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艺术家Fef专访:“奇异博士”的艺术人生

发布时间: 2016-11-30 00:00 
分享到:

信你一定还记得,不久以前,咱们的优画网曾经报道过一位法国艺术家Fef先生的个展。这位优秀的艺术家,在优画君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于他的浪漫,他的诗意,他的艺术人生,我无不充满了好奇。前天,优画君有幸通过邮件对Fef先生进行了一番采访。才知道这位浪漫的艺术家竟然是一位科学专业出身的博士。接下来就让我们来一起走进Fef先生的艺术人生,感受他艺术世界中处处洋溢着的浪漫和美,聆听他与艺术的故事。


Fef,法国艺术家,从小在巴黎长大,从童年起一直酷爱并进行绘画和雕塑创作。在过去的15年里,主要从事绘画。作品在巴黎、波尔多、布鲁塞尔等多个画廊和艺博会参加展览。部分作品已被法国、英国、加拿大、比利时和西班牙等多地的私人爱好者收藏。2015年移居上海工作生活至今。


Q1:艺术人生

请Fef先生介绍一下自己的艺术生涯:从何时开始学习艺术?什么样的机缘使您接触到艺术并决定从事它?先后在何处学习艺术?学习艺术的过程中受到哪些大师或艺术家的影响?在艺术上,您认为自己最为欣赏或者倾向的是哪个流派?您内心有没有一个榜样式的人物(艺术家)可以作为您的楷模和您努力试图想要达到并超越的对象?


Fef:

其实,我从高中之后就没有专业地去学习艺术。出于不同的原因,包括家庭压力使我去学习了一个“真正的”专业和技能,所以我学习了科学,一直到博士。然而我从来没有停止过绘画,我会花很多时间绘画和雕刻。而当我到了可以自己决定我的人生时,我毅然选择了绘画。

当谈到绘画时,我的心中会有几个角色模型:

第一个是Johannes Vermeer。他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对几何,透视,灯光的融合的表现方式。在我看来,他是第一位能将这些所有这些元素同时准确表达的画家,因此他成功地完成了他的第一副现实主义的作品。

另一个巨大影响来自爱德华·霍普。另一位现实主义画家,也对透视感,光,人物有非常准确的捕捉。霍普的画就像一个“一幕电影”:整个故事都在这一幕中。我崇拜他的另一个原因是当他被问及他的艺术创作时,他习惯性地回答“一切都在画布上”。我非常尊重这一说法…我要说...“不要胡扯”的方法。

安迪·沃霍尔,大部分的波普艺术运动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巨大影响。我喜欢他们多层次的艺术表达。一方面,是他们关于反思和概念研究,而另一方面则是简单和吸引人的视觉,所以凭借这两个方面的因素,即使没有受过任何艺术训练及熏陶的人也可以很享受。我认为艺术不应该是精英主义,我认为我的作品可以为即使是受过很少艺术训练的人很大的遐想空间。

当然对我艺术创作影响的大家不止以上三位。还有像插画家杰拉尔德·斯卡尔,插图小说家弗兰克·米勒,或街头艺术家Banksy或者Seth(Julien Malland)。


工作照


Q2:媒介与技术

请问Fef先生,您的艺术作品看起来和照片有着密切的联系。能否请您谈谈您作品和摄影之间的关系?这些看上去酷似摄影胶片(底片)的效果是怎样达到的?采用了什么样的技术或者说创作过程是如何实现的?您认为摄影和传统的架上艺术(绘画/图像)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您怎么会想到将两者结合起来共同创作使之成为您的艺术作品?


