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看展 | Prada荣宅《寓言叙事》个展:失去甜蜜的舞台剧

发布时间: 2018-12-07 16:16 
分享到:


幸福是甜蜜的,

是的,

没错。

岁月却悄悄地把它弄丢了。

于是,

生活成了一幕

失去甜蜜的舞台剧。

然而她依旧温柔。

只因为暗影是希望投射下来的。

那希望已从潘多拉的魔盒里飞出。

此时此刻它从未死去。

尽管艺术家本人并不想被定义,

但以上确实是,

我观看刘野画作的直观感受。

——优画君

 

这里,在上海最有情调的老洋房里。一场艺术的音乐会正在悄然上演。而那位暗哑却闪着光芒的“乐手”,叫做刘野。


提起刘野,你或许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你一定对他的画作有印象。来自荷兰的卡通形象米菲兔,在他的画作中获得了新的生命。这位60后画家创作过许多以米菲为人物的作品,他画里的米菲不是温暖活泼的原版,而是面无表情地出现在略显压抑却不失温柔的背景色彩中,仿佛带上了一丝一缕的静默而又可爱的忧伤。而这,就是刘野给优画君的第一印象。


2018年12月的第一天,陕西北路附近。法国梧桐金黄色的落叶在暖冬的风中飘落下来。优画君在黄昏时分准时抵达了Prada荣宅。这是一座法国式的小洋房,它的主人已经与世长辞,他的故事就像一片片金色的落叶般随风逝去。然而,当它们融入大地的时刻,它们终会成为永恒。如今,这幢宅子已经成为Prada举办文化艺术活动的基地。我们也得以一睹她往昔的优雅风姿。经过了一小会儿的等待,我们终于进入到老洋房内部,看到中西合璧、低调华丽的红木楼梯,那一刻优画君感到仿佛穿越到了民国初年的东方巴黎。


这次画展的名字叫做寓言叙事,用刘野自己的话说,就是要把作品放置到这幢老洋房里,来讲述一个故事。那么,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故事呢?

 


一如策展人德国柏林国家美术馆馆长乌多·蒂特曼先生在前言中所写的那样,刘野的绘画真实地反映了个人的主观感情。他在中国和西方两个看似对立的文明之间游走,寻求平衡与交融。


本次展出的作品一共三十多幅,参观者可以随意选择观展路线,展览主办方还制作了精美实用的导览手册,介绍和赏析主要作品。优画君从这些作品中感受到了同一个鲜活的灵魂,换言之,刘野的个人风格与精神气质十分显著而清晰地从画作中流露出来,辨识度相当高。这些画作带有岁月的痕迹和淡淡的感伤,它们,正像上文我对刘野本人的描述一样,暗哑却闪着光芒。


刘野的画作传递出一种怅然若失的情感气氛,但却格外温柔。以至于看过这些画作,我们能够感受到他灵魂的神情。他似乎总在憧憬着幸福,但却又是一个略微有些悲观的人。他的画作,像一幕幕失去甜蜜的舞台剧,剧中的“人物”往往富有忧郁的气质,但却心怀美好。米菲,匹诺曹,罗密欧,张爱玲……不论是现实还是童话,一个个卡通式的人物无不都是如此。在这些单纯而抒情的舞台剧剧场里,仿佛总有一个目光扮演着上帝的位置,从看不见的地方凝视画面中的一切。这深邃的目光依稀是画家本人的灵魂之眼投射出来的,是一种富有生命力的存在。这些画作和老洋房的气质,在某种程度上相当吻合,甚至可以说是具备心有灵犀的默契度。它们的低调,它们的忧郁,它们的温柔,它们的精致,与老洋房浑然一体。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欣赏这些画作中的一部分吧。

 

米菲结婚了,2014


初看这幅画,它的颜色让人想起莫兰迪。而它的内容则让人想起张晓刚。米菲,原本是荷兰艺术家Dick Bruna(迪克·布鲁纳)创作出的卡通形象,米菲是一只治愈系的萌兔,它善良可爱,充满活力。然而,在刘野的作品中,它却成为一只冷冷的兔子。它面无表情,总是沉默。甚至连这幅作品中描绘的结婚主题,也无法让米菲兔高兴起来。然而,这幅画阴郁的色调中透露出优雅和温柔,从视觉上看仿佛是一张黯然失色的老相片。


