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精彩原著片段阅读

发布时间: 2017-07-27 09:58 
分享到:

近,全网都被《我的前半生》刷屏了。优画君作为一枚美剧迷,没有看这部剧,真心感到罪过。然而,优画君毕竟是生活在当下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即使我没看过这部剧,也被这部剧的潮流效应所吸引,忍不住翻阅了许多和它相关的文章。据不少文章说,电视剧对原著进行了相当大的修改,还是原著更加好看。于是,今天,优画君特意找来了《我的前半生》原著当中的几个精彩片断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





老公重要,闺蜜同样重要。女主有自己的朋友圈,并不是那种为了讨好老公、围着老公转而放朋友鸽子的女人。




我跟阿萍说:“我不在家吃午饭。”


“可是先生回来吃呢。”阿萍说。


“你陪涓生吧。”母亲忙不迭地说。


  我沉吟,“但是我约了唐晶。”


母亲不悦:“你们新派人最流行女同学、女朋友,难道她们比丈夫还重要?我又独独不喜欢这个唐晶,怪里怪腔,目中无人,一副骄傲相,你少跟她来往。”


我跟阿萍说:“你服侍先生吃饭、说我约了唐小姐。”


母亲悲哀地看着我:“子君,妈劝你的话,你只当耳边风。”


 我把她送出门,“妈,你最近的话也太多了一点。”





不要以为孩子小,她就不懂事。有时候,孩子想得比我们知道的多得多。这就是师太笔下的女孩子,12岁的她,已经有自己的想法了,也并不是不知世事的天真了。


(一)



  “阿姨说你这十多年来享尽了福,五谷不分,又不图上进,要当心点才好。”安儿说得背书似地滑溜。


    我心头一震。看牢安儿。


    使我震惊的不是子群对我的妒意与诅咒。这些年来,子群在外浪落,恐怕也受够了,她一向对我半真半假地讥讽有加,我早听惯,懒得理会。


    使我害怕的是女儿声音中的报复意味。


    这两三年来我与她的距离越拉越远,她成长得太快,我已无法追随她的内心世界,不能够捕捉她的心理状况。她到底在想什么?


    她怪我太爱她弟弟?我给她的时间不够?


    我怔怔地看住她,这孩子长大了,她懂得太多,我应该怎样再度争取她的好感?


    我当下装作若无其事地说:“你阿姨老以为女人坐办公室便是丰功伟绩,其实做主妇何尝不辛苦呢?


    “是吗?”没料到安儿马上反问,“你辛苦吗?我不觉得,我觉得你除了喝茶逛街之外,什么也没做过。家里的工夫是萍姐和美姬做的,钱是爸爸赚的,过年过节祖母与外婆都来帮忙,我们的功课有补习老师,爸爸自己照顾自己。妈妈,你做过什么?


    我只觉得浊气上涌,十二岁的孩子竟说出这种话来,我顿时喝道:“我至少生了你出来!


    百货公司里的售货员都转过头来看我们母女。


    安儿耸耸肩,“每个女人都会生孩子。


    我气得发抖。


    “谁教你说这些话的?”我喝问。安地已经转头走掉了,我急步追出去,一晃眼就不见了她。


    司机把车子停在我跟前,我一咬牙上车,管她发什么疯,我先回家再说,今晚慢慢与她说清楚。



(二)


    安儿用一只手指在桌面上划了又划,她问:“为什么爸爸不要你?”


    我抬起头,“我不知道,或许我已经不再美丽,或许我不够体贴,也许如你前几天说,我不够卖力……我不知道。”


    “会不会再嫁?”安儿忽然异常不安,“你会不会跟另外一个男人生孩子?爸爸又会不会跟那女人生孩子?”


    我只好尽量安慰她,“不会,妈妈再不会,妈妈的家亦即是你们的家,没有入比你们两个更重要。”


    安儿略略放心。“我怎么跟弟弟说呢?”又来一个难题。


    我想半天,心底的煎熬如受刑一般,终于我说:“我自己跟他讲,说妈妈要到别的地方去温习功课,准备考试。”


    “他会相信吗?”安儿烦躁地说。


    我看她一眼,低下头盘算。


    “妈妈,”她说,“我长大也永远不要结婚,我不相信男人,一个也不相信。”声若中全是恨意。


    “千万不要这样想,也许错在你妈妈——”我急忙说。


    “妈妈,你的确有错,但是爸爸应当容忍你一世,因为他是男人,他应当爱护你。


    我听了安儿这几句话,怔怔地发呆。


    “可怜的妈妈。”她拥抱住我。


    我亦紧紧地抱住她。安儿许久没有与我这样亲近了。


    她说:“我觉得妈妈既可怜又可恨。


    “为什么?”我涩笑。


    “可怜是因为爸爸抛弃你,可恨是因为你不长进。”她的口气像大人。


    “我怎么不长进?”我讶异。


    “太没有女人味道。”她冲口而出。


    “瞎说,你要你妈穿着黑纱透明睡衣满屋跑?”


