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看展丨韩国的艺术,有韩国电影那么强吗!

发布时间: 2019-01-11 17:08 
分享到:

“韩国有改变国家的电影”,但韩国的艺术似乎没有这么强的存在感,当你在美术馆看到这些画时,是不是非常疑惑——


宝龙美术馆“韩国抽象艺术”


以上便是上海宝龙美术馆正在展出的“韩国抽象艺术:金焕基与单色画”群展,展出了七位韩国艺术家的100余件架上作品及少数装置作品,算得上韩国抽象艺术在中国的一次最大规模呈现。


自上世纪60年代末发起,到如今成为亚洲抽象艺术里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并得到拍卖市场的认可,韩国单色画到底有什么?看这个展,便可回望韩国单色画运动“前世今生”


严格意义上,抽象绘画源自19世纪的西方绘画探索,甚至可以说“(西方)整个现代主义艺术运动的历史都可归结为一部抽象艺术的发展和演变史”,因而在今天的西方的艺术史语境中,二战后出现的亚洲抽象艺术曾被视为是回应欧美艺术潮流而衍生的表现。


看过这个展之后,以单色画为代表的韩国抽象艺术便可以回应这份偏见:即使受到西方抽象艺术的影响,但单色画分明根植于东方美学与历史底蕴。


宝龙美术馆“韩国抽象艺术”


韩国抽象艺术始于1950年代,此时二战结束不过五年,像李禹焕、朴栖甫这样的艺术家有了在国外学习绘画的机会。但模仿之后,他们明白这些流行的样式不属于他们,各自以自己的方式回归传统,选择了一条“以内省、寻找独立身份和美学语言”的艺术创作之路。


那个时代,政治的动荡与全面现代化的政策给韩国社会带来巨大的变化,他们的艺术亦富有民族特点及时代特征。



到了1970 年代,强调“回归自然”的单色画形式逐渐发展成为韩国战后最重要的抽象艺术——单色画(단색화,Danseakhwa )


单色画是韩国文化的核心,在理论基础上却与西方极简抽象艺术有着根本的区别。艺术家们以西方抽象的表现手法体现韩国传统的哲学与美学,他们在作品中使用颜色非常少,也会加入特殊材料,如油漆、帆布、被撕破的纸张,最终在画面里融入无为、自然、中庸和观照等传统的精神价值。



我知道以上简短的历史不足以证明这一派艺术有多么强,所以在稍稍了解了单色画之后,现场看展才是最重要的,主办方在展厅里安放了两段录像,由艺术家们亲自述说他们的创作,内容精彩之极,可别错过。画作分别置放在两个厅里,虽然同为抽象艺术、单色画,但每个艺术家的个人特点都很明显,毫无彼此重复。


5展厅:

权宁禹(Kwon Young-woo)

郑相和(Chung Chang-Sup)

金焕基(Kim Whanki)

丁昌燮(Chung Sang-Hwa)


6展厅:

朴栖甫(Park Seo-Bo)

河钟贤(Ha Chong-Hyun)

李禹焕(Lee U-Fan)


分别讲讲其中几位艺术家及其作品吧:


金焕基 《寂静 5-IV-73 #310棉布油画  2610x2050mm 1973




金焕基(Kim Whan-ki),是韩国第一位抽象艺术家,韩国当代艺术的先驱,也被认为是韩国单色画始祖、韩国抽象艺术之父。他1913年出生于韩国西南部新安郡的小渔村,1960年年初便移居美国纽约,成为重要的亚洲艺术家,于1974年逝世。移居纽约后,他便开始用线条和圆点发展他独特的抽象艺术风格。


金焕基《无题19-VIII-72 #229》油画 264 x 209cm 1972 


“早在1930年代,韩国艺术家金焕基开始接受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创新变革传统韩国绘画。他的早期画作将物象简化成几何造形,并以拼贴式手法,由点、线、面构成画作,作品富有诗意。他的晚期创作发展出纯粹的抽象作品。


金焕基始于学习西方现代艺术,但穷尽毕生精力将西方现代艺术与东方本土文化建立联系,形成自身的艺术面貌。他是韩国抽象艺术先驱,他的艺术之道承前启后,对韩国现代艺术发展具有重要影响。”


T.O.P曾在金焕基的作品前留影,这幅作品在宝龙美术馆“韩国抽象艺术”展里也出现了

↓↓↓


对韩国娱乐圈了解的人可能知道,BIGBANG成员崔胜铉(T.O.P)骨子里是个艺术狂热爱好者,「他赚的钱有95%都拿来买这些艺术收藏品 。」无论是T.O.P的妈妈、姐姐、堂妹还是姨母,皆是美术科系毕业,外公则是著名作家徐槿培,而外公的叔叔就是——金焕基。


T.O.P对金焕基的迷恋,除了经常在他的社交软件上发布金焕基的作品,多次出现在金焕基作品展览现场,更在他重要的solo曲《DOOM DADA》的MV中向金焕基美术馆借来金焕基代表性的作品《鹿》,并为此亲自设计了空间的摆设。



李禹焕 《从线开始 (No800152)》 布面油画、矿物颜料 1295x1622cm 1980 



李禹焕(Lee Ufan)是韩国单色画运动中极具影响力的人物,1936年出生于韩国庆南山区一个儒教色彩浓厚的家庭,自幼深受东方传统思想的熏陶。1956年李禹焕从汉城大学美术学院退学并移居日本,1961年毕业于东京日本大学哲学系,同时还学习日本画。