在这幅画作面前,优画君浮想联翩:结婚是否意味着童真和幸福的失去?王子和公主的童话梦想是否在现实中戛然而止地破碎,就像摔在地上的水晶一般?结婚,作为人类社会生活中的一种重要仪式,在这里成为一个隐喻。安静而可爱的米菲仿佛失去了幸福的光环,但我们相信,希望从未逝去,又或许这份从未逝去的希望,根源于对童年梦想的怀念。因此,它是如此脆弱,又是如此永恒。


匹诺曹,2011

 

与米菲相同,匹诺曹也是一个来自童话世界的人物,它的作者是意大利作家卡洛·科洛迪(Carlo Collodi)。刘野似乎倾向于借助童话世界里的人物来描绘自我的画像,而我们相信,他所要讲述的,总是不同于原版的“另一个故事”。这幅画中的匹诺曹置身于暗色系的背景中,穿着打扮像古典绅士和马戏团小丑的结合体,他微微上翘的嘴角似乎正在笑着,而这笑容却略微有些空洞。画作中的匹诺曹身材纤细修长,白色领子的几何形状充满了蒙德里安式的设计感。他的衣着颜色与背景相近,仿佛要被吸引背后的宁静、广袤、优雅而又孤独的空间里去。


这样的匹诺曹给人感觉有些神秘。它以单纯而美好的形象定格,超越了它自身,使人联想到圣埃克苏佩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的小王子。从某种意义上看,他可以被看作是住在我们每个人心灵深处的那个孩子。他是提线木偶,是独角戏的演员,他会微笑着经历传奇,但他依然随时都有可能被孤独吞噬。或许,刘野版的匹诺曹正是要表达这种在成长中保持痛苦并快乐并时刻品尝孤独的独特感受吧。


罗密欧,2002 


不能不说,刘野有着自己的小心机。这幅《罗密欧》给人的感觉正是如此。在中西方文化看似分庭抗礼的格局中,他尝试着将二者融合,并出于私心让中国符号占据了主导地位。这位悲痛欲绝而自杀的罗密欧并不是金发碧眼的王子,而是拥有了中国人的形象。冷艳的白玫瑰出现在自杀的王子身旁,与鲜红的血液形成凄美的对比。苍白的桌子和灰色的墙像一对二重唱的歌者正在唱着挽歌。莎士比亚的经典悲剧在这幅作品里得到了重生甚至被赋予了更多含义。一把躺在桌子上的冰冷的手枪暗示了王子的死因,也暗示着悲怆的剧情正在崭新的时代重演。


优画君不禁联想到举枪自尽的艺术家梵高。这位中国版罗密欧的死,未必是因为爱情,有可能是因为令人窒息的疯狂,也有可能是因为令人窒息的时代。在这样一幅画作面前,优画君不禁想到泰戈尔的诗歌:“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如秋叶般静美”。除此之外,这幅作品还有一个特质深深吸引着我,它和米菲、匹诺曹一样,带有卡通化的色彩,却又格外成熟和现实。这种自相矛盾的内在特质与我所见过的许多艺术家的作品是有所不同的。


切特·贝克,2009

 

如果说刘野绘画中的生活与人物像是失去甜蜜的舞台剧,那么切特·贝克无疑是剧中最in的演员。这幅肖像画作品怀旧而时尚,画中的人物切特·贝克是一位出生于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的小号手。他拥有高挺的鼻梁,充满忧郁和悲伤的、如海洋般深邃而美丽的眼睛以及时髦的卷发。他的音乐纯粹、简单、干净而精致,他被认为是一位乐坛大师、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爵士人物之一。他充满忧郁情调的个人魅力与他个性鲜明的音乐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然而,他却在20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备受衰老的困扰,吸食毒品,最终于1988年从位于阿姆斯特丹的一家酒店窗户摔下,不幸离世。


刘野通过这幅作品向这位天才乐手致以崇高的敬意,画面中的切特·贝克被蒙上了象征着忧郁的蓝色滤镜,我们仿佛能够听到他极富抒情色彩的声音。他是怀旧的,而又是时尚的,他被遗忘了,而又是永恒的。他和刘野的灵魂仿佛达到了某种共鸣,他那被上帝赋予了灵性的演奏和演唱则像风铃一般在夜空下摇曳。他虽然背负着与生俱来的天才和孤独,但却在音乐中沉醉上瘾,直到被救赎。或许这也是刘野沉浸在绘画中的,某时某刻的状态。刘野正是这样一位具有跨文化对话能力的艺术家,他借助作品梦想成为并真正成为了切特·贝克。


