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酸爽”的画作不来闻一闻吗?

发布时间: 2019-03-28 11:00 
分享到:

作为吃顿火锅都要换一身衣服的处女座,说实话,对于观赏白发一雄画作这件事,真的是极大的挑战。


白发一雄


白发一雄作画的方式又称“足绘”,光想想都能隔着屏幕感觉到比恋爱还要酸臭的味道啊!



一想到大叔充满“真香警告”的脚趾缝间填塞着满满的油画颜料,和即将要搓上画布的画面,就很有味道。而你正在观赏的这幅画就是充斥着他“足下汗水”的画作...


无题

你说他是咋想的!!!

 早年间,白发一雄还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孩子,只用笔、刮刀去作画,但作品出来了后



 

于是乎

他准备攒个“必杀技”



“我决定抛弃所有现成的守则,

赤裸向前。

有一天我把画刀换成了木棒,

紧接着又不耐烦地把它丢下。

我开始用手掌、手指绘画。

然后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大胆,

这就是我开始用脚的契机。

就是这样!

用脚绘画!”

 

自此,白发一雄开始了放飞自我...

虽然“味道”满满,但看在作品这么棒的份上,即使有“香港脚”也可以原谅,哈哈。

TAKAO


这不, 2018年6月7日,巴黎苏富比“当代艺术晚拍”现场,白发一雄的《TAKAO》就以873.14万欧元(折合人民币6561万元)成交,刷新了4年前530万美元的记录。


 


白发一雄在作画时特别像一名体操运动员。他专门制作了一种能将在自己腾空悬挂在画布之上的装置,然后将脚趾浸染油画颜料后使劲鞭打画布,看起来足下生辉,是场很好的行为艺术表演,但真的能制作出一幅好画吗?问问艺术家或许有答案。只有艺术家才会想到常人不敢去想的,做别人不去做的事情,即使有些事情颇让常人费解。

 


白发一雄生来就是一家尼崎市旧干货店铺的继承人,按常规思路,以后铁定是继承家业了,但你要知道,艺术家都是常规人类里的异种。

 

十万八千本护摩行


当时白发一雄了解到世界上“竟然会有种职业叫绘画?"这种“好事情”,马上确定以及肯定的说:

 

“我想做的就是画画。

要赚钱的话何不干点别的?"

 

说的好有道理,之后白发一雄也顺利出道。


无题 

 

白发一雄的画作通常给人第一映像就很深刻。画面的混乱,颜色的混杂,那些交错的线条像是长了触手的妖魔,让人感到深深的恐惧,压抑以及暴力。很难想象他的内心是积攒了多少疯狂的因子,无怪乎他只有用脚来作画这种特殊的方式才能完全把自己的心念具象化的表达出来。

 

达陀之火


观鱼沼


白发一雄生来就想画画,在学生时代画日本画,毕业之后转为油画。他觉得油画颜料的辉煌色彩及所表现出的流动的魅力是日本画所使用的矿物质颜料无法比拟的。那种流动感正是他梦寐以求的艺术表现形式。经过认真研究野兽派、表现派等“情感表露的绘画”,他确认了自身的位置和艺术定位,接下来就差用什么来表现了。

 

于东京具体艺术露天展表演《挑战泥土》


白发一雄也是有够干脆的,为了探索绘画语言,首先是使用刮刀,接着是木板,之后就只用他自己的手指作画,后来他觉得连用手指绘画都不能很好表达,直接选择了自己的双脚作为工具,从而创造出他现如今最出名的泼墨似的、藤蔓般盘旋交错的笔触。

 

白发一雄用足绘画法实现了吉原治良所倡导的“将物质导入高层次的精神的场之中”的境界。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关于我的艺术行为,是将不可视的精神通过身体行为表现出来”。



作为具体美术协会的一员,当协会解散后,许多艺术家都各自探索新的表现领域,唯有白发一雄坚信行为绘画是自己艺术的最佳表现形式,就这样一直坚持到了70多岁。

 

猎获野猪


早期的他受战争影响,作品暗含因战争结束不久而尚未抚平的心灵创伤与悲痛。那时他足式绘画顶峰时期的作品是将死野猪的皮毛代替画布,用凝结在皮毛间的颜料唤起脑海中公路上暴毙动物尸体的画面。


海炎


白发一雄有言,他的艺术“不仅需要美,更需要恐怖”。 他在概念与物质上使用暴力,从之能够抗一直缠扰自己这代人的苦痛,并同时为未来增添希望”。但到年老时,他的画作却多了份平和,色调也趋于和缓。也许是吊着画画太费劲,年纪大了,画不动了。但我想更是现在和平的世界所给他带来的幸福感越来越强烈了吧!

Chimosei Hakujitsuso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