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古人的绢纸上去看雪

发布时间: 2019-02-25 12:08 
分享到:

宋人笔下的“雪中送炭”


入冬的寒意,让想出去玩的伙伴望而却步,但会享受的古人向来有办法。


李渔在《芥子园画传序》中讲:“令一病经年,不能出游,犹幸湖山在我几席,寝食披对,颇得卧游之乐……”


大雪颇寒,若诸君不能出游,不用沮丧,因为“湖山在我屏幕”,今日便可卧游历代雪景!


雪中梅竹图 宋


雪景山水画一直是中国山水画中,一个很有特色的部分。


据记载,水墨雪景山水为唐代王维首创。自王维之后,历代许多名家都热衷于雪景山水的创作,为我们留下了大量的经典传世之作。这里精选了十多幅历代名作,展开画卷,湖山在册,让我们