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艺话No.12 | “她”现象

发布时间: 2018-01-12 10:26 
分享到:
栏目宣言

古今中外,

艺话天下。

每周艺话,

你的艺术轻笔记。

本周艺术关键词        每周艺话

玻璃与艺术,“她”现象,反弹琵琶


1.


首先,让我们进入今天的第一个关键词——玻璃。玻璃是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的一种材料,然而你或许没有想到,它和艺术竟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首先让我们简要地了解一下玻璃的历史。公元前2500年,古埃及人已经有了制造和使用玻璃器皿的历史。公元前200年,巴比伦发明了玻璃吹管制玻璃的方法,接着这个方法传入罗马,欧洲在公元一世纪左右罗马的波特兰瓶即是玻璃浮雕作品。


波特兰瓶


到了十一世纪,德国发明制造平面玻璃的技术,这种技术在十三世纪的威尼斯得到了进一步改良。十四世纪欧洲的玻璃制造中心是威尼斯,很多以玻璃造成的餐具、器皿等都是由威尼斯制作,日后欧洲很多玻璃工匠都是师承威尼斯。17世纪,大块玻璃制造工艺被发明出来,玻璃成为一种普通的日常材料。尽管生产成本有所降低,材料本身变得日益大众化,但玻璃与艺术的联系依然紧密。


巴黎圣母院南侧玫瑰窗

巴黎圣母院南侧玫瑰窗

巴黎圣母院修道院彩色玻璃窗


事实上,从公元5世纪开始,西方基督教蓬勃发展,各种大大小小的教堂被修建,玻璃开始成为教堂营造过程中的重要角色。为了营造出光怪陆离的宗教气氛,彩绘玻璃应运而生,彩绘玻璃是在平板玻璃上用颜料进行彩色绘画,再加温使颜料扩散并永久保留在玻璃上。这种形式使玻璃制品作为窗的艺术性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高。丹纳在《艺术哲学》中曾这样评价彩色玻璃窗画:“教堂内部罩着一片冰冷惨淡的阴影,只有从彩色玻璃中透入的光线变作血红的颜色,变作紫英石与黄玉的华彩,成为一团珠光宝气的神秘火焰,奇异的照明,好像开向天国的窗户……”在众多教堂中,巴黎圣母院的彩绘玫瑰窗最富盛名,雨果在《巴黎圣母院》写道:“大教堂撑起这信仰的时代,世界进入了一个新的纪元,人类企图攀及星星的高度,镂刻下自己的事迹,在彩色玻璃和石块上面。”彩色玻璃窗不但是一种艺术美,更是信仰的载体。


艺术家Christina Bothwell的玻璃雕塑作品《梦境》

玻璃艺术大师戴尔·切胡利的作品


如今,玻璃已经成为一种无处不在的材料,它的艺术性 曾一度被人们忽视,直到20世纪有一位美国的教授哈维·利特尔顿带领学生建立了一个小小的工作室。在这个神奇的工作室里,它们运用玻璃这种凝结着人类智慧的晶体创造各种各样的艺术作品。这一被称为“玻璃工作室运动”的实验揭开了玻璃艺术的新篇章。


2.


接下来,让我们来探讨一个有趣的现象,我们把它称为“她”现象。这是一个男权社会,社会方方面面的核心权力似乎都由男性执掌,女性获得平等权利的历史其实相当短暂。然而,人们又在潜意识里认为,女性是崇高的,是美好的,是值得尊敬的。汉语和英语当中都存在着“她”现象,这种现象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据。当人们称呼自己的祖国时,人们会说“伟大的祖国她历经了风雨的洗礼”。之所以用“她”而不用“它”,正是因为人们将它比喻成一位比男人更圣洁更崇高更美好更值得尊敬的女性,一位具有孕育生命的能力的女性,从而表达对它的热爱与崇敬。这种神奇的“她”现象几乎是不分种族的共性。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上古母系社会在人们的DNA中留下的公共记忆。

海神授予英国治海权

(第二张图片来源:http://www.fasedinburgh.com/artwork/1180/)


