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冬青:与上海老建筑灵魂交融的画家

发布时间: 2017-11-29 13:00 
分享到:

老上海是一首歌。

老上海是一个梦。

老上海是一段历史。

老上海是一种感觉。


褪色的记忆


在他的画里,老上海是一个视角,是一种意境,是一波情感的浪,是一缕思想的光。他叫姚冬青,是一位生活在魔都的艺术家。他的画以上海老建筑为题材,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走进他的艺术世界。


海事记忆系列


对于姚冬青来说,在童年时代,命运这个词还太过抽象。然而,在他幼小的心灵深处,却有一种神奇的冲动,叫他喜欢上了画画。那时的他年纪还小,没有专业上的老师,却把画画当做是自己课余时间最大的乐趣,他常常找一些漂亮的图画来临摹,画着画着,不知不觉时光就飞快地流转了。进入中学后,姚冬青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并有意识地朝美术方向发展。就这样,他在父母的支持下选择了美术这条道路,成为了一名美术专业特长生,开始跟随老师学习绘画。那时的姚冬青白天上课,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学习绘画。虽然非常辛苦,但他凭借着一股天赋的热情执著地坚持着。果然,一心想要实现自己的画画梦想的姚冬青在美术高考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美术类高等院校的设计专业。(当时纯绘画专业很少,因此选择了设计作为专业方向。)


尚存的大楼


大学毕业之后,姚冬青再一次意识到命运的神奇。当他的同学都去公司上班,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他却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一种追寻梦想的冲动让他渴望回归童年时代的初心,他决定重新投身到绘画领域,成为一名真正的艺术家。在最初的创作阶段,姚冬青尝试过许多题材,先后采用过不同风格流派的画法,但始终没有找到最能表达自我灵魂、最能彰显自身技艺的那个切入口。后来,一个偶然的机遇让他有所感悟,他觉得自己从小到大生活的这座城市——上海,蕴藏着无限的灵感的源泉。上海是一座中西合璧的城市,这里有着独特的海派风情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这里从清朝末年民国初年开始,经历了不同文化的碰撞,也见证了纷飞的战火,留下了大量丰富的文明遗迹。上海的老建筑,就是一个极好的切入口,它们承载着这座城市的记忆,见证着这座城市的变迁,笼罩着淡淡的沧桑感。姚冬青深深地感受到,那些上海的老建筑对于他来说是充满吸引力的,他渴望描绘它们,让沧海桑田的历史和自我的灵魂彼此交融。


神圣之地


于是,姚冬青开始尝试以上海老建筑为题材创作油画作品。命运仿佛为他打开了一扇门,他进入了一个自由的新世界,一个将自我与风景融为一体的艺术世界。姚冬青认为,绘画是形式和内容的统一体。内容是自我灵魂外化成的,浑然一体地包容了艺术家对生命和对当下的所思所感所悟。而绘画毕竟是一门独立的艺术,一切主观的内容都必须诉诸可感的形式表达出来。而形式则是绘画本体语言的创造,是技艺铸就的。因此,在形式上的探索和内容上的表达同样重要。在内容方面,姚冬青不断通过阅读和生活阅历的积累提升着自己生命的宽度和厚度,让自己对上海老建筑中包含的人文历史更加熟悉和了解,也让自己的思想、情感和领悟能够更好地抒发出来。在形式方面,姚冬青借助所学习的现代艺术史,以及美术设计专业方面的知识,创造出富有构成感和现代气质的架上绘画。然而,在创作了一段时间之后,他感觉自己遇到了瓶颈。他于是花了几年时间,前往高等艺术院校深造进修,潜心跟随老师从古典时期的艺术开始研习西方美术史。这段学习时光磨砺了他的技艺,使他从古典主义架上绘画中吸取了营养,也让他对绘画有了重新的理解。进修之后的姚冬青,更注重画面的艺术表现力。内容和形式在他的作品中更加浑然一体。那些沧海桑田的上海老建筑,以更独特、更有疏离感的视角呈现在我们面前,与之相伴随的是一种沧桑、浑厚而壮美的诗的意境,一种无声的音乐。


【姚冬青作品欣赏】


上海弄堂22


老式的上海弄堂,向记忆的深处延展。弄堂里的世界属于昨天。喧嚣与宁静都成为被洗去的铅华。时光褪色了,身后是钢筋混凝土的森林。旧日的人间烟火化作黄花,浓浓的风土人情变了,冷漠与浮躁在都市里弥漫。上海弄堂的记忆是温馨的,上海弄堂的画面却带着淡淡的感伤。


小红车


一辆小红车,像火焰色的精灵闯入上海老建筑的画面里。墙上生长着蜿蜒的藤蔓,荒芜的老建筑在光影里变得斑驳,像一位慈祥却略带感伤的老人。墙上的痕迹,是老人额上的皱纹。每一道皱纹里都有记忆的故事。虽然艺术家刻意回避画面的叙事性,但这样一幅图画本身却给人以无尽的遐想,它仿佛演绎出生活中的一幕幕情节,勾起我们对旧日时光的回望。


依靠


尘封已久的码头。旧日的客船停泊在岸边。如今,长江大桥和地铁已经取代了码头的功能。昔日码头边人头攒动的热闹而拥挤的场景如今已经不复存在。发达的交通和飞速运转的都市生活节奏看上去似乎让人和人的互动变得更频繁了,但实际上却疏远了心灵和心灵之间的距离。艺术家用浸润着感伤、充满了怀旧情调的、柔和而又黯淡的色彩作为背景色,船身的颜色却十分鲜亮。黯淡与鲜亮之间的对比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也恍惚诉说着昨日的光鲜与岁月的无情。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