无题,1997-1998


在本次展出的三十多幅作品中,这幅《无题》最像是舞台剧中的一幕,与此同时,它也是优画君认为最有张力的作品之一。在人类最伟大的剧场中,一束灯光照耀着帷幕,当帷幕被拉开的时候,一艘庞大而豪华的船向我们驶来。它的气场是如此强大,它的棱角是如此锋芒,以至于形成了一种迎面而来的冲击力和压迫感。它或许是一艘泰坦尼克豪华游轮,又或许是一艘伟岸的军舰。如果我们将它看做一个隐喻,我们或许会解读出一种全球化的文明对另一种即将失落的文明的冲撞。又或许我们会将它解读成为汪洋大海中的诺亚方舟,带来了希望和救赎。


然而荒诞的是,不论将它解读为冲撞抑或是救赎,它都只是一场表演,尽管报幕员和拉开幕布的人身着情境感十分逼真的水手服,但幕布依然预示着整场表演的虚构性。看不见的观众如同上帝一般坐在台下,以戏谑的神情观看着舞台上宏伟的景象。这或许是对人类文明的一种带有嘲讽态度的反思,但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种反思的意义是严肃的。

 

邓丽君,2009

阮玲玉之二,2002

凯瑟琳·德纳芙,2012

 

在这场画展中,出现了许多女性主题的肖像作品。以上三幅肖像讲述了三位传奇女性的精彩故事。刘野用不同的配色方案营造出不同的气氛,来求得与女主人公性格及时代精神的吻合。但这三幅作品的共同之处在于,它们都极富浪漫色彩。


其中,邓丽君手捧娇艳的鲜花,置身在明亮的粉色背景前面,这样明亮的颜色在刘野本次展出的作品中是比较少见的。她的脸庞被描画得十分圆润,五官很符合中国式的审美,作者显然是把她当作了自己心目中永远年轻和快乐的天使。


而阮玲玉则是一位红颜薄命的传奇女子,她白皙的脸上涂抹了凄美的胭脂,清炯炯的眼眸里含着泪光,忧郁的神情似乎暗示了她的绝代风华终将随风消逝。


第三幅作品中的女缪斯凯瑟琳·德纳芙则是一位来自巴黎的女演员。她以演技高超和人格独立著称,是一位富有力量的女性。在这里,刘野用中性化的颜色和硬朗的服饰将她描绘得冷艳而果敢,充分勾勒出她的传奇色彩与先锋气质。

 

十一个樱桃,2007 


在本次展出的所有作品当中,最神秘的正是这幅《十一个樱桃》。这幅谜一般的作品有着独特的美感。作品中的少女有一张典型的中国式脸庞,她的双眸当中隐藏着空灵的忧伤,如露珠滴落在清泉里一般发出轻灵私密的声响。她的眼神缥缈如烟,让人想起一句古诗——“花非花,雾非雾”。少女的服装和米菲兔的女伴相似,她身处在暗色系的背景中,面前的桌子上散落着十一枚红艳艳的樱桃。十一,是一个神秘的数字,或许是画家恰好突发奇想产生的灵感,又或许有某种神秘的暗示。但优画君的直觉认为,那些樱桃与甜蜜的诱惑有关。迷惘而又忧伤的少女仿佛对甜蜜的诱惑失去了兴趣,任凭它们如珍珠般散落,散落。优画君认为艺术家或许潜意识里想要通过这幅画暗示自己或者他人的某种怅然若失的状态。

 

以上就是优画君在荣宅《寓言叙事》画展现场欣赏到的一些画作。当优画君看完画展离开这幢老洋房的时候,华灯初上的夜晚已经到来。感谢刘野,为我们奉上了一幕幕有些怀旧,有些忧伤,失去甜蜜但依旧闪烁着希望与快乐之光的舞台剧。这些画作并不是完美的,但却足够引起我们的共鸣。

 

【更多作品】

 

展讯:


《刘野个展“寓言叙事”》


展期:2018年11月10日 ~ 2019年01月20日

票价:60元

地点:上海 静安区 陕西北路186号 Prada荣宅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