今天,我们要欣赏这样一幅画,也恰巧与“她”现象相关。这幅画的名字叫做《海神授予英国治海权》。它是由苏格兰艺术家威廉戴斯创作的一幅布面油画。在英国诗歌里,经常用女性来代表大不列颠帝国。在戴斯的这幅作品中,英国同样被描绘成一位女性,即和平女神的形象,她头戴橄榄桂冠,手持权杖。而海神波塞冬正将自己的王冠奉送给她,海里的各位仙子也纷纷献上深海里的宝藏。海神骑在三匹白色骏马背上,将永远离开英国的海岸,放弃不列颠海洋的控制权。画家以对比的手法,在动与静之间取得平衡,透视的视点正好在女神的身后,画面中的各个人物形成一种向心式的构图,众星捧月般的突出了中心人物的非凡地位。人体的刻画精确而又简洁,不做刻意的夸张及变形,背景上的人物只是近似线描平涂式的轻描淡写,艺术家这样做让画面既丰满又主次分明。这位女神多么美丽、高贵和充满权威呀!用她来作为一个国家的象征多么生动、美好!有趣的是在画面上我们还能看到一个小小的谜一样的细节,那就是在女神右侧出现了一个俊俏的裸体男人,他戴着圣诞老人一样的尖顶红帽子,他的身份令人捉摸不透,好像是从现代社会穿越乱入到画面中去的一位青年魔法师!


威廉·戴斯


在色彩上以暖色调为主,并以红、黄二色描绘女神,使其更显突出,也使整幅画呈现 出一种庄严而又热烈的气氛。与此同时,尽管艺术家后来脱离了学院派,但画面上众多人物或健美或优雅的形体,还是充分彰显出他的古典修养。威廉·戴斯(1806~1864)是苏格兰画家、教育家、理论家及设计师。他上学时主修神学及医药学,并在1823 年获硕士学位。他对艺术最初的兴趣开始于肖像画,而历史画完全是模仿雷诺兹的风格。后在托马斯·劳伦斯的鼓励下,他进入皇家艺术学院学习,但几个月后便去了罗马,以一种突然的、非常理的方式脱离了学院派的教育,形成自己认真而又富有创新的现实主义画风。



3.


最后,让我们进入今天的第三个关键词——反弹琵琶。如今,我们说一个人反弹琵琶,是指反其道而行之,有创造性思维。然而,反弹琵琶最初可不是这个意思,它最初是中国古代绘画作品中的一个著名的姿势。反弹琵琶,敦煌壁画中的一种舞蹈姿势,敦煌艺术的代表形象之一。莫高窟有十多幅壁画中的乐舞场面都绘有此舞姿。在这些从唐到西夏不同时期的壁画中,舞伎们高髻云鬓,服饰各异,姿态动作千变万化,而背身反弹琵琶则是其中特色最为鲜明、最令人叫绝的舞姿。


中唐第112窟南壁《观无量寿经变》局部

中唐第112窟南壁《观无量寿经变》局部


如中唐第112窟南壁《观无量寿经变》画面下方的舞乐场面中央,一舞者双手高举琵琶反背在身后,屈身向右,吸右腿,腾踏跳跃,旋卷成一道道圆弧形的飘带,富有动感。舞伎的两侧分别有三身乐伎,正演奏着琵琶、阮、箜篌、拍板、横笛和鸡娄鼓,她们围成一个半圆,目光都注视着中央的舞者,形成一幅和谐的乐舞图。此图人物造型丰满,线条流畅,服饰飘逸飞动,有“吴带当风”的韵味。《反弹琵琶图》从内容到技法都取得了较高成就,是敦煌壁画的代表性作品。


盛唐第172窟北壁《观无量寿经变》后人临摹局部


又如盛唐第172窟北壁《观无量寿经变》图中众迦陵频伽伎乐吹奏仙乐,载歌载舞,最下方的鸟身人面双头伎乐反弹琵琶,姿态优雅动人。


中唐第231窟南壁《观无量寿经变》局部


中唐第231窟南壁《观无量寿经变》中一舞伎在台上反弹琵琶而舞,左脚着地,右腿抬起,似做左右交替腾踏之姿,两侧各有六人乐队伴奏。


晚唐156窟《思益梵天问经变》后人临摹局部


晚唐第156窟南壁西端的《思益梵天问经变》图中两舞伎在有三角形图案的方毯子上起舞,右舞伎面对观者,双手拍击腰鼓,左舞者侧面背身,右手指反弹曲项琵琶,左脚踏地,右脚向后吸起,两侧各有十人乐队伴奏。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