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镜头里的我 VS 艺术家笔下的妻子

发布时间: 2018-01-15 10:42 
分享到:

最近,互联网上流行晒老公镜头里的自己。广大的美女们说到这个话题,纷纷开始了哭笑不得的吐槽。看了图片才知道,原来世界上不会拍照的男生这种生物的存在量实在是大大的呀!一个又一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美丽少女,在老公的镜头下变得丑到蠢萌,以至于某知名人气大V无奈地写道:“世界上有两种东西不能直视,一种是太阳,另一种是老公镜头里的自己。”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众多小姐姐的形象是如何被不会拍照的老公们(也包括男朋友们)摧毁的吧!



你能想象么?上图当中的这位女主角本是一位甜美的小姐姐,然而,在跨年之夜当晚,可怕的事情却发生了,她的老公把她拍成了蓬头垢面、面目模糊不清、脸色又黄又黑的“村姑”一枚。倒是身后的塔,十分的光鲜亮丽。




这位美女想要45度角仰望秋日的天空,却一不小心被自己的老公拍成了二傻。




这位美女的自拍照青春靓丽,但是在老公的镜头里,做起头发来秒变老太太。




下面四张是美女的自拍照,上面四张是男朋友镜头中的她。广大网友看后一致认为这名小姐姐应该换个男朋友了。



天哪!你能相信上下两组照片拍的是同一个人么?在自拍镜头里,小姐姐美丽大方又端庄,在老公的镜头里,她就只剩下蠢萌了!


看了这么多被不会拍照的老公毁掉的美女形象,接下来让我们来养养眼,看一看别人的艺术家老公是怎样通过画画描绘自己的老婆大人。我们一定会发现,有个艺术家老公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哦。在艺术家老公的笔下,老婆大人们一个比一个美,简直美得开了花!


徐悲鸿画中的徐悲鸿与蒋碧薇


俗话说:“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而文艺青年会说:“每一个画家背后都有一个甘当模特的妻子”。


不少有名的画家们几乎都为妻子画过像,还有许多画家娶的就是自己的模特。他们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年代,但他们画中的爱人都有着某种特殊的情感流露。


徐悲鸿——蒋碧薇和廖静文都当模特


徐悲鸿第一任妻子蒋碧薇


徐悲鸿好第一任夫人是蒋碧薇,第二任是廖静文。蒋碧薇十二岁由父母做主与人订亲,十七岁到上海,遇到了徐悲鸿,与徐悲鸿私奔至日本。但最终仍在日常争吵中结束了婚姻。


徐悲鸿为蒋碧薇画的《琴课》

蒋碧薇像 2007年在北京以187万成交

徐悲鸿第一任妻子蒋碧薇


第二任妻子廖静文将徐悲鸿视为大师,偶像。曾在《徐悲鸿的一生》一书中写到,“因为他是中国如此杰出的一个人物,遇见他、陪伴他、为他生下两个孩子,这对平凡的我来说真是意外的幸运,尤其是每当我想起他生前那么钟情于我,都忍不住要流泪。”但与徐悲鸿仅仅相濡以沫七个年头就阴阳两隔。


徐悲鸿画第二任妻子廖静文 1943年 素描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画第二任妻子廖静文 1947年 布面油画 67cm×54cm 中国美术馆藏

徐悲鸿画第二任妻子廖静文 1943年 油画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为两任妻子都画过画像,蒋碧薇虽没有陪伴徐悲鸿终老,可在其笔下也是无数次描摹无数次再现。廖静文也被徐悲鸿作为模特,不过似乎描绘肖像的更多一些。


吴冠中——妻子成全我一生梦想


朱碧琴画像


吴冠中曾说:“我一生只看重三个人:鲁迅、梵高和妻子。鲁迅给我方向给我精神,梵高给我性格给我独特,而妻子则成全我一生的梦想,平凡,善良,美。”


朱碧琴画像


吴冠中画其夫人朱碧琴的油画像总共不过三幅,《夫人朱碧琴画像》为吴冠中为数不多的人物作品。吴冠中笔下的妻子,质朴而又美丽,亲切而又大方。


陈逸飞——模特老婆就是不一样


陈逸飞第二任老婆模特宋美英


陈逸飞虽然有过不少浪漫绯闻,但是最终在他笔下出名的还是她的第二任老婆模特宋美英。这位年纪比他小二十多岁的年轻妻子,在造型方面可是比其他几位专业许多,以其老婆为模特的画作也华丽许多。