Fef:我的绘画和摄影之间的主要联系是我试图在我的创作中实现一定程度的写实主义。我当然不想让我的画像看起来像摄影作品,像Ralph Goings和超现实主义*先驱的作品那样。我想保持这种模糊,模糊媒体之间的界限。当我的绘画涉及一个现实存在的地方或一个著名地标时,我会像所有艺术家一样以摄影作品作为我的素材参考,我不会依赖于记忆,我需要看到完全准确的画面否则真实效果将被破坏。

也像摄影(或电影场景)一样,我的绘画过程需要非常非常仔细。我会花很多时间一遍又一遍地画草图以便得到最佳的比例,场景和人物的表情。就像爱德华·霍珀,他也是用同样的方法,当一切细节在我的写生簿上让我感到满意了,我才会到画架上去创作。

与超现实主义者不同,我不试图展现最小的细节。相反,我通过提取有用的信息来帮助观众理解或获得绘画的震撼力。例如我在画面部时其实我没有画任何面部特征,但却表达出了人物的面部表情和感觉。


*超现实主义,在这里是指一个致力于用图像模拟照片效果的艺术流派( photographic realism)。而非通常意义上我们所说的达利的“超现实主义”。


Through the Rainbows, 2016, 160x100cm, acrylic on linen canvas.


Q3:故事

先前在阅读宣传资料的时候,我注意到其中写有这样的话,Fef先生的作品所要传达的不是个人的感情、情绪或能量,而是故事。那么,您如何在静止的艺术作品里建构动态的故事?能否举一两幅作品为例来讲讲您作品中暗含的故事以及故事的解读方式。此外,我们知道,当代的艺术作品具有开放性,不同的受众从您作品中读取的故事或许并不完全相同,您预设的情节和受众读取到的情节很可能存在着差异。您如何看待这种差异?您认为艺术家所要传达的东西和受众获取的东西相比,哪一个更重要?PS:在您的作品里经常出现下雨的场景,这有没有特定的含义,或者说雨是不是您故事中常见的一个元素?您为何对雨情有独钟?


Fef:

我不像某些艺术家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同样的作品。我会觉得无聊。我需要改变,绘制新的东西(例如我最近一直对单车有点痴迷,所以我尝试在我的所有绘画中腾出一些空间给单车),新的旅行城市,新的面孔。

当谈绘画故事,我认为绘画完全可以有观众理解的自己的故事。当观众告诉我在观看我的作品时,他的脑海中的故事,我会觉得它甚至是一个伟大的赞美。一个好的例子是我的作品“优雅踱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士,走在街上,夜晚,地板满是彩色纸屑,手里拿着一些气球,微笑。我当然知道画中的故事(纽约时代广场跨年狂欢爬梯后),但我可以让观众有任何他所理解的画中的故事。

雨,好问题。我认为一切在雨中会更有趣。在下雨时只要透过窗户看外面的世界你就永远不会感到无聊。另外,在潮湿表面(像道路的路面)的反射的有趣效果也让我很想创作。最后,我喜欢画伞,像我最喜欢画单车一样。所有的这些在一起,你就明白为什么我经常画雨天。


Sartorial Eloquence, 2016, 160x160cm, acrylic on linen canvas.


 Q4:关于美

在您的宣传资料当中,介绍者提到,您(Fef先生)使用简单的色彩,来防止色彩的扩散。我们是否可以将之理解为一种独特的简洁而又富有艺术表现力的美学观念?如果可以的话,想探讨一下您这种简洁但富有艺术表现力的美学观念(使用色彩的原则)是怎样形成的?您是从艺术生涯的开端就选择了这一风格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逐渐确定了这种风格?此外,红色、黑色和白色等简洁有力的颜色在您的作品中是否具有某种特定的含义?


Fef:这种使用颜色的方法(使用少数颜色,不混合颜色)来自我进行街头艺术的那段日子。我当时是一个模具画家(像Bansky)。当使用模板绘画时,会有许多约束:不能有太过分的细节(模板将会太复杂或太脆弱而不能使用);不能有太多的颜色(因为每个颜色都需要不同的模具);不同颜色通常不混合(因为颜色直接从喷雾罐出来)。因为这些限制,有很多准备工作,但当做得正确,呈现的画面会非常震惊,有限的画面呈现非常强烈的对比…所以到现在我坚持这种方法绘画。只有少数几个颜色(通常是4到8种不同程度的灰色,一些“跳跃色”,通常是红色),不混合不同颜色和简化的细节。一个优点就是,我的画在极低的光线下仍然“可读”。我喜欢在展览期间把所有的灯都关掉来呈现这种效果,即使很多观众在看展时会非常惊讶!哈哈 !


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 2016, 130x81cm, acrylic on linen canvas.


