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北野武探索艺术的真谛:阿基里斯与龟的赛跑

发布时间: 2019-02-26 12:40 
分享到:

“无聊的人生,我死也不要!”



北野武不仅说出了这句话,也一直都践行着,各种不同的职业都不在话下。


时装品牌出品人

搞笑艺人 / 画 家

电影导演 / 编剧

演员 / 落语家

节目主持人 / 作 家

歌手 / 出租车司机

机场卸货员 / 服务生


这些都是某一面的北野武。



北野武导演过诸多作品,其中《双面北野武》和《导演,万岁》,《阿基里斯与龟》算是北野武的自省三部曲,分别调侃了自己作为演员、导演、和隐藏的画家身份。


为什么说是隐藏的画家,因为北野武坚持着他的画作不参与金钱交易,他画画纯粹为了好玩。



发生的摩托车车祸导致了北野武右脸麻痹,在家休养了7个月。期间他没别的事情可以做,开始饶有兴趣的学起画画。他的创作力旺盛,想象力丰富,能描绘出你想象不到的人和事,他将那些人头全画成花朵的画自诩为“超现实主义绘画”,评论家们把他的画当成笑柄,看不起他,可他却把这些画拿去办画展,还在自己的影片里使用。


《花火》里片头的那些画和《阿基里斯与龟》里真知寿的画作全是北野武的亲笔画。


2010年3月,他在巴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举办了个人画展 “画画的家伙”,首次以画家的身份出现在各位面前。


绘画对他来说是纯粹个人爱好,所以他也不在乎别人对他作品的看法。


他讨厌把艺术和商业结合在一起,有一次别人找到他家,为了买他一幅作品不惜开出百万美元高价,他认为这人简直病态。


曾经有媒体问他,创作了那么画,又都那么受欢迎,为什么从来没有考虑过把它们买掉?北野武回答道:“当我沉迷于其中时,他们会给我带来快乐。我不应该把它们卖掉来获取酬劳,因为快乐依旧温存在作品之上。”


绘画让他感觉到快乐,这是金钱永远也无法代替的本质。


“这么做让我觉得开心,我身上经常都是颜料,所有我穿过的T恤上都沾到了,因为我每天画画,还都画到半夜。有时候三更半夜的,我会突然很想画画,因为某个影像或场景出现在我的睡梦里,于是马上起床作画。”


哥哥与北野武


《阿基里斯与龟》影片的灵感就来源于北野武自己的画作。某天当他发现自己积累了不少画作,便突生灵感有意用它们来拍一部电影。


由于这些画怎么看也不像有艺术才气的样子,于是就决定将电影的主角设定为没什么天分的画家。为了这部电影,北野准备了一百多幅画  。



《阿基里斯与龟》这个名字源自公元前5世纪,芝诺半开玩笑的提出了一个悖论:

阿基里斯与龟赛跑,阿基里斯的速度是龟速度的10倍,而龟在阿基里斯前方一千米的地方。

假设阿基里斯跑到了龟一开始的位置,龟在这段时间也向前移动了。当阿基里斯到达龟刚才所在的位置,龟又向前移动了一些。如此循环,龟永远比阿基里斯距离终点近一点点,于是阿基里斯将永远追不上龟。


阿基里斯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希腊第一勇士,在阿基里斯与龟的赛跑中,竟然连龟都追不上,这也暗寓了一心想成为艺术家的主人公真知寿在电影中的命运。



真知寿从幼年时接下象征着绘画大师的贝雷帽开始,心无旁骛的在绘画这条路不归路上坚定的前行着,按道理,这样的真知寿一定会成为一名大画家的吧,但导演毕竟是北野武,没有给真知寿这个机会。


片中的真知寿眼里只有画画,一心想成为被人认可的艺术家,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无法停止他的创作。



为了画静止的火车,他可以毫无顾忌地拦下火车;母亲死去时的面容,被他画下来放房间;上班的路上,为了美好的晨景忘记送报纸;为了学习不同的绘画知识,放弃了工作;女儿的尸体也被他用妻子的口红一顿涂抹;


可真知寿永远也够不到画廊老板的要求。从印象派到野兽派,从波普艺术到观念艺术,表现主义,未来主义,立体主义,达达主义,抽象主义,超现实主义……能罗列出来的西方绘画流派和大师他都模仿了个遍,他还是没有成为大艺术家。



