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有时也心烦,对手太牛该怎么办

发布时间: 2017-02-20 16:25 
分享到:

       在艺术界,从古到今都充满了‘战火’和‘硝烟’。那些你所熟悉的、被写入东西方美术史的大咖们之间总能迸发出强者对强者的战争。正所谓‘同行是冤家’,又曰‘文人相轻’,同一时代搞艺术的大咖们即使从心底保持着对彼此的承认和尊敬,也往往免不了在技法和灵感上你来我往地PK一番。说到这里优画君又要搬出专属坐驾——皮皮虾,喊一嗓子:“皮皮虾,我们走”。快去看看艺术史上的英雄们有着怎样相爱相杀的关系和雌雄难分的竞争吧。

---优画君

文艺复兴三杰的私交史

以文艺复兴艺术巨匠名字命名的忍者神龟兄弟:达芬奇、拉菲尔、米开朗基罗、多纳泰罗


文艺复兴三杰之间的竞争


达芬奇


达芬奇、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不仅是美国大片《忍者神龟》当中三只乌龟兄弟的名字,他们也是响当当的文艺复兴三杰。在那个属于天才的时代,达芬奇、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俨然是三座不可攀登的高峰。而事实上,当时佛罗伦萨的艺术圈并不是宁静祥和的天堂,艺术家内部的竞争非常激烈。这三位几乎生活在同一时期的艺术家之间的关系并不算是非常和谐,且常常有你来我往的较量。在他们三个人当中,达芬奇姿态最高,像一位和蔼慈祥的长者。拉斐尔年纪最小,像一匹矫健的黑马而米凯朗基罗则年龄介于他们俩之间,他的脾气十分暴躁,性格桀骜不驯,像一位活灵活现的暴君。


达芬奇 天使报喜


达芬奇是他们中的长者,论辈分可以作米开朗奇罗的父亲、拉 斐尔的爷爷,他待人总是彬彬有礼、和和气气,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得不到重用、而且不甚讨人喜欢。他内心深处其实相当孤傲,但是表面上却总是能约束自己, 力求讨人们的欢心,他不拒绝对权贵阿谀奉承,他曾在米兰斯福扎大公那儿创作了许多迎合大公心意的作品,包括绘画、雕塑、城堡和诗歌、音乐。米兰的这几年随 后也成为达芬奇艺术的高峰,他在那里如鱼得水,生活的自由自在,他也博得了期望的名声和美誉。问题是斯福扎大公并不是米兰可靠的主人,没过几年,法国的查理八世入侵意大利,首先攻入了米兰城,斯福扎大公被俘,达芬奇也就失去了艺术的赞助人,被迫离开米兰,回到自己的故乡佛罗伦萨城。


这个时候,米开朗奇罗正 在逐步走向自己事业的黄金期,他也是佛罗伦萨人,在本地享有极高的声誉。这次达芬奇回来的正好,他正要在市政厅大壁画的创作上和这位长者一较高低。他们公 开“比武”的事令爱好艺术的佛罗伦萨人大感刺激,都争先恐后为自己的偶像辩护,壁画绘成之后人们不分贵贱都跑去观摩,七嘴八舌议论着,热闹的气氛活像正在 举行一个大庆典。


这个场面深深地打动了一个人,那就是年轻的拉斐尔,他只有二十岁出头,还在画家佩鲁其诺门下作弟子。拉斐尔从未感到绘画这一行在意大利是 这么引人注目,以至于当一个成功的画家就能成为无数人心中的偶像,他觉得自己没有走错路,他要通过不懈的努力在艺术上创造一座和达芬奇、米开朗奇罗一样的 高峰!看完了两位大师的画,拉斐尔作为一个旁观者和他的同行及友人一起议论起来,他没有表示谁画得更好,但是单从技法上来讲,他觉得达芬奇更娴熟。米开朗 奇罗的那幅画创意很好,是以一种侧面效果反映主题,想着他的画,拉斐尔不禁想起米开朗奇罗这个人。


