其昌不同时期的款识


17 岁那年,董其昌参加松江府学试,因为文采出众,本应得第一,但却排在了堂弟之后,位列第二。一问才知是知府觉得董其昌的字写得太丑,不足以为第一,董其昌当时羞愤难当,自此以后开始发愤临贴。

 

先是临颜真卿的《多宝塔》,再改学虞世南,学着学着,董其昌认为唐书不如魏晋,于是改学王羲之的《黄庭经》、钟繇的《宣示表》等魏晋名帖。


《昼锦堂图并书记卷》,是董其昌创作中期(51-62岁)的作品,画后有董其昌行书欧阳修《昼锦堂记》全文。(注:由于借展等原因,此作展出仅十天,已被撤换)

《昼锦堂图并书记卷》

《昼锦堂图并书记卷》

《昼锦堂图并书记卷》

昼锦堂图并书记卷 局部 吉林省博物院藏

昼锦堂图并书记卷 局部 吉林省博物院藏

昼锦堂图并书记卷 局部 吉林省博物院藏


董其昌自己回忆说:“郡守江西衷洪溪以余书拙置第二,自是始发愤临池矣。

 

3 年后,他自以为已经学成,十分自负,甚至不把前辈祝允明和文徵明的书法放在眼里。直到后来到了大收藏家项元汴家里,见到历代名家真迹和王羲之的《官奴帖》,他才认识到自己以前实在是狂妄得可笑,惭愧不已。

 

《燕吴八景图册》,1596年四十二岁的董其昌在北京任翰林院编修时为送友人杨彦履南归而作,画京城和松江两地景色,是他学古而变新的转折期重要作品。

《燕吴八景图册》部分 上海博物馆藏

《燕吴八景图册》部分 上海博物馆藏

《燕吴八景图册》部分 上海博物馆藏

《燕吴八景图册》部分 上海博物馆藏


在野史里董其昌更是被戴上了“恶霸地主”的帽子,但在《明史》中又说他:“性和易,通禅理,萧闲吐纳,终日无俗语。”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后人无从得知,然董其昌通晓儒佛,为后人留下无数经典书画作品的同时,也为我们留下论述书画的重要文字这一点上是无可反驳的。

 

对于董其昌,评价最高的莫过于康熙皇帝,他说:“华亭董其昌书法,天姿迥异。其高秀圆润之致,流行于楮墨间,非诸家所能及也。每于若不经意处,丰神独绝,如微云卷舒,清风飘拂,尤得天然之趣。”


《纪游图册》,董其昌在1591-1592年之间游历南北所见的沿路名胜所作的写生之作。

《纪游图册》部分 安徽博物院藏

《纪游图册》部分 安徽博物院藏

《纪游图册》部分 安徽博物院藏

《纪游图册》部分 安徽博物院藏


董其昌的妙才,对于绘画的心得和主张常散见于大量的题跋中,在书法上,董其昌有句名言:“晋人书取韵,唐人书取法,宋人书取意。”这可以说是历史上第一次用韵、法、意三个概念划定晋、唐、宋三代书法的审美取向。

 

绘画上,他在《画禅室随笔》中有记:“禅家有南北二宗,唐时始分。画之南北二宗,亦唐时分也,但其人非南北耳。北宗则李思训父子,着色山水,流传而为宋之赵干、赵伯驹、伯骕,以至马、夏辈。南宗则王摩诘始用渲淡,一变钩研之法。其传为张璪、荆、关、郭忠恕、董、巨、米家父子,以至元之四大家。亦如六祖之后,有马驹、云门、临济,儿孙之盛,而北宗微矣”。这便是他为后世画史留下的著名“南北宗论”。可能董其昌自己也没有想到,这段在随笔里面写下的话,对其身后三百年的绘画产生极大的影响。


《青卞图轴》, 六十三岁所作。

《青卞图轴》 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藏


虽然对于董其昌“南北宗论”的分法存在极大争议,现代美术史家如滕固、启功等都对“南北宗论”有过不同程度的批判。

 

但是董其昌更想通过“重南抑北”来表达绘画要有逸笔草草、平淡天真的气质,而非刻刻板板的、工谨到近乎匠人的绘画思想。取其精华,去其槽粕,董其昌很大程度上净化了前人真正的精华,使得后人能从中吸取养分,避免走上许多弯路,更像是一把衡量中国书画界的一把标尺和筛子。


《关山雪霁图卷》,八十一岁的董其昌参考五代画家关仝所绘《关山雪霁图》的临古之作,是董其昌晚年代表作之一。

《关山雪霁图卷》 故宫博物院藏


董其昌经常临仿宋元名家的画法,并在题识中加以标榜。虽然处处讲摹古,并不是泥古不化,而是能够脱窠臼,自成风格。在师承古代名家的基础上,以平日里的笔墨修养融会于绘画的皴、擦之中。因而他所作山川树石、烟云流润,柔中有骨力,转折灵变,墨色层次分明,拙中带秀,清隽雅逸。


《细琐宋法山水图卷》, 据董其昌题记自署“丙子九月重九前二日”,此卷应为目前所见传世董其昌最晚手迹,可谓绝笔。

《细琐宋法山水图卷》 上海博物馆藏

《细琐宋法山水图卷》 上海博物馆藏


此次上海博物馆展出的董其昌书画皆是其各阶段重要的代表书画作品,包括传世所见其最早画作(35岁《山居图》扇)至绝笔(82岁《细琐宋法山水图》卷)皆有展出,同时展出的还有对其产生影响的晋唐宋元大家名迹,如唐摹王羲之《行穰帖》卷、颜真卿《自书告身帖》、董元《夏景山口待渡图》卷、赵佶《雪江归棹图》、倪瓒《六君子图》轴等等,足以大饱眼福。


《山居图扇》,三十五岁所作,传世所见最早画作。

《山居图扇》 上海博物馆藏


“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展品目录




END


图片转自网络

编辑:秦风眠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