宋美英撰写的《逸飞视界》回忆了她和陈逸飞的恋爱婚期:第一次约会是在1998年3月12日,那一年,上海的春天来得似乎比往年要早得多。2000年,“新丝路”组织了一次“中国文化美国行”文化活动,当时我被派到美国去演出。逸飞那个时候也正好在美国。有一天,我们在一起吃饭,他突然问我,你带私人护照了吗?我说:“出国怎么能不带护照呢!”他就跟我说:“我们结婚吧,明天就去注册,好吗?”一切来得那么突然,又似乎在意料之中。


何多苓——翟永明不可替代


何多苓和翟永明相识于1983年,当时是翟永明第一次介绍国外的当代诗歌给何多苓,正是这忧伤的诗意连接了他们,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何多苓创作的风格。


诗人翟永明(何多苓《小翟的肖像》)


俩人认识不到半年后结婚,虽然最后以分手收场,但何多苓以翟永明为模特画的肖像画,却永远地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中。那个浓眉、大眼,形象突出而尖锐的女诗人,不仅成为何多苓最不可取代的模特,也成为他这一生绕不开的话题。


杨飞云——老婆比他出名


杨飞云   那时我们正年轻   125cm×115cm  1991年


“画她(佟芃芃)很方便,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油画家杨飞云无疑是最爱画老婆的一个人,在他的作品中,老婆佟芃芃或裹着红色头巾端坐,或侧身倚在椅子上思索,淡然的表情在画家的笔下极其生动,这大概就是夫妻之间的默契吧。


杨飞云   北方姑娘   80cm×70cm   1987年

杨飞云  蓦然  60cm×50cm   1991年

杨飞云   圣洁的爱   130cm×97cm  2006年


“生命能以这种方式被记录下来,应该是幸福的吧。”佟芃芃说。1976年到2000年,杨飞云为妻子佟芃芃画了上百幅肖像,这些画不少成了杨飞云的代表作。这是她人生最美的时段,也是杨飞云最为欣赏的年龄段,此后,随着生命状态的变化,她更多地是一位妻子、母亲和画家,鲜少以模特的身份出现在丈夫的画中了。


冷军——与妻子因艺术而结合,也因艺术而分离



罗敏与冷军相识时是一名小学的美术老师,而她工作的地方与冷军的工作室只隔了一条马路,经朋友的介绍后与冷军相识,对冷军充满了仰慕,常常在一旁悉心的为他端茶倒水,时间久了,罗敏渐渐成为了冷军的模特。而著名的《肖像之相——小罗》也是冷军用时5月的心血之作。



冷军经常给罗敏绘声绘色的讲世界名著,罗敏之前没有恋爱过,她被身边这个充满了大艺术家气息的男人吸引了,而罗敏也为冷军带来了很多的创作灵感,不久后,他们瞒着家人领证了。



婚后,冷军一心扑在画画和工作上,他的思维总是那么跳跃,像所有大艺术家那样,让人完全捉摸不透,飘忽不定,不食人间烟火。后来,罗敏考取了中央美院的研究生,去北京攻读,投入到美术创作中,而冷军已经开始了新作品的创作,无暇顾及罗敏,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渐渐有了隔阂,最终结束了婚姻。


刘小东——老婆也是艺术家



1993 爱


刘小东和喻红无疑是艺术圈内夫妻的典范——年龄相符,是校友,都有自己的艺术抱负,也就是有共同语言。在刘小东的笔下,喻红也如她的艺术气质一样变得扑朔迷离甚至有些抽象。



1989 田园牧歌


在90年代初王小帅有一部电影《冬春的日子》黑白胶片上流动的是这样一个故事:两个年轻的画家毕业后留校任教,生活很拮据也看不到未来,后来女人选择了出国,而男人最终进了精神病院。这部影片在1999年被BBC评为自电影诞生以来的一百部佳片之一也是惟一入选的中国影片。电影的主角是王小帅原先在美院附中的同学画家刘小东、喻红夫妇。喻红说:“电影记录的就是我们那个时期的生活。《冬春的日子》基本上是我们的真实情况,只不过结局不同。”


