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你,直到把流逝的瞬间化为永恒

发布时间: 2018-10-25 10:39 
分享到:

家园,张立国,190*220cm,2013



李健的第三张专辑是《想念你》,在同名歌曲的开头,有这样一段话:


“2006年6月19日下午,父亲去世了。我在父亲的墓碑上写下:冬夏恒久,一世温良。”



 想念你 

——给逝去的父亲 

    

看夕阳徘徊在天边 

迟迟不愿落下山 

天空和大地 

这一切让他留恋 

你终究还是要离去 

来不及说一句 

一阵风掠过 

放开还有温度的手

    

So I’m Losing You 

大海在等候 那条河流 

So I’m Missing You 

梦中那双手 轻抚我的头 

就像小时候 

    

看夕阳染红了天边 

那是最后的眷恋 

天空和大地 

忘不了他的陪伴 

在你离开不久以后 

升起满天的星斗 

他们不知道 

曾经难舍的分手 

    

看流星划过了天边 

知道你已经走远 

长长的弧线 

那是第一缕 想念




那个时候李健已经年过三十,但对于父亲的离世,却久久不能接受。有一天他在北海公园跑步,看到夕阳徘徊着要落下地平线,余晖温暖,如此令人留恋,他突然变得很伤感,想念已经离开的父亲,这首歌就这么诞生了。



“父亲不是我的偶像,不高大、不显赫,他仅仅是一个京剧演员,为了事业和家庭乃至为了我,牺牲了自己的健康。我和父亲之间很少交流,甚至直到他去世我都没有牵过他的手,更没有过拥抱。尽管如此,他仍是我的榜样。”


午睡


想念的心情在萦绕,或许从不会消失。


我想到法国大画家博纳尔,他出生富庶,成名也早,豪华巨轮泰坦尼克号沉没时,船上便有一批巡展中的博纳尔精品。


Marthe and the dog, Black

Pierre Bonnard,1905


从1900年开始,博纳尔的画作中常常出现一位神秘女子,哪怕在一些风景画里,博纳尔也有意无意地把她画进去,似乎“模特的身影进入了画家的呼吸”。



同居多年,相爱相杀,两个人的感情纠缠并没有得到多少外人的理解,却也激发了画家无限的创造力,最后他们结了婚,在法国南部的小村庄隐居。


博纳尔为妻子玛特画了400多幅画作,这个相貌平凡的女人在他笔下异常温柔,散发着光晕,他画女人在沐浴、更衣、午睡、用餐,充满生活气息。


Nude at the Fireplace

Pierre Bonnard,1913


太多画家画的人物,只有模特的模样,而无生命的活力,博纳尔画玛特,色彩与笔触无不难掩他倾注的心思。妻子过世后,博纳尔再也不画人像,在孤苦无依和无尽思念中度过了人生最后的五年。


“我心中充满了苦涩,以及对从此之后我的生活的忧伤……”


或早或晚,别离是每一个人都要经历的时刻。


艺术家也无法逃开这个宇宙定律,他们能做的是用艺术的方式来记录或缅怀,如李健这样用音乐诉说,或者如博纳尔一般失去爱人后,就此放弃画人,直到与她在那边相见……纽约的华裔摄影师 An rong Xu(许安荣)镜头里,同样记录了对家人的爱。



再过两天,也就是10月26日,纽约市博物馆有一个摄影展 Interior Lives,在三位摄影师的镜头下,你可以审视在纽约的华裔生活场景。其中一位参展摄影师,便是 An rong Xu(许安荣)。



看到展讯后,我开始搜一些他的资料,却意外地被他几年前的摄影项目《爷爷》(Grandpa) 打动


他在爷爷最后的生命时光里拍下的黑白照片,把流逝的瞬间化为永恒。



“8岁之前我都是爷爷带大的,他送我上学,给我买冰激凌,带我迷失在唐人街。四年前他被诊断出喉癌,从那时起我开始拍摄他,记录他的生活直至他去世,期间我更为了解他,也与他更为亲近,这段记录改变了我。


虽然在爷爷的陪伴下长大,但等到爷爷快要离开时,他才发现对这位至亲知之甚少:“我不知道爷爷有多少兄弟姐妹,不知道他的家族是什么样子,不知道他的人生经历......简单地说,我不知道我的爷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于是在四年的拍摄时间里,他重新“认识”了爷爷,也体会到生命可贵。“我们所拥有的时光是如此珍贵,不要把生命当作理所当然。”



当自己的家人成为被拍摄的对象,需要经历角色转换和心理适应的,不仅仅是摄影师本人。最初爷爷并不能接受许安荣的拍摄,许安荣写了一封长长的信说服他:


“您常常问我为什么我喜欢拍您,其实我是通过我的镜头了解您、记录您。我想等将来我的孩子问我太爷爷是什么样子的,我可以给他们看照片,很清楚地告诉他们您的模样。”



信的结尾,他说:


“我想让您知道,我感谢您为我做的一切。过去、现在和将来,您都是我生命里的一部分。”


这些照片里,许安荣最喜欢的是爷爷91岁生日时拍摄的一张照片——他送给爷爷一个芒果慕斯蛋糕,在上面插了一支蜡烛,爷爷没有吹灭蜡烛就直接吃起了蛋糕。


爷爷离开后的空虚,最终被这些曾经鲜活的影像填满。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逝去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我愿能再见你,我知我再见不到你。但你的引力仍在。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纵使再不能相见,你仍是我所在的星系未曾分崩离析的原因,是我宇宙之网的永恒组成。” 

(via 科学松鼠会)



在优画网入驻画家的作品里,

也有很多关于家园、家庭、家人的呈现

非常动人:


临水人家,孙心华,50*40cm,2013

山村人家,管伟骏,40*50cm,2016

家乡的记忆,杜春辉,80*60cm,2017

家园,迟宝绿,80*80cm,2016

家乡一景,丁观加,34*34cm,1962

回家的感觉,陆景林,45*69cm,2017

高原人家,张羽,50*50cm,1983

一家子,郑洲,150*100cm,2015


END

部分图片转载自网络

合作请加优画君微信:uart_21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