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卑微的他全靠才华上位

发布时间: 2019-03-15 16:50 
分享到:

仇英 《汉宫春晓图》(局部)


仇英,字实父,一作实甫、号十洲,约生于1509年,卒于明世宗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


仇英肖像 清 李岳云绘


作为“吴门四家”里的“另类”,仇英几乎没有书法作品留下,没有诗词歌赋留下,也没有什么八卦供人津津乐道。但这个出身卑微、自学成才的漆工,愣是靠自己的才华成为美术史上的一代大家。


仇英 《桃园仙境图》(局部)


明代姜绍书的《无声诗史》称:“英之画秀雅纤丽,豪素之工,侔于叶玉”,人物画“发翠毫金,丝丹缕素,静丽艳逸,无惭古人”,仕女画“神采生动,虽昉复起,未能过也。”


这里是说如果连画《簪花仕女图》的周昉再世也未必画得过仇英。


仇英 《桃园仙境图》


仇英最为今人称道的便是其“青绿”技法,他的配色出奇好看,这种敏感得益于其早年漆工的出身。其实,在我们今天看来,这些传统器物之美非常迷人,精工细作的雅致已成绝唱,所以能作出好漆器的人,他的画画当然不会差,加之仇英后天的勤奋与悟性,证明了即使是天才确实也是由99%的汗水塑造的真理


仇英一般不在画上留下什么文字,名款也总是小小的,“实父”是他的字;其中一款印章是葫芦形状,里头刻的是他的号“十洲”。


仇英之所以要付出那么多的努力,是为了跻身当时的上流文人社会。但即便如此,他在今天的地位可能还是不及吴门四家的其他三家,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他的书法是硬伤,所以我们还是多以画家称呼仇英,而非传统意义上的“文人”。不过这样的仇英也已经是非常又非常的厉害了。


仇英 《汉宫春晓图》(局部)


在中国古代美术史人物画这一分科中,一开始就是承载着“成教化,助人伦”的使命,因而,历史故事题材是占据了重要地位的。仇英也不例外,在我们每每提到一幅中国古代书画的经典母题,再例数哪些名家画过,肯定会提到仇英的名字(如果仇英有画过此母题的话)。


除临摹外,仇英会根据自己的理解对一些历史故事和传说进行演绎,在风格和技法上以南宋为圭臬,多是取一景的小品,画面趣味性十足。《汉宫春晓图》更是人物场景图中的代表性作品。


仇英 《汉宫春晓图》(局部)


真正体现仇英令人赞叹的集大成功力之作是见藏于上海博物馆的《剑阁图》,这幅纵长295.4厘米、宽101.9厘米的长卷,是仇英自创的母题,其灵感来自李白的《蜀道难》。


仇英 《剑阁图》


仇英通过这幅精雕细琢、充分体现工笔精细和青绿山水既磅礴又秀丽之风的长卷,诠释了什么是既有“意境”又有“精气神”的中国画。整幅画作浩荡磅礴,气冲霄汉,行路者鱼贯于崎岖小路上传递着一股不畏艰难而勇往直前的气息,因而此作可以说流露出一股中国古代书画中难得的具有浪漫主义情怀的佳作,而非一味地“摹古”或追求简淡萧疏的古意。


仇英 《汉宫春晓图》(局部)


同样具有浪漫主义情怀的,就是“清明上河图”了。无论是北宋开封府的繁华,还是明代吴门姑苏城的热闹,都邀请观众以平民的眼光观看历史上曾经的平民的生活:罗锦匹帛铺、丑婆药铺、描金漆器、裱画铺子、酒肆青楼......曾经的生活在尺素上依旧鲜活,这份迷人的魅力穿越千年历史尘埃依旧栩栩如生地展现在今人面前,怎能不让人心动?而仇英,作为一个优秀的职业画家,也深谙喜闻乐见的题材深入人心的心理,故他的题材总是讨巧的。


仇英 《清明上河图》(局部)


仇英摹古又不泥古,虽说是摹张择端原作,但是时代显然早已变迁,彼时姑苏城繁华程度远超当年的汴梁,当时的苏州府是明代首屈一指的财赋重地,因而仇英是画出了一卷更繁华和细致的“清明上河图”;此外,仇英因出身的关系,非常了解下层劳动人民的生活,所以在他的描绘中,这些穿梭市巷间的人是非常鲜活的,他们是作为繁荣姑苏的主力军而被呈现在画卷上的。


像仇英这样一个通过自身努力成为中国美术史上少有的平民百姓出身的画家,并与诗书满腹的沈周、儒家风范的文征明、风流倜傥的唐寅齐名,成为画史上“明四家”之一的他靠的可不是一点点的才华!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