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当代诗人中水墨画得最好的那一个

发布时间: 2018-05-24 17:19 
分享到:

他在《波兰来客》中写道:那时我们有梦, 关于文学, 关于爱情, 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 杯子碰到一起, 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他的《回答》: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他的《青灯》: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世界。

……


北岛,著名诗人,这个5月,他以画家的身份成功抢得“头条”。



5 月 24 日,北岛个展《此刻》在巴黎地平线画廊(Galerie Paris Horizon)开幕,这是北岛的水墨画作品首次全部展出。展览推出同名画册《此刻·北岛》,以折页的方式呈现北岛全部 24 幅作品,以中、法、英三语收录北岛本人对其绘画创作的直接阐释,以及徐冰和李陀对北岛的评论文章。



在展览官网的艺术家自述中,北岛说明了《此刻》系列水墨画创作的初衷。2012 年 4 月他在香港意外中风,语言机能受到了很大的损伤。中风以后香港一位语言障碍方面的专家为他做了测试,说这位当代诗人的语言能力只有不到 30%。他不得不中断了写作,一度连日常生活的交流都放弃了。住院期间为了打发时间,他开始用笔墨涂鸦。



“起初,我试图画线,因为书法和线条是中国造型艺术的重要部分。但考虑到我的年龄和绘画基础,实践起来似乎有些困难。在我看来,墨点是中国绘画最基本的元素,类似于摄影中的像素。于是我开始了我的实验。”



从北岛画中绵密起伏的意象不难看出其绘画与法国后印象派画家修拉的点彩画的相似之处。但其中仍有东方美学的实践,不只是水墨这一媒介,还有其丰富的写意与抒情性。



那时我们还年轻。穿过残垣断壁苍松古柏,我们来到山崖上。沐浴着夕阳,心静如水,我们向云雾飘荡的远方眺望。其实啥也看不到,生活的悲欢离合远在地平线以外,而眺望是一种青春的姿态。


他在文章的结尾自陈:“我的诗歌元素尤其是隐喻,与墨点非常接近,但媒介不同,往往难以互相辨认。在某种意义上,墨点远在文字之前,尚未命名而已。而诗歌有另一条河流,所有的诗歌元素共同指向神秘。”

艺术家徐冰说,看北岛的画就像读他的诗,交错出一个哪都不属于的观看空间。



人在的时候,总以为有机会,其实人生就是减法,见一面就少一面 。


文艺批评家李陀的文章中则分析了康定斯基“线、型是点的延续”的理论,而北岛是从线缩回到点,从而把信息藏得更深,把“语言”停留的更短,用最基本的“语句”工作,这样就更像他。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