毕加索——画妻子从写实到抽象


1917年,毕加索为一个俄罗斯芭蕾舞团设计布景时,爱上了出生名门的芭蕾舞女演员欧嘉。女神进入毕加索的生活后,前期友人自杀带来的伤痛也渐渐的减轻,持续三年蓝色时期的忧伤从此他转向了玫瑰红时期。1918年他们正式结婚,婚后家庭生活的幸福和天伦之乐的温馨使他进入了新古典主义时期。


毕加索早期画妻子画像挺写实的,后面就开始变形了。


毕加索第一任妻子


毕加索的第二位妻子Jacqueline,是位贤惠的女人,也是多情毕加索情感上的终结者。


毕加索第二任妻子


伦勃朗——一位同甘,一位共苦


伦勃朗一生有过两任妻子,一位与他同甘,一位与他共苦。


1631年,25岁的伦勃朗把工作室搬到了大城市阿姆斯特丹,提出并实践了专业肖像画,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个过程中,一位名叫亨德里克的艺术品经销商帮了伦勃朗不少忙,通过和他的密切往来,伦勃朗无意间认识了一位经销商的侄女,也就是画中的女子,后来成了他老婆的莎斯姬亚。结婚不久后,伦勃朗创作了这幅画,他画出了莎斯姬亚的温柔,只见莎斯姬亚顺着自己右肩的方向看着观者。




对于伦勃朗来说,那时的莎斯姬亚既是他的模特儿,还是他心爱的妻子,他为莎斯姬亚画了大量的单人肖像。


扮花神的莎斯姬亚

伦勃朗 1635年

伦勃朗 1633-34年


令人惋惜的是,28岁的莎斯姬亚不幸患上了结核病,一年后就离开了人世。


伦勃朗与莎斯姬亚的自画像 1635


第一任爱妻逝世之后,身心俱疲的伦勃朗不仅金钱上受到困扰,画作《夜巡》还遭到雇主们的嫌弃,官司缠身。之后结识了小他20岁的亨德瑞克,年轻善良的亨德瑞克温暖了他的心,伦勃朗像描绘沙斯姬亚一般,又开始以韩德瑞克为模特儿,创作一些质朴的作品,当她怀有身孕时,仍主动泡进冷水中,做出画家希望的姿态,令人感受到她那温厚的人品。


伦勃朗以亨德瑞克为模特创作的《浴女》

伦勃朗《亨德瑞克•斯多弗的肖像》

伦勃朗《亨德瑞克•斯多弗的肖像》


鲁本斯——妻子为艺术灌注灵感


“胖女人”大师,天才艺术家,外交家鲁本斯一生可谓是风光无限,其婚姻也可谓幸福美满。1609年,回到安特卫普的鲁本斯在哥哥的婚礼上遇到了他日后的新娘,名媛玛丽•德•莫伊的侄女伊莎贝拉•布兰特,鲁本斯对这位18岁的少女一见钟情,迅速喜结连理,为此他自己动手画婚纱照,特地创作了纪念新婚的双人肖像画:《忍冬树下的鲁本斯和妻子伊莎贝拉》。


《忍冬树下的鲁本斯和妻子伊莎贝拉》

Portrait of Isabella Brant 1626


第一任大美人妻子去世后,1630年12月,鲁本斯娶了正值豆蔻年华的妻子海伦,海伦不仅为他生儿育女,还给他的艺术灌注了更多灵感。此时鲁本斯大量出色的历史和肖像画,都是以这位性感天生尤物有关。



Portrait of Helena Fourment 1630


Rubens, His Wife Helene Fourment, and Their Son


夏加尔——只为妻子拿画笔


夏加尔的画笔只为妻子蓓拉奏出天籁般的乐音。22岁的惨绿青年邂逅了少女蓓拉,他意识到,她是命运对他的恩赐:“她的沉默,她的眼睛,一切都是我的。她了解过去的我、现在的我,甚至未来的我。”在她无邪的目光中,他的心生了翅,在天空和大地之间飞翔。他等着她成长。蓓拉去世后,夏加尔有好多年不再拿起画笔。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