一直到影片的最后,认可真知寿的始终只有妻子一个人。


为了创作,真知寿与妻子奇招用尽,为了寻找灵感,真知寿让妻子把自己闷在水中体验濒临死亡的感觉。在一次自杀未遂后,又尝试在自焚中绘画,但他没有被烧死,倒让医生包成木乃伊形,轰出了医院。



出医院了的他在路边捡到个旧可乐罐,跑到跳蚤市场标价20万日元出售,一对年轻情侣经过他面前,好奇地打量。女的认为这很酷;男的却认为那不过是个垃圾,别犯傻了。


 

艺术或许就是傻瓜玩的游戏吧!


在那个一直不能接受他的画廊中,就一直挂着他小时候画的一幅作品:比目鱼。那是在他父亲破产后一个画商从他家中拿走的作品,并且欺骗别人这出自一个早夭的天才之手,于是这幅画就轻易卖掉了。


其实真心喜欢的人不会介意价钱,艺术在那些真心喜欢的人眼里从来都无法用金钱来衡量。艺术本没有市场价,是为了方便流通市场价才被制定出来的。


全世界的艺术品加起来的价值比全世界房产加起来的价值要高出许多倍,都是因为艺术它是人类精神的实体财富,无论怎么定价都有人接受,随着岁月的流逝,它的价值也只增不减。


画廊老板只知道该如何成为一个卖价高的艺术家,真知寿想从画廊老板这里学到的是怎样成为一名真正的艺术家,那怎么行,这样阿基里斯是永远跑不赢龟的。



阿基里斯会不会追上龟?真知寿会不会成为艺术家?


当他被圈定在阿基里斯的悖论中,我想他是不太会成为艺术家的。


艺术没有边界,以至于我们总是需要满怀好奇去探索,去冒险,每一次的革新都出现大师级的人物,引领人们更靠近艺术一步,北野武被认为是黑泽明的接班人,自然承担了这份重任务。


被誉为“电影界莎士比亚”的黑泽明,临终前特别修书一封给北野武,让他继承自己的衣钵



“2007年,我自导自演了《阿基里斯与龟》这部电影。讲了一个画家失败的一生。


我扮演的主人公,像阿基里斯追乌龟一样,茫然追随西方当代艺术的价值标准,在成为艺术家路上不断碰壁。是个很心酸的故事啊。


电影里有100多幅作品,都是我画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在说我自己的故事。”


——北野武


北野武与母亲


北野武从来不是一个守规矩的孩子,母亲为他请补习班,他跑去公园和小伙伴一起玩,用胡乱图画的作业搪塞母亲;幸苦考上明治大学,读书读到一半不想念了,自主辍学;为了从家中独立出来,自己跑到外面租房子,结果整天游手好闲,拖欠房东半年房租;成为了导演北野武,就爱和评论家们唱反调,他们说拍什么题材的就是不拍。一辈子,都是个只遵从自己内心选择的孩子。



自从车祸后,北野武的面骨被置入了钛合金导致面部永远看起来没什么表情,感觉这个家伙应该很难接近吧!但是北野武总是用他的作品告诉你,我的外表是钢铁,而我的内心永远是个孩子!


Two Beat时期的北野武(左一)


“我只想随心所欲,毫无顾忌地画着那些孩子气的画,在绘画方面我真不觉得自己是个艺术家。”


作为北野武御用服装设计师的山本耀司,有一次面对记者题问“您与荒木经惟、北野武的共同点是什么?”他说:“我们都是被嫌弃的人、被讨厌的人、不被喜欢的人。如果不介意自己被嫌弃,反而一直努力的话,到最后反倒会变成受人喜爱的人。”



对于北野武,这都是游戏,深谙规则的他,从不去当那个追逐龟的阿基里斯,他乐此不疲的追逐着自己,在各种身份中无缝切换,是一个无法被定义的男人,或者说是男孩。




我画画只是为了好玩。如果人们看了我的画,觉得喜欢,那我自然会很高兴,但说实在,我的水平还不如小学生啊,全凭感觉随便画画,完全谈不上技术。


年纪大了,会更想用鲜艳的颜色来画画。


如果别人以为我的画是小孩画的,我会很开心。


只有孩子才会用黑色、红色来画人的脸,很自由,我就想保持孩子一样的自由。


——北野武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