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画 | Antoni Tapies 安东尼 塔皮埃斯的《七把椅子》

发布时间: 2016-11-22 00:00 
分享到:

墙,及其它


安东尼·塔皮埃斯。1923年出生于西班牙巴塞罗那。西班牙前卫画家、雕塑家。具世界代表性的抽象艺术大师,二十世纪欧洲先锋艺术的先驱。他的名字在泰罗尼亚语中,代表着墙的意思。在他的自传中,他写道:“墙是一个具有丰富意象的画面,分离、隔绝、哭墙、时间流逝的见证者,纯净、安详、平静、空白抑或是痛苦、古老、衰败的空间等”。安东尼·塔皮埃斯的名字承载着如此多的意蕴,这或许就是他热衷于观察和描绘墙壁的原因。


这是一幅与墙壁息息相关的神秘的画作。它的名字叫《七把椅子》。这是一幅乍一看令人难以理解的绘画作品。我们甚至无法将它称为一件作品,如果我们满脑子都是巴罗克时期富丽堂皇又或者是洛可可时期繁复华丽的宫廷绘画的话。这幅作品看起来十分丑陋。作品以俯视的角度来呈现画面,而我们必须借助想象力才能窥探作品的奥秘。


作品中描绘了一个不确定的、类似于房间的空间。这个独特的空间由不同颜色的地面和墙面组成。地面是黑色的。四面墙分别是黑色和黄色的。这个空间在时间上具有不确定性,它完全是抽象而独立于时间之外的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我们看见七把椅子整齐地依靠墙摆放着,有的被摆放在地面上,正向直立背靠墙壁;有的凳脚紧贴墙根,躺着放在地面上;还有的悬浮在空中,逆向倒立在竖直的墙壁上,它们的椅背和地面呈现出平行的状态。这七把被置于空间里的椅子足以开启我们的玄想。首先,它们的数量是七,这让人想到了上帝的七日创世,而又想到了亚瑟王和他的圆桌骑士们。这个数字似乎充满了古老的奥义。其次,这七把椅子有黑有白,它们被错乱地放置在空间里,和墙形成了密切的关联,这样既被打乱而又暗含某种秩序的结构仿佛在给人某种暗示。暗示着混乱失序的格局中又有着某种冥冥中的统一和秩序。而墙,这些承载着无限可能性并构成了整个不确定性的空间的元素,则充当秩序的创造者,它将以子们联系在一起,并搭建起一个多重纬度的视域。这样奇特的空间感类似于电影《盗梦空间》里的梦境。



其次,我们还应当注意到,画面上有许多粗犷的图腾式的符号,十字架和奇怪的线条组成的图形充满了古老的神秘气息。而墙面上斑驳的划痕、古怪的火星文字般的符号和斑驳的恍如泥土留下的痕迹似的块状物,让这面墙显得古老而污损。它们,这些看似随意的标记和涂鸦赋予整个画面更强的神秘感和沧桑感,使画面成为一个有待于解读的谜。与此同时,从画面的配色上看,泛黄的颜色和漆黑的颜色构成的拼色墙面非常像是东方人的水墨。而事实上,塔皮埃斯先生从少年时就从父亲的东方藏书里发现了东方人的智慧并通过学习禅修来调养身体。晚年的他更在作品中融入了东方智慧。


因此,这个奇特的空间给人带来的东方印象就不那么奇怪了。


我想,抽象画的意义是我们无法确定的。而像这样抽象和具象结合的艺术同样具有开放性。我们无法断言它究竟想表达什么。然而,当我们驻足在它面前的时候我们凝神静思,一定能够很好地感受它的奥秘、从而更好地体察作者想要表达的思想和情感等深刻的意蕴。


有些东西是难以想象的,但我们可以讨论和言说。有些东西是不能言说的,但我们可以想象。艺术或许是这两种东西的综合体。而塔皮埃斯的《七把椅子》很显然在这两股力量的交汇中,偏向于后者。


关于椅子

椅子,和墙一样,经常出现在塔皮埃斯的作品里,它应当被认为是一种卓越的日常物体,具有某种特殊的意义。这个主题在安东尼·塔皮埃斯1990年于巴塞隆纳举行的主体展《云和椅子》的纪念性雕塑中,装饰了整个外墙。透过铝和不锈钢材质的管子来实现作品在建筑的现实与无限的空间之间的对话:在天空深处勾勒出椅子的轮廓,并将它们放置在错综复杂的云上。


关于图像上的符号、标记与图腾的解读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余波造就了塔皮埃斯的作品。他开发了一个极其直接(greatimmediacy)的绘画世界,一片等待耕种的新土地:加泰罗尼亚的土地,这土地在他所有的绘画中破碎、下陷,而我们仿佛就在它上面行走。他用自己这幅 画作灌溉这片土地。在上面写下不连贯的数字,这是数学计算仅剩的遗迹,而其最初的数据早已丢失,它们的法则还有待发现。画作顶端,一个大棕十字架倾斜着,立在沙床上。画家不断为这基督教中战胜死亡的标志添加意义,它担任多重角色:神圣的标志,但首先是塔皮埃斯(Tapies)之中的字母T,也来自他妻子的名字Teresa。十字架结合了普遍与具体。它在画作上签署,如同这是一页文档,像是一个没有完全掌握书写艺术的人的庄严标记。它如同一个不识字的人的签名,是人类尊严和认可至高无上的符号,是我们的存在和信仰的授权。在此,夫妇的本质以独特而又孤立的标志为形式。塔皮埃斯这个十字架是贴上去的,而不是绘制出来的,以这样的方式,他让画作超越了历史的局限。

塔皮埃斯把我们变成了探险者。我们是第一批看到这些粗糙符号的人,手扫过那些霉,以看清下面远古的记述。像一根石柱,一个计划,一个迷失的项目,一幢建筑物的草图。又如一间我们可以坐下来聊天的房间。地面是土质的,椅子整齐地靠着四面墙。这幅画作有某些象征性的意义。它在讲述一个角色都已经消失了的故事。

史前时期的艺术家们使用的材料也就是这些。他们使用烟赭石,组合黑与白,用手做颜料,绘制众多动物种群的轮廓。在他们之间,在岩洞的阴影之间,一个决定产生了:要让自己脑海中显现他们害怕或是渴望的形状,要开拓一个能给予他们丢失之物的空间,要在外面的无限世界和还没有名字的情感间建立联系——要创造图像。

塔皮埃斯的作品激发了我们对于绘画原始性质的记忆;那时,我们无法构想出别的东西,只有用图像建立与我们所不了解的世界之间的联系,用图像给我们给养。

十字架要是再倾斜一点,它就可以完全转变为一个加号,暗示乘法的信号。这一天终将到来,从现在开始大概一个小时,也许是在未来的一个世纪中,当世界玩弄着仍然隐形的数字,进行无尽的计算操作时。到时,我们将会找出无限的含义。十字架的四根臂膀会让世界从各个方向打开。我们准备开始了,这是时间的黎明。

现在,我们在第二天。对于这些碎片,如果不是哀悼死者,我们应该做什么?那些在别处曾经说话、安坐的人。这粘土一样的东西除了建造之外,我们还能用它做什么?我们可以让自己沉入泥泞中,或者晾干一些,然后用来建造墙、房屋和城镇。接下来,创造新生命。

——《如何看懂一幅画》(作者:[法] 法兰斯瓦、芭柏、嘉勒)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