Q5:关于艺术的评价标准

您认为艺术有没有或者说有没有必要有一个评价标准,如果有的话,这个标准是什么?什么样的艺术才是好的艺术?艺术到底是直接服务于受众更多一些,还是直接表达艺术家自身更多一些?


Fef:

什么是好的艺术?很难回答的问题。其实,我从来不自称我是一个艺术家,我也从来不自称我的作品为艺术。哈哈,我没有画室,我喜欢叫绘画的地方叫“工作室”。我是一个画家,我画画。如果我的作品能够给人感触,如果观众认为我的作品好到可以称为艺术,那么我会感到很快乐和很荣幸。

当谈到其他画家的作品,我用同样的方法。对我来说,艺术就像葡萄酒。没有好的或坏的艺术,只有我喜欢的艺术给我感触的,剩下的就是没有打动我的。

所以,我喜欢一件作品的主要因素是它是否能触动我。这种触动可以是积极的也可以是消极的,但必须让我感觉强烈。另一个标准是我称之为“三周测试”:如果这幅画在我的客厅,我是否会在几周之后还会欣赏地看它?或者它是否会自然地成为房子的一部分就像沙发或盆栽一样?我所有的画都是在我的工作室用这种方法测试的。如果测试失败就意味着我会重新全部上石膏色然后从头开始重新画(这使我的女朋友每次都对我大喊,哈哈!)。

听到这里很多人会觉得我的这方法很老套,但我也尊重以技能和大量工作著称的艺术。就像,Yves Klein的monochrome的作品显然不是我的风格。


Walk of Grace, 2016, 130x81cm, acrylic on linen canvas


Q6:关于您的生活逸事

请问您如今移居上海,这座城市和您的故乡比有什么不一样的或者说有趣的地方?平时在创作之余您有什么生活中的个人情趣和爱好?您能否形容一下自己的性格,您是一个怎样的人?幽默?严肃?睿智?愉快?平和?亲切?高冷?或者其他?您平时在创作之余都做些什么呢?有没有本地的艺术家朋友,如果有,您如何看待和评价他们(当代中国艺术家)的创作呢?在爱情方面,听说您和一位中国女孩恋爱了,两位是怎么认识的?恋爱生活中是否经历过难忘的小趣事?两位是否有共同的情趣和爱好?


Fef:

我喜欢住在上海。当然文化冲击并不总是容易的,这是肯定的,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经历。我想我最喜欢的地方是法租界。在夏天,当坐在阳台上或者咖啡馆的,几乎可以感觉像是在法国南部或意大利的某个城市,而所有这一切其实就在上海。很好的体验!

我的个性?我想是复杂的。我的女朋友说“复杂”。我非常理性和思绪缜密,像一个科学家,但我也可以抛下一切来到这里与我爱的女人一起生活,像19世纪的诗人。我悲观,但仍然抱有希望。人们通常说我很幽默,即使在我精神收到某些困扰时我也可以很幽默...是的,复杂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描述我个性的词。

爱好?音乐,弹吉他,去听音乐会(在上海难些,选择比在巴黎少)。你相信或不相信,画画既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爱好。我喜欢尝试新的东西因为没有需要向任何人展示这些作品的压力。我也喜欢画家人和朋友的肖像,只是为了绘画的乐趣。

是的,我搬到上海和丽娜住在一起。我们在北京遇见。我去北京找朋友玩,她是出差,我们在朋友的爬梯聊了很久。从那之后我们通过一直通过社交网络保持联系,直到我有机会来上海旅游,然后感情开始慢慢生长,但首先经历了(痛苦的)跨国长途恋爱,直到我最终决定移居上海。


生活中的Fef


近期展览

2013

OFF Course (Art Fair), April 19-21, Mont des Arts, Brussels, Belgium

2014

“Analyse en Composantes Principales” (solo exhibition) , February 15-March 16, Galerie Vivienne, Paris, France.

Expo4Art (Art Fair), December 12-14, Hangar 14, Bordeaux, France.

2015

Expo4Art (Art Fair), March 13-15, Halle des Blancs Manteaux, Paris, France.

2016

“Ces Instants Magiques”,  October 10-November 20, Yi Gallery, M50, Shanghai, China.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