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相爱相杀?也谈可以克服的“文人相轻”

发布时间: 2019-04-26 09:52 
分享到:

你是冰山我是火,咱俩见面不相容?



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文人相轻”,对这句话宽泛的解读便是“但凡文艺界的人士,尤其是名家大师,总是彼此互相看不起对方”。用如今的网络流行语来说,“文人相轻”可以近似地换一种表达,叫做“相爱相杀”。其实,不论是文人相轻也好,相爱相杀也好,都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古今中外的历史上和现实中,这一类现象比比皆是。文人相轻的现象被人们津津乐道,甚至有这样一本书,名叫《法国文人相轻史》。


达芬奇:瞧,我自恋的小眼神


米开朗基罗《卡西那之役》草图(中央部分)仿作


早在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两位巨匠之间,就已迸发出文人相轻的火花。达·芬奇比米开朗基罗年长23岁,在他创作的巅峰时期,遇见了年轻的米开朗基罗,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米开朗基罗将达·芬奇视为竞争对手,两人最终在1504年佛罗伦萨市政大厅,凭借米开朗基罗的《卡西纳之战》 与达·芬奇的《昂加利之役》两件巨幅壁画作品展开了巅峰对决。除此之外,两人在态度上也相互看不起对方,米开朗基罗看不起达·芬奇,达·芬奇为了躲避这位年轻对手的白眼竟然去了法国。与此同时达·芬奇也颇为毒舌地在自己的笔记本里吐槽米开朗基罗的艺术水平“笨拙”。


安格尔画作


德拉克罗瓦画作


19世纪30年代,古典主义界的杠把子安格尔和浪漫主义的雄狮德拉克洛瓦两位艺术家之间也曾摩擦出文人相轻的火花。德拉克洛瓦比安格尔小整整18岁,成长于法国大革命之后,所以他对安格尔等崇敬希腊罗马的一派人嗤之以鼻。他鄙视安格尔倡导的“正确的素描”、“要模仿古代雕像”等等理念。而安格尔也曾经毫不客气地鄙视崇尚色彩的德拉克洛瓦,并声称“色彩是乌托邦,线条万岁”。


梵高与高更


在安格尔与德拉克洛瓦轰轰烈烈的巅峰对决落幕五十多年之后,一对艺术界的好基友又因为文人相轻而相爱相杀,最终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是的,没错,他们就是梵高和高更。1888年的法国阿尔,这对好基友满怀着志同道合的热情,在这座名叫阿尔的小镇里同居了62天,最终却因为艺术理念的分歧而分道扬镳。梵高甚至一气之下割下了自己的耳朵泄愤。究其原因,主要是他俩在讨论艺术问题的时候常常观点不和,在绘画上的理念也大相径庭。


鲁迅


像这样文人相轻、相爱相杀的艺术家,在中西方美术史上还有许许多多。然而,明明是两败俱伤的文人相轻,却有人为它叫好。这个人就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绕不开的一尊大神——鲁迅。鲁迅先生七次撰文,为“文人相轻”现象点赞,这位好斗的先生认为,文人相轻比一团和气更有利于文艺创作的繁荣发展。那么,今天的我们应该怎样看待文人相轻呢?


漫画:安格尔与德拉克洛瓦的交锋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文人相轻的真正源泉,即文人为什么会相轻。当代作家安妮宝贝说“不自恋的人不可爱”,文艺界人士,通常有一种自恋的禀赋,这种自恋不同于消极的盲目的自恋,它是积极的自我认同和自我强化,它能够促使创作者产生强烈的自我意识,形成自己鲜明的风格、个性,提出自己独特的理念、主张。在这种自恋因子的作用下,每个人都本能地自我感觉良好,这种良好的自我感觉是不完美的,却又十分可爱。当实力并驾齐驱的文艺人士棋逢对手地相遇了,彼此碰撞的时候,总是容易出于本能认为自己的思想和作品比对方更优越。从这个意义上说,文人相轻的确能够促进与艺术家们不断地创造出更好的作品来强化自我认同,彰显自我价值,把潜意识中的“竞争对手”“打败”。


但文人相轻在当今市场化的环境下,又显得有些落伍。任何一位艺术家也好,作家也罢,倘若只局限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不去欣赏他人的长处,从他人的文艺创作中汲取营养,那么他自身就很难保持源源不断的新鲜活力。他创作的路子会越来越狭隘,无法适应市场上受众们丰富多样的需求。在文艺创作的一些领域,甚至出现了创作者团队工作的新格局。许多广受欢迎的美剧背后都拥有强大的编剧团队。这就要求每一位创作者在一定程度上克服文人相轻,共同完成同一个目标。


团结


优画君认为,虽然文人之间的竞争不可避免,但文人相轻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的。即便是文人相轻的念头无法克制,拥有文化修养的不同领域的文艺工作者们至少可以使自己格局更大、眼界更开阔,本着求同存异的精神彼此尊敬。文人之间的相处是一门微妙的艺术,只要不触犯对方的底线,多发现对方的闪光点,同时真诚地保留自己的意见和看法,文人相轻、两败俱伤的事情就会越来越少。


封面图片来源于《法国文人相轻史》,侵删。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