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花鸟画中的王者,雍容华贵自成一派,为历代帝王所喜爱

发布时间: 2018-10-11 12:02 
分享到:

湖岸寒禽图 黄筌


花鸟画独立成科始于盛唐与中唐之际,五代时得到发展,于宋代进入鼎盛。五代时花鸟画发展出“黄家富贵,徐熙野逸”这两大阵营,其中的“黄家富贵”一度成为北宋初期画院优劣取舍的程式,在两宋的花鸟派中占有统治地位

 

写生珍禽图局部 黄筌


“黄家富贵”又称“黄筌画派”或“黄派”。该派成熟于五代西蜀的黄筌,光大于宋初的黄居寀 [cǎi] 。

 

黄筌字要叔,四川成都人,17岁时成为宫廷画家。黄筌的创作以花鸟画为主,这在唐代以前中国画以人物、山水为主的局面之外别开一片天地,使得中国画的题材与表现形式更为丰富。可惜现今能看到的黄筌最为可靠的唯一一件作品就是现藏故宫博物院的《写生珍禽图》。


写生珍禽图 黄筌


《写生珍禽图》中绘有山雀、蝉、天牛、蚱蜢、鹡鸰、蟋蟀、麻雀、蝗虫、胡蜂、龟、蜜蜂等二十四种禽鸟昆虫,每一种动物的造型都各具特色,无一相同,即便是豆粒大小的昆虫,黄筌也能画得须爪毕现,生动可人。


下面所有《写生珍禽图》局部图片

均可点击放大,进行细节观赏

此体验效果最佳▼


沈括在《梦溪笔谈》中曾写道:“黄画花妙在赋色,用笔极新细,殆不见墨迹,但以轻色染,谓之‘写生’。”



黄筌笔下珍卉祥禽雍容华贵,生动传神,栩栩如生,画面勾勒精细,设色浓丽,不露墨痕。故有“黄家富贵”之称,深受统治阶层喜爱。

 


《益州名画录》中记载,后蜀广政年间,南唐为与蜀通好,送来六只丹顶鹤。孟昶命黄筌把鹤画在宫殿的墙壁上,黄筌欣然命笔,完成后墙壁上的六只仙鹤竟引得真鹤把它们当成同伴,时常停立于画侧。



孟昶叹赏不已,称黄筌为“当代奇笔”,并吩咐翰林学士欧阳炯撰文以彰此事,该殿从此也被名为“六鹤殿”。

 


黄筌13岁随画家刁光胤习画,后向宫廷画家滕昌祐和孙位学习。因善画,17岁时即被宫廷选中,供奉于前蜀后主王衍。

 


后蜀先主孟知祥,授其为翰林待诏,司翰林图画院事。后蜀后主孟昶,赐予其“金紫”,并加官衔如京副使,供职于西蜀画院。

 


黄筌写真功夫之精湛可谓冠绝当世。他的工笔花鸟画不仅成为五代花鸟画兴盛的标志,对宋以后的花鸟画风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黄居寀字伯鸾,为黄筌季子擅绘花竹禽鸟,精于勾勒,用笔劲挺工稳,填彩浓厚华丽,与父同仕后蜀,为翰林待诏。其兄居实、居宝都有画名,但英年早逝,名声不及居寀大。

 

《圣朝名画评》云:黄居寀亦善画花竹毛羽,多与筌共为之,其气骨意思,深有父风。孟昶时,画四时花雀图数本,当世称绝。评曰:居寀之画鹤,多得筌骨。其有佳处,亦不能决其高下。至于花竹禽雀,皆不失筌法。

 

山鹧棘雀图 黄居寀


黄居寀的《山鹧棘雀图》作为皇家富贵的代表作品,也是现存可考证有明确年代与作者最早的花鸟画之一

 

此画画法与《写生珍禽图》极为相似,深得其父真传。

 


《山鹧棘雀图》描画巨石土坡尚无皴纹,画荆棘以赭墨涂染近似没骨法。蕨之羽状叶片、山鹧之喙、爪都填染以朱砂,其技法近似顾恺之《女史箴图》衣纹阴阳之表现法,皆带有朴拙之古意

 

竹石锦鸠图 黄居寀


北宋初期名家之真迹非常稀少,《山鹧棘雀图》在绘画方面,上承唐朝之传统,下开写生之先例。画幅上钤有:双螭、宣和、政和、睿思东阁等徽宗藏印,还有缉熙殿宝(宋理宗)、司印半印(明太祖)、清宫印玺等,大大增强其流传有绪之可靠性

 

黄筌一脉高度克制的画风一直持续到宋徽宗一朝。作为院体画的最高组织者和倡导者,宋徽宗把黄筌的画风推到了最高点,宫内收藏其作品达三百余件。

 

黄筌做了一辈子宫廷画师,可以说达到了作为宫廷画师的最高点,难能可贵的是黄筌习画善于吸取他人之长,“全该六法,远过三师”,终成一家之法,为后世子孙学习创作花鸟画创建了楷模。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