当年轻的拉斐尔初来佛罗伦萨时,曾在一位好友的画室见到 米开朗奇罗。米开朗奇罗不常来这里和同行聚会,他总是独来独往,对谁都不理不睬,但是他的艺术造诣太高,人们一方面觉得他是个怪人,另一方面又都尊敬他, 除非他主动与人交谈,人们一般不敢与他亲近。拉斐尔哪里知道米开朗奇罗的这种性格,主动跑上去迎接米开朗奇罗想和他搭讪,谁知米开朗奇罗用怪异的目光扫了 他一眼,一句话没说就转身离开了,让拉斐尔大感意外。朋友们于是安慰他说不要紧,米开朗奇罗向来就是这样。


相比之下,达芬奇则完全不同。也是在这间画室, 拉斐尔有幸与这位他一直崇拜的大师会面,达芬奇就像个慈祥的长者,把手放在拉斐尔肩上,用他那睿智的目光注视着青年,似乎对他充满了无限期望,带给拉斐尔 一种无比的满足感。从这以后,拉斐尔就一直推崇达芬奇,而米开朗奇罗后来成了他的敌人。


英俊帅气的拉斐尔


拉斐尔觉得和米开朗奇罗成为敌人不要紧,关键是后者几乎处处树敌, 好像同行里没有人不是他的敌人似的,连德高望重的达芬奇都曾遭到米开朗奇罗的无礼待遇。在佛罗伦萨,米开朗奇罗利用一切机会和达芬奇展开竞赛,气势咄咄逼 人,达芬奇则以一个长者的身份处处对米开朗奇罗表现出仁爱和友好,但是像对待拉斐尔一样,米开朗奇罗多半是对其不予理睬。米开朗奇罗为人桀骜不逊,对什么 势力都不屈服,认为艺术在上帝面前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他听说过达芬奇在米兰“巴结”斯福扎大公的事,以他的性格他无法忍受一个艺术家出卖自己的灵魂来讨好权贵的行为,所以他觉得达芬奇就这个人来讲不值得尊敬,并且当着达芬奇的面表现出来。文艺复兴三杰在佛罗伦萨的偶遇就这样不愉快地结束了。


命运之神似乎觉得复兴三杰上次在佛罗伦萨的碰撞还不够,于是又安排了这一次。这一次与上一次有着大大的不同,达芬奇已经进入了艺术的最高境界,他这个时期绘制的最后晚餐是极品种的极品,而他自己在人生事业上依然不得意。他来罗马是应了教皇之邀,要他给梵蒂冈的宫廷绘制一幅大型壁画,达芬奇已经习惯了在米兰的自由创作生活,虽然在那里他时不时得按照权贵的意思作画,但那毕竟还是不多的。而在梵蒂冈,他就得一切听从教皇,没有一点自由空间。教皇本人并不比一 般的权贵懂得多少艺术,但却总是对别人的创作指手画脚,并且一再催促进展,这些都使达芬奇无法忍受。


被摆弄的地位,本来就是十分可悲,而他现在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不但没有什么优厚的官职俸禄可以安静地度过晚年,反而还要想个小人物那样在罗马重新开始事业。他的竞争者,有倔强的米开朗奇罗——他一向不与达芬奇亲善,也不尊重他,另外还有崛起的新星——拉斐尔。拉斐尔时年二十七八岁,已经堪称大师,有着十分旺盛的生命力,以超人的速度完成了一幅幅杰作, 最得教皇的赏识,他名声极佳、前程似锦,梦想是位极人臣。


拉斐尔 西斯廷圣母


虽然拉斐尔始终对达芬奇心怀敬意,但在权力、金钱和名誉上,该出手时就出手,他并不迁就老人。风烛残年的达芬奇怎么能争得过拉斐尔这个蒸蒸日上的青年呢?尴尬的地位使他急于离开罗马,到一个真正懂得他的国度去安度晚年,后来法王弗朗西斯一世入侵意大利,又占据了米兰城,达芬奇一听到风声就启程前往米兰投奔弗朗西斯一世,他稍微施展脑筋就博得了法王的好感,成为法王宫廷的总画师,这个职位就相当于拉斐尔在梵蒂冈的职位。


