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胸有成竹”到“胸无成竹”

发布时间: 2017-06-14 10:13 
分享到:

子,是中华文明史上重要的符号。竹子与美,历来息息相关。在中国,百姓的日用家常一旦与竹结合,便能给人以文化的遐想——竹马是一种玩具,却能让人忆起“青梅竹马”的童真;竹布使人联想到“竹布长衫”的文士风骨;而竹舍则令人对那恬静清幽的“竹西佳处”悠然神往。可见竹不仅是工匠眼中质优易得的原料,更是工艺美术家们钟爱的设计元素。竹席、竹碗、竹筷、竹杯、竹篓、竹筒、竹制茶盘,以竹点缀世界里,处处是简约清爽的艺术之风,而竹与绘画的结合,更是成就了中国美术史上“胸有成竹”和“胸无成竹”两段传世佳话,其中故事和至今耐人寻味。


竹与美


木竹草、虫鱼鸟,画里春秋不过这一静一动。在静物之中,竹的品性尤为特殊——它虽然像树木一般挺拔坚硬,但却“茎中空、无年轮”,可谓“不刚不柔,非木非草”。故此,唐代诗人白居易在《画竹歌》中感慨道:“植物之中竹难写,古今虽画无似者。”可见,那股介于草木之间刚柔并济的神韵,是历代画家“望竹兴叹”的原因。



唐代以前,即便是描绘“竹林七贤”的画作中,背景也只是松、柏、柳、槐,以及一些无名的阔叶树,鲜有竹的出现。之后竹画逐渐兴起,唐代画家萧悦和北宋画家文同尤为出名。文同爱竹,到了“深入竹乡,以竹为妻”的地步,并开创了中国画史上的“湖州竹派”,而他的画竹心法被苏轼盛赞,后凝练为家喻户晓的成语——胸有成竹。所谓的“胸有成竹”,是针对当时画竹子的一种常见的弊病来说的。在文同生活的北宋时期,不少画家画竹子,往往太过苛求于局部,把竹叶、竹枝画得非常写实而又刻板,因此他们的画非常机械,失去了竹子应有的神韵美。而文同画竹则不同,他善于观察生活,在观赏了无数竹子之后,在描绘笔下的竹子之前,首先在胸中浮现出竹子整体的神韵和气度,然后落笔,一气呵成。故他所画的竹子十分精妙。


郑燮


而到了清朝,另一位著名的画家郑燮同样喜好画竹子。他画竹子同样有自己的艺术理念。在他所生活的年代,许多画家画竹子都墨守着历朝历代传下来的陈规,遵守古人的教训,必须讲求章法和禁忌,不能触犯“画竹十病”。画竹对他们来说成了一种程式化的规范,因此他们画的竹子失去了灵气和个性。鉴于这种情况,郑燮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他认为画竹应当“胸无成竹”。在这里,“成”字代表的是成见和成规。在郑板桥看来,画竹“总要以气韵为先”,所谓气韵,是指竹子的生理结构和生长规律在自然界风霜雪雨、明晦阴晴中所呈现出来的体态和动感,是竹子固有习性中所蕴含的自在之美,而只要能把这美感表现到位,至于叶之繁与疏、枝之斜与直、竿之粗与细等,都不必过于计较。


胸有成竹和胸无成竹两种艺术理念看上去好像是相反的,但其实它们说的是同一回事。“胸有成竹”的“成”意思是完整、整体;而“胸无成竹”的“成”意思是成见和成规。这两种艺术理念都反对机械的形式化的创作,崇尚把握事物对象的整体神韵和气度,并且勇敢地打破常规进行艺术创作和表达。从它们当中彰显出一种写意的精神,正是这种注重传神的写意精神让中国的竹画进一步走向了天人合一。当人们抛弃了过于机械和程式化的外在形式,人们就可以尽情地将主观情感与客观物象浑然一体地彼此交融,并借助想象力来创造出极富艺术表现力与个性的艺术来。这样的艺术,才是真正有价值的艺术。


今日推荐


熊之纯 墨竹图


之纯,1950年4月27日生于北京。学习工作于上海。熊之纯自幼受到家庭的浓厚的艺术熏陶,幼时开始习画,其间得到母亲齐良芷(齐白石小女,中国齐白石艺术研究会主席。)、及舅舅齐良末(齐白石幼子)的艺术指点与家法传授。外公是著名的国画大师齐白石,熊之纯是这个艺术家庭的第三代画家。之纯的艺术风格体现在用简洁的笔法来表述他所喜爱的绘画物象的灵性与情感,在绘画的生涯中一直研习着新的风格与主题,近年来他专注于对自然景色的描绘与探索。而今,熊之纯老师定居北欧芬兰赫尔辛基,在保持创作的同时,亦致力于艺术教学--愿将自己对中国绘画艺术的认知传授给新一代的画家。熊之纯老师的这幅《墨竹图》充分体现了胸无成竹的艺术理念和思想,他敢于打破成规,率真自然地表达出竹的形态,描绘出竹的神韵之美。他笔下的竹子清新可爱、秀美脱俗,竹枝有深有浅,好像整片竹林正沐浴在清晨的薄雾中,有一股仙灵飘逸的气息。他的写意墨竹图既有观赏性,又有艺术价值,非常适合居家收藏。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