    我忽然觉得这种尖酸的口吻像足子群——谁说咱们姐妹俩不相似?在这当口儿还有心情说笑话。


    安儿不服,“总不见你跟爸爸撒撒娇,发发嗲。”


    我悻悻然,“我不懂这些,我是良家妇女,自问掷地有金石之声。”我补上一句,“好的女人都不屑这些。”


    安儿问:“唐晶阿姨是不是好女人?”


    “当然是。”我毫不犹豫地答。


    “我听过唐晶阿姨打电话求男人替她办事,她那声音像蜜糖一样,不信你问她,”安儿理直气壮,“那男人立刻什么都答应了。”







    我怔怔地落下泪来。


    “……我没有做错什么呀。”我说。


    唐晶叹口气,老实不客气地说:“错是一定有的,世上有几个人愿意认错呢?自然都是挑别人不对。


    唐晶说:“跳探戈需要两个人,不见得全是史涓生的不是。”


    “你……唐晶,你竟不帮——”


    “我当然帮你,就是为了要帮你,所以才要你认清事实真相,你的生命长得很,没有人为离婚而死,你还要为将来的日子打算。”


    我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离婚?谁说我要离婚?不不,我决不离婚。”


    安儿含泪看着我。


    唐晶说:“安儿,你回房去,这里有我。”


    我哭道:“你们都是欺侮我的,我今年都三十三岁了,离了婚你叫我往哪里去?我无论如何不离婚。”


    我伏在唐晶的肩膀上痛哭起来。


    唐晶不出声,任由我哭。


    隔了很久很久,她说:“恐怕你不肯离婚,也没有用呢。”


    我抹干眼泪,天已经黑了。


    我问唐晶,“涓生就这样,永远不回来了?以后的日子我怎么过?就这么一个人哭着等天黑?”






     唐晶在那边吩咐佣人做鸡汤面,我看着空洞的客厅,开始承认这是个事实,涓生离开我了,他活得很好很健康,但他的心已变。


    此一时也被一时也,涓生以前说过的话都烟消云散,算不得数,从今以后,他要另觅新生,而我,我必须要在这个瓦砾场里活下去


    我重重吞了一日诞沫。


    我会活得下去吗?


    生命中没有涓生,这一大片空白,如何填补?


    我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女人,我不比唐晶,管着手下三十多个人,她一颦一笑都举足轻重,领了月薪爱怎么花就怎么花,我多年来依靠涓生,自己根本站不起来。


    唐晶唤我,“子君,过来吃点东西。萍姐,开亮所有的灯,我最讨厌黑灯瞎火。”


    我坐到饭桌前。


    唐晶拍拍我的肩膀.“子君,你不会令我失望,你的勇气回来了.是不是?在大学时你是我们之间最倔强的,为了试卷分数错误吵到系主任那里去,记得吗?一切要理智沉着地应付,我也懂得说时容易做时难,但你是个大学生,你的本事只不过搁下生疏了。你与一般无知妇孺不同,子君……”她忽然有点哽咽。


    我转头叫安儿,“安儿,过来吃饭。”


    安儿看我一眼,取起筷子,拨了两下面,又放下筷子。


    “打个电话催平儿回来。”我说,“明天他还要上学,到奶奶家就玩疯了,功课也不知做了没有。”


    安儿答:“是。”


    我麻木着心,麻木着面孔,低着头吃面。


    唐晶咳嗽一声,“要不要我今天睡在这里?”


    我低声说:“不用,你陪不了一百个晚上,我要你帮忙的地方很多,但并不是今晚。


    “好。”她点点头,“好。”


    安儿回来说:“妈妈,司机现在接平儿回来。”


    我对安儿说:“你爸爸走了。”


    “我知道。”她不屑地说。


    “答应妈妈,无论发生什么,你照样乖乖地上学,知道没有?”我说。


    安儿点点头,“你呢,”她问我,“妈妈,你会不会好好地做妈妈?”


    我呆一呆,缓缓地伸手掠一掠头发,“我会的。”


    安儿露出一丝微笑。







  “子君,我对不起你。”他说,“但是我不能放弃爱情,子君,我以前爱过你,现在我爱上了别人,我不得不离你而去,求你原谅我。”


    不知怎地,我听了涓生这种话,只觉啼笑皆非,这是什么话?这是九流文艺言情小说中男主角的对白,这种浅薄肉麻的话他是怎么说得出口的,史涓生,你是堂堂一个西医,史涓生,你疯了。


    我只觉得我并不认识这个滑稽荒谬的男人,所以竟没有表现得失态来。


    我静静问:“你恋爱了,所以要全心全意地抛妻离子地去追求个人的享乐,婚姻对你只是一种束缚,可是这样?”


