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18把茶壶,惊艳了世界,每一把里都有故事(下)

发布时间: 2017-01-05 17:43 
分享到:

上一篇的故事说到,清朝文人陈曼生将毕生的才华和灵气倾注到紫砂壶的设计制作中去,他从大自然和世俗生活的万千风景与气象中获得灵感,制作成十八把壶。其中,每把壶都有自己的故事。后人把它们称为曼生18式。接下来,让我们继续欣赏曼生18式的下半部分。这18把茶壶惊艳了全世界,所以你一定要好好领略它们的风采哦。

---优画君

曼生18式的故事

十二 

横云学士壶



初夏之季,好友二泉喜得贵子,曼生前往贺喜,归途之中,暴雨突至,于一溪旁草屋避之。转瞬雨骤停,一道美丽彩虹横挂于天,一头隐于云端,一头没于溪间,有如彩虹渴饮清泉。曼生本文人,观如此美景,岂不痴迷,久久不愿离去,至飞虹消散,犹恋恋不舍。及归至家中,有感而发,绘稿数十种,成得意之壶式。因心恋彩虹汲水,乃起名“饮虹”,但觉不足以抒怀,苦思冥想,终有所获,以“横挂彩虹,飘于云端”为意,而终定名“横云壶”。此壶蕴含深厚的文化底蕴,以流畅造型、色泽明丽而显华美高雅;壶身铭文寓意深远,乃文人壶之代表。赏其风格可曰“纤秾”,细腻纤秀而格调明朗,浓郁华美而清新流畅。正所谓采采流水,蓬蓬远春。窈窕深谷,时见美人。碧桃满树,风日水滨。柳阴路曲,流莺比邻。乘之愈往,识之愈真。如将不尽,与古为新。壶之精者莫过于此。 
    此壶形态从容,蕴含天机,其砂质最为细腻,故表面光滑圆润,铭文寓意深奥,其造型工艺,文化内涵均达到紫砂壶之最佳境界。 


十三


石铫提梁学士壶


 

曼生劳累不适,休养于家中,好友江听香闻之,登门探访。曼生设茶待客,二人以茶为题,相谈甚欢。谈及古人所用茶具,认为“器之要者”首推铫,煎茶煮水皆宜。古人以石、铜、瓷为铫,而铫以薄为贵。但石铫太厚而不宜,铜铫则腥涩有异味,瓷铫又不耐火。谈及此,听香言道:“曼兄,何不以紫砂而为铫?”曼生早有此意,乃欣然提笔,画铫以为壶型,为适手特设提梁。壶成,初名曰铫梁,又思不妥,因铫之初乃石器,故重命之曰石铫提梁,取清新、原始之意,终成一经典曼生壶式。


此壶因选茶具材质而得之,以铫为型,古朴庄重,大气雄浑。反虚入浑,积健为雄。提壶临风兰亭上,便觉凌虚太空中。荒荒油云,寥寥长风。超以象外,得其环中。真乃雄视千古,浑沦无涯。此提梁乃十八式三款提梁中的经典壶式,把玩此壶可融通古今,神交古圣与先贤。 


十四 

合斗学士壶



曼生受古文献熏陶,信奉“天圆地方”之说,故一直想造一方壶以示人行天地间,却每每不得其式。盛夏之夜,繁星满天,曼生仰天而视,细观星相,见星罗棋布,亦方亦圆,若有所思,观之弥久,越觉人之渺小,为人为官不易,自己又一味志行忠方,不禁感慨万千,手捧合欢茗壶,脑海中浮现出造一茗壶以表我心之意图,遂置合欢于书房,细细端详,因曼生喜用合欢,故想以合欢而绘心中之茗壶。

雄鸡报晓曼生易稿七十三,终未得其壶形,再端合欢,其骨架傲然,若变曲为直,岂不正如所愿,曼生不顾劳累,以合欢为骨架变曲为直,终成有棱有角之方正壶,而此时银河星空星光闪闪,意寓吉星高照,北斗南斗同月而辉,遂以合斗命名之。
  此壶棱角分明,方正可鉴,四平八稳,告诫世人为人处事须刚正方直,智欲圆而行欲方,乃智慧之壶,为曼生壶之经典壶式。此壶寓形寓意,聚天地之灵气,为曼生传世茗壶中唯一之方壶。观之风神劲健恢张,势重千钧,正如行神如空,行气如虹,走云连风,好一款难得之壶式。

 