此时,有些意大利人对达芬奇抛弃祖国投奔敌国表示强烈的不满和蔑视,其中包括米开朗奇罗。他说,一个人,不论他有多高的造诣,学问有多深,如果他不能保持艺术家完整的人格,就不值得推崇, 甚至是卑鄙和无耻的。诚然,米开朗奇罗的议论有它正确的一面,但是他又怎能知道达芬奇内心的无奈和孤寂。


有谁不爱自己的祖国呢?可悲的是祖国的人当时还不能理解这位学识渊博犹如大海一般的巨人,他在意大利终生颠沛流离,意大利始终没有给他应有的荣耀和地位。艺术家也是人,如果他的基本需求得不到保障,难道 他没有权利去别处寻找他想要的东西吗?法国是意大利的敌国,中世纪以来有好几个法王都越过阿尔卑斯山企图吞并意大利,意大利人对法国人从来没有好感,这些达芬奇当然知道。但是那又怎么样呢?现在法王可以给他安宁、给他无上的荣耀和地位、给他自由的空间,他没有理由拒绝。


米开朗基罗


达芬奇来到法国以后,生活得相当安逸,但是也饱受思乡之苦,没有几年便死去,他死于1519年。


达芬奇离开罗马以后,就剩下米开朗奇罗和拉斐尔火并,在为人处世上米开朗奇罗当然不是拉斐尔 的对手。拉斐尔和他的同乡布拉曼特十分要好,而且身边朋友众多,交际圈非常广,受到几乎所有人的喜爱。布拉曼特也不是等闲之辈,他是一位聪明过人的建筑大 师,是教皇的知心朋友,也是圣彼得大教堂的总设计师,在梵蒂冈宫廷里很有势力。以前在圣彼得大教堂的总设计师这一职位上,米开朗奇罗和布拉曼特争得你死我活,拉斐尔一直支持布拉曼特,使米开朗奇罗觉得他们这些人就是一伙的,对他们充满了不满和仇恨。


直到1514年布拉曼特去世,米开朗奇罗和拉斐尔的不愉快才白热化。教皇让米开朗奇罗绘制西斯廷教堂天顶画,于是他独自一人一丝不苟地画起来,这项工程十分巨大,但他从不打算招用学徒,因为那显然会影响作品的质量,随之而来的进度也相当缓慢。与此同时,拉斐尔在梵蒂冈教皇办公厅制作大型壁画,任务也相当艰巨,他为了尽快完成不延误工期,雇用了大量的帮工和学徒在 他已画好的底稿上上色和研磨颜料等等,他们经常是师徒上百人在一起工作,蔚为壮观。


米开朗基罗的湿壁画


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拉斐尔也不忘记享受生活,他会带着一大群学生招摇过市,在街上寻找快乐。有一次他们一大群人刚好被米开朗奇罗撞见,立即引起后者的强烈不满。米开朗奇罗当场谴责拉斐尔,说他像个大官儿一样摆臭架子,拉斐尔也当场还击,说米开朗奇罗一个人在街上走就像是个刽子手,言下之意米开朗奇罗干什么事都是一个人,孤僻的独来独往也是一种可耻的行为。


正当拉斐尔在罗马大红大紫的时候,人们都称他是天才,米开朗奇罗却说拉斐尔的成功靠的不是天才而是勤奋,拉斐尔听到这种说法以后大为不快。事实上米开朗奇罗的说法的确有失偏 颇,拉斐尔能在这么短短的几年成长为一代艺术大师,应当是很有天分的,勤奋是另一个方面。同时代的佩鲁其诺、维罗奇奥等人论勤奋不比拉斐尔差,但成就不能和拉斐尔相比。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人喜欢天生天才,拉斐尔这样的青年才俊最合他们口味。米开朗奇罗说拉斐尔没有天才,则是有意想褪掉拉斐尔头上的光环。 