在日本留学时,他成为日本前卫反形式主义「物派」的主要理论家与艺术家。1972年物派结束之后,李禹焕的艺术创作开始逐渐转向平面绘画。



李禹焕最初的绘画实验是从“笔触”开始的,如他最具代表性的绘画系列作品《从点开始》与《从线开始》,以简约元素探讨一种个体与他人或是外界所建立的关系,描绘了时间的无限循环。


到1990年代,艺术家对“无限”这个概念有了新的体会。关于《对应》(1991到2006年)系列的意涵,李禹焕解释,“对于我而言,空间意味着无垠……在佛学教导中,存在之所以可能,纯粹是对应到无有,这正是出现与消失会共存之故。”在这无限的空间里,让观者得以通过与作品的对话找到共鸣与宁静。



2008年,李禹焕创作了《对话-空间》,在绘画中,李禹焕对“留白”概念的认知更加系统和彻底,他将自己的绘画艺术称为“静寂的回响”


尽管整个展示空间中只有这个小方块的形象,但它并不显得孤单,而是消解于周围的空间当中,与空间、与艺术家本人、与观众之间都产生一种互动”——这就是李禹焕所说的“在思考作品时,要让所画的地方产生一种活力”。



朴栖甫《描法 No.18-81(系列:无系列作品)》 面油画、铅笔 1820x2270mm 1981



朴栖甫(Park Seo-bo)一直活跃在韩国当代艺术界的前沿,1931 年出生于韩国,1954年在首尔弘益大学油画系毕业,他让艺术家们从体制化的保守主义解放,获取创作自由,贡献无出其右。令他从1970到1980年代成为单色艺术运动的主要倡议者之一。


七八十年代,“描法”(Ecriture)系列作品使他形成了他如今闻名于世的单色风格。“描法”系列作品的特点是,单色背景中展示对线条的探究——极简的平面上点缀着铅笔勾勒出的线条,远看清淡,近看则聚积、绵密,呈现方式让人忆起东方书法的迷人之美。艺术家透过在单色画面上连续的铅笔描画,形成一种协调的延续。所有作品都是在颜料干透以前一次性完成的,作品本身就带着即时性和完整性:时间、空间和材料是朴栖甫作品中重要的元素。



这个系列在他的艺术生涯已稳定持续了数十年之久,在各种艺术媒介、颜色和风格中游转演进,深度和风格益臻成熟。


看他的画,在重复的笔法中,你能感受到平静,正如朴栖甫说:“在二十一世纪这样的数字时代,艺术已经不再局限于艺术家以其在帆布上展示的个性轰炸观众了。当今的艺术必须具备能够治愈现代人所经历的种种压力与痛苦的能力。”


更多作品:


郑相和《无题96-12-5》 布面丙烯 150x250cm 1996

权宁禹《无题》 韩纸水粉、水墨224x170cm 1987

丁昌燮《楮89029》布上桑皮纤维 142x82cm 1989

河钟贤《接合17-301》 麻布油画 291x218cm 2017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韩国单色画通过独立艺术展、首尔学院展、首尔现代美术节、大邱现代美术节等来扩大艺术影响,韩国艺术界对单色画的崇尚甚至冲击了其他艺术家的艺术发展;大型画廊包括白立方(White Cube),佩斯(Pace)和Blum & Poe 均为单色画举办过独立展览。



80年代后,面对韩国军事政权对社会的压迫,单色派画家却保持沉默,因而遭到了批判现实的艺术家阵营的抨击,但单色画从未退出过艺术界,一直在创作并“通过密集劳动去描绘内心的风景”



七位艺术家,不同阶段、不同作品,同一项艺术运动,承载着艺术创作的“美学轨迹”。宝龙美术馆这个展,据称这是中国首次全面而系统的呈现韩囯抽象艺术单色画的大型展览,也是韩国国立现代美术馆、三星美术馆与国内民营美术馆首次最大规模的馆际合作,展期将延续到2019年3月2日。



2015年,金焕基的一幅《无题》单色画拍出了3300万港币的高价——大约相当于2749万人民币,简单到“看不懂”的单色画令很多人疑惑:

“这是某种色盲测试么?”

“也许它是某种立体图?”

“我斜着眼睛看过去,啥也没看见。”


一片茫然里,出现了这样的感悟:


“刚开始我以为这幅画非常平淡无奇。但它居然出乎意料的美妙。如果你一直盯着它看,你的眼前就会开始浮现其它图像,它们还会不断消失。原始的画作中并没有任何图像,看样子金焕基利用了光影给你的眼睛带来了错觉,以至于你会看到任何你想看到的东西。看到这幅画的人会看到他们想看到的东西,也因此这幅画得名无题。如果你以这种方式来看这幅画,那么它的意义真的十分深远。”


总之,去看吧。


展览名称:韩国抽象艺术:金焕基与单色画

参展艺术家:郑相和、丁昌燮、河钟贤、金焕基、权宁禹、李禹焕、朴栖甫

主办单位:宝龙美术馆、上海宝龙文化发展基金会

展览时间:2018.11.8-2019.3.2

门票价格:80元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