十五 

半瓢学士壶



曼生爱梅,乃于后院种梅多株,闲暇之余亲自劳作,为之松土,除草,仆人取井水以半只似葫芦的水瓢浇梅,曼生好奇,捧之端详,甚觉古拙天趣,问仆人以何物成此水瓢,仆人告之是取成熟瓢瓜剖之,去其瓜瓤,风干即成。曼生惊异于造物之神奇,不禁触景生情,乃取仆人手中之水瓢为样设计紫砂壶,以半瓢为其命名,取其回归自然,返朴归真之意。也表达了曼生视眼前荣华如烟云,而回归自然,隐退田园的追求。在曼生看来,万事万物,阴阳造化都乃天意昭然,世间万物都乃灵气所聚,百态皆神奇,却万变不离其宗,繁出于简,最简洁的就是最原始的,也是最真实的。一个半瓢囊括了圆之所有,物本天成,借来用之,方显匠心独具,无可拟比。

此壶以简为贵,简洁大方,体现了文人对于日常生活观察入微,注重生活情趣。壶身铭文更是言简意赅,每日饮茶,如饮瓜汁,不仅带来吉祥,更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此壶风格谓之自然,因其自然浑成,故能气格超胜,《文心雕龙》云:“云霞雕色,有逾画工之妙;草木贲华,无待锦匠之秀。夫岂外饰,盖自然耳。”或曰:如逢花开,如瞻岁新,「宜春日,强饮吉」正此之谓也。


十六 

葫芦学士壶



曼生自幼家境贫寒,故饱读诗书,刻苦用功,十年寒窗,终成正果,得以入仕途,却不忘为官清廉,两袖清风,亲戚亦多为清贫之家。一日,一远房外甥来访,竟以一担青葫芦为礼。曼生不觉礼薄,热情款待。侄儿虽清贫,却也酷爱读书,临走道别:“区区葫芦不足为礼,送福送禄与舅,恭贺亲舅福、禄双全。”曼生大喜,连声道谢。外甥别后,曼生捧葫芦逐一观看,甚觉可爱,遂信手拎起一只,置于案头作画,画毕再观,越觉有趣,重又置笔墨,依葫芦作紫砂壶式样。本是信手涂描,岂料一绘成真,壶钮上之小环,更是点睛之笔,曼生乐之,遂命名葫芦壶,取“福禄”双全之意。
  此壶特别之处在于壶钮置一小环,轻轻把玩丁当之音不绝,有如曼生细语送福,可谓情通古今,情趣盎然,壶似葫芦,情寄相思。其壶质地细柔,造型古朴,泽地典雅,贵如瓯彝。观此壶有沉着之气,其一曰意味淳厚,气势沉雄;其二曰矫健劲朗,沉中蕴清,壶钮小环,盎然生情,精雕细琢,巧夺天工。

 

十七 

半月瓦当学士壶



夕阳西下,曼生闲庭信步,漫步于溧阳乡间小径,一间间昔日秦汉民居,在金色夕阳照射下,泛出古典而沧桑的气息,而一排排屋檐上的瓦当,更是透射出一息古色古香的韵味。落日的余晖洒于其上,曼生为之神往,为之倾倒。而此时的曼生正在为他的新壶式沉迷。突然灵感乍现,眼前夕阳下的瓦当,有如一个个飞扬着的古铜色的紫砂壶……曼生若有所思,至晚间,一轮新月当空,不禁浮想联翩:新月,瓦当,不都是很好的壶型吗!入得书房,融合新月、瓦当之型,细细描绘,一个完美无瑕的瓦当壶跃然纸上,一款经典的曼生紫砂壶诞生了。曼生为壶命名:半月瓦当。

半月瓦当壶乃曼生十八式中唯一正面刻阳文,阴面刻阴文之壶式,既象形且会意。古之文人以月为寄情首选,多少优美传说源于月亮,曼生也不例外,前已有却月壶,再有半月瓦当壶,可见曼生对于情之载体明月之深爱。或许,中秋之夜,重阳之时,手执半月瓦当,抒情释怀乃是最好的选择吧。

此壶瓦当形体,造型奇古,泥片镶接,构思巧妙。壶钮设计与壶身浑然一体,线条分明,做工精细,古韵盎然。曼生制此壶警示世人:凡事,全则半,半则全,欲求十全十美反而不及,无为而为,反倒有益,退一步海阔天空,曲则全,枉则直。极富人生处世之哲理。此壶极具乡土气息,紫砂壶简洁大方,纯真无华、凝重朴净的个性尽显其中。可谓大方之家,美轮美奂。

 

十八  

半瓜学士壶



胎体呈褐色,表面平滑明亮。造型尤如半球,壶盖、壶身浑然一体,溜肩,挖足。桥形盖钮,与壶身的弧度一致,一弯嘴,壶把和壶嘴(单孔)所占的比例相同,更增加了平衡感。壶身铭"梅雪枝头活火煎,山中人兮僊乎仙,曼生"。壶底钤"陈曼生制"篆书方印,盖内钤"彭年"篆书阳文小方印。半瓜壶是曼生壶式之一。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