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原始人是如何影响现代艺术的?

发布时间: 2019-04-04 09:57 
分享到:


不论是毕加索,



马蒂斯



还是高更,

都难以否认其艺术上的“共有老师”——原始艺术对他们的影响。


“对,就是我们!”

 

上古时期,人类艺术的基因在就开始在祖先的血液里奔腾。

在茹毛饮血的日子的间隙里,不忘用当时朴拙的工具释放自己的创造力。

洞穴里那生动的几笔成了艺术历史源头的见证。而原始人们大概没想到,这些或为巫术仪式或为狩猎纪念的作品,能为千年之后的文明社会的艺术注入新的活力。


拉斯科洞穴壁画


那么原始艺术到底是如何改变现代艺术的面貌的呢?



让我们暂时穿越回20世纪初的欧洲。


彼时的欧洲,革命,战争,科技创新让社会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巨大的变化给人们的精神带来了极大的刺激,同时也带来了失落与迷惘。贵族阶层的没落使得一大批艺术家们获得了创作上的自由。他们不再需要为贵族金主爸爸们唱赞歌了,艺术创作上面对着无数的新的选择。


传统的艺术形式已经跟不上现代生活变化的步伐。文艺复兴以来所倡导的美学法则面临着颠覆。自19末开始,艺术家们进行着各种探索,对这个全新的社会,他们用一种如新生儿般全新的眼光来观看,跳脱了古典的艺术范式,在各种形式里寻找灵感。而原始艺术正如一盏明灯,照进了这片艺术探索的迷雾。



 古人云:“大道至简”。

技艺的精巧是容易的,反璞归真却是难的。

难怪连画了一辈子画的毕加索到最后都说他只愿像孩子那般画画。


毕加索晚年时期作品:《带鸟的步兵系列》


摆脱了思想内涵,意识形态,文化观念等等文明社会的后天产物后,原始艺术透着股强大的生命力。它像孩子一样,朝气蓬勃,有股天然的元气神力。如同盛夏里的野花一样新鲜,生动。


精炼概括的造型,浓烈单纯的色彩。奔放而热烈的舞蹈,粗犷而富有表现力的洞穴壁画,无不焕发出艺术的光芒。



舞蹈纹彩陶盆



《舞蹈》——马蒂斯


因为生存环境的恶劣,原始人对自然有着一颗敬畏之心。在原始社会,生活充满了仪式感,生活与艺术高度交融。于是原始人们在创作时也自然而然地向神灵们透露出自己的心愿。

他们的表达方式自然质朴,有的时候甚至可以说是“简单粗暴”。

比如


威伦道夫的维纳斯

”种族繁衍是头等大事啊!”


在他们的作品中最有启发性的是他们的创作思维。与现代人的思维不同,原始人的思维是以生活实践为基础的直觉思维。


没有严密的逻辑并不是意味着混乱。在原始人看来,世界是一个神秘的整体,万物有灵,人类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天地万物都是一个共同体,人与物之间,不同类型的生命之间,梦中的事物与现实的存在之间并没有什么区别,一切都可以相互渗透,相互转化。这种思维原则被称为“互渗律”


原始壁画


这种对自然和生命的崇敬,以及万物一体的朴素信仰也体现在绘画上。他们在绘画时对物体形象的把握与其说是在“观看”,不如说是在“感受”凭着自己的理解与记忆去作画,而不是考量形体的比例和宽高。


因此在原始绘画艺术中,经常可以看到同一个动物身上会出现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视觉点:动物身体的形象一般都是从侧面的角度来进行描绘的,而动物的角和蹄无一例外的都用正视的形象。这种方法被称为“歪曲透视法”


非洲原始木雕


而“歪曲透视法”则直接启发了毕加索开创出立体主义,打破了西方绘画里固定许久透视法则。


《亚威农少女》——毕加索


野兽派,超现实主义,达达主义更是无一不受到原始人这般灵动思维的影响。甚至在当代风靡一时的涂鸦风,都是对“回归简单”的原始主义的回应。


巴斯奎特 作品

 

非洲原始部落面具


沧海桑田,世事变迁。艺术从原始人的生活里走来,被推上神坛,又被现代生活装入一个如万花筒般的迷梦里。始终不变的,是人们在对抗动荡变化中所需要的那一点精神上的慰藉。原始艺术为我们带来的不仅是风格上的视觉冲击,更是精神上返璞归真的洗礼。它对现代艺术的影响,造成了艺术的涅槃重生。


马蒂斯说艺术应像安乐椅,给人愉悦,给人安宁。

在现代或后现代语焉不详的语境里,原始艺术如同一位粗犷的带着明朗笑容的壮汉,

给了我们一个最瓷实的拥抱,带给我们最单纯的艺术感动。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