米开朗基罗大展上的三件雕塑复制品 


两位大师就这样一直保持着不友好的关系,直到1520年拉斐尔去世。拉斐尔死后,米开朗奇罗成了罗马唯一的大师级人物,以前拉斐尔享有的职位和荣耀自然也就给予了他,但是他依然不快乐。无可否认,在复兴三杰中,米开朗奇罗人格最为高尚,他纯粹是为了追求艺术的最高境界而创作,他和一切权贵势力水火不相容, 从不向任何人屈膝低头。拉斐尔和达芬奇多多少少都有急功近利、追求功名利禄的欲望,拉斐尔这方面的欲望特别强烈,以至于后世有人评价他是个艺术的骗子,当然都是些过激之词,但多少反映出米开朗奇罗的高尚。米开朗奇罗又活了四十多年,身背荣誉和金钱,却过着追求艺术真谛的苦行僧般的生活。他一生没有向任何人阿谀讨好,但是死后人们一样给予了他应有的荣誉。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两个回合的较量


还记得五百年前,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两位大师之间的正面交锋么?


第一次的正面交锋是当年争夺雕塑大卫像的大理石,最初是达芬奇的雕塑资格,可是后来被米开朗基罗获胜,雕塑了不朽的大卫,当然从艺术的大局观去看待达芬奇的雕塑几乎没有留下来,现在发现的达芬奇的雕塑也只是说近似达芬奇的作品,实际上并没有肯定,而且也就一两件雕塑,又都是支离破碎的人头像而已,相反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和绘画作品都很多,相对于达芬奇没有留下完整的雕塑真的让人很难过,这一回合显然米开朗基罗获胜。


达芬奇 安加利之战(局部)


第二次正面的交锋是在乌菲齐美术馆隔壁的市政厅,米开朗基罗曾与达·芬奇上演了一场空前绝后的巅峰对决:两人受邀在500人大厅的墙上创作反映佛罗伦萨历史上两场重要战役的巨型壁画,达·芬奇绘制的是《安加利之战》,对抗米开朗基罗所作的《卡西纳之战》。这次载入史册的交锋以两位艺术家均未完成作品而告终。但从历史遗留下来的草稿和后人的临摹本来看,这场没有硝烟的对决曾经一度相当精彩。


达芬奇描绘的《安加利之战》充满了动态的韵律美,在画面中我们能够看到人物肢体的纠缠,看到战马奔腾的雄姿,看到战争双方的主要将领精细华美的服饰,看到处于战争中的人冷峻犀利的面目表情。由此可见,这是一幅荡气回肠的历史绘画,每一个细节都相当考究。而米开朗基罗这边的壁画同样精彩。


擅长雕塑的米开朗基罗从古希腊的裸体美学当中汲取灵感,他描绘了战争到来前的一幕:卡西纳之战来临前夕,正值暑热难耐,战争的一方将领便命令士兵在战场附近的小河里消暑乘凉。然而正在这个时刻,另一方伺机发起了偷袭。在米开朗基罗的画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个强壮而健美的人体,士兵们在乘凉消暑时的裸露身体充满了力量感。而猝不及防的偷袭骤然降临,那生死之间的一刻像暴风雨一样席卷而至,一种紧张的气氛弥漫在整个画面上,河里的士兵急着上岸,又或者忙于着装。这戏剧性的一幕被米开朗基罗描绘得极好。米开朗基罗充分发挥了他雕塑家的优势,以侧面描绘的方式烘托出了战争的残酷和迅急。


米开朗基罗 卡西纳之战(局部)


这一回合的较量本来不分高下。然而个人认为达芬奇略胜一筹。从草稿中可以分析出来达芬奇的场景刻画场景比较复杂而且从动态到人物的表情,衣着。还有马匹,兵器 以及巨大的场景,这些元素神韵生动且充满了想象力,烙上了人文主义的印记。


米开朗基罗的壁画是画面中的主要构成是湍急的河流和岩石,少量的衣物,大量的人体,画面依旧以希腊罗马式的人物身体和肌肉为主,显得较为原始。因此,达芬奇的作品中有很多进步的地方,比如面部表情不再甜美,而是战士战场上严峻的表情。马匹,盔甲,刀剑,尘沙等等,都是很有新意,且更加有内容,所以更有看点也更符合时代的潮流。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