    他在那边沉默了很久,然后说:“子君,我实在迫不得已,子君,她叫我离婚——”


    我长长叹息一声。


    “你就这样一走了之?还有很多事要解决的呢。”我说,“孩子们呢?两人名下的财产呢?你就这样不回来了?


    “我们,我们明天在嘉丽咖啡厅见面。”


    我喝一声:“谁跟你扮演电影剧情。明天中午我在家等你,你爱来不来的,你要演戏,别找我做配角。”我摔下话筒。


    我发觉自己气得瑟瑟发抖。


    涓生一向体弱,拿不定主意,买层公寓都被经纪欺侮,一向由我撑腰,日子久了,我活脱脱便是个凶婆子,他是老好人。


    好了,现在他另外找到为他出头的人了,不需要我了。




   原来这些年来,一切荣耀都是史涓生带给我的,失去史涓生,我不只失去感情,我也连带失去一切。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让我细想。


    毕业的时候,教过一个学期的书,小学生非常的顽皮,教课声嘶力竭,异常辛苦,但是从没想到要长久地做下去,抱着玩票的心情,倒也挨了好几个月。


    后来就与涓生订婚了。


    他是见习医生,有宿舍住,生活压力对我们一向不大。订婚后我做过书记的工作,虽然是铁饭碗,但我不耐烦看那些人的奴才嘴脸,并且多多少少得受着气,跟涓生商量,他便说:“算了,一千几百元的工作,天天去坐八小时,不如不干,日日听你诉苦就累死我。”


    我如获圣旨般地去辞职。


    十多年前的事了,我还记得一清二楚,当时唐晶与我同级,她便劝我:“女人自己有一份工作好。”我自然不屑听她。


    她干到现在,升完职又升职,早已独自管理一个部门,数十人听她号令行事。


    而我,我一切倚靠涓生,如今靠山已经离开我,我发觉自己已是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人。我还能做什么?我再也不懂得振翅高飞,十多年来,我住在安乐窝中,人给什么,我啄什么。


    说得难听些,我是件无用的废物,唯一的成就便是养了平儿与安儿,所以史涓生要付我赡养费。


    这是十多年来我第一次照镜子了解实况。


【完】


今日推荐


百变女人系列122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的罗子君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马伊琍饰演的罗子君经历了一次形象的转变。做家庭主妇期间的罗子君留着BOBO头,喜欢穿鲜艳颜色的衣服。做了职场精英之后,罗子君改换发型,剪成了清爽的短发。两款发型显然后一款更受大众好评。然而优画君却认为前一款发型同样很不错。BOBO头年过三十的罗子君看起来甜美可爱,而鲜艳大胆的撞色穿搭也同样非常符合欧美风的时尚潮流。在百田女士的百变女人系列当中,有一款画作恰好和罗子君转型之前的形象非常吻合。在这幅图画当中,我们看到女主角的中短发被微风扬起,她的五官和饰演罗子君的女演员马伊琍很有几分相似,她的气质甜美而不艳俗。她的服饰颜色非常艳丽,上身穿大红色的披肩,显得气场十足,搭配一款黑色的裙子和彩色的包包,撞色对比鲜明,十分抢眼。这身穿搭的撞色原色也与电视剧中的罗子君也有几分相像。因此,优画君非常喜欢这幅画作,特地把它推荐给所有喜欢《我的前半生》中女主角罗子君的粉丝们。优画君认为,大红大绿的打扮并不俗气,如今是一个多元化的年代,不论是艺术还是时尚都是多元的。更何况撞色本身就是一种“大俗即大雅”的美感呢!你瞧,在百田女士的画里,这种审美不就能充分地发挥出来,演绎出充满活力的诗篇么?! 


艺术家简介



百田(Madoka Momota)女士,1958年出生于福冈,1981年毕业于福冈教育大学美术系。日本百彩墨绘画大师、日本知名艺术家。曾为享誉世界的日本古典长篇小说《源氏物语》绘制插画;该书作为世界上第一部长篇小说,它在日本文化中的地位举足轻重,相当于我们中国人家喻户晓的《红楼梦》。Madoka女士的创作生涯长达25年,作品被日本各大画廊收藏。此外,她还是一名才华横溢的作家,先后于1995至2007年出版了《在出生的时候遗忘》《美味主妇》《结婚典礼》等6部书籍作品。


参展经历

1988年 筑地电通总公司画廊

1989年 北千住画廊

1990年 北千住画廊

1991年 青山画廊

2002年 东京大丸画廊

2003年 梅田大丸画廊

2009年 目黑画廊

2014年 福冈画廊  

2014年 上野森美术馆

2015年 福冈“新感觉展”理事长赏

2016年 田子坊艺术中心

2016年 M50艺术园区邑画廊

2017年 香港文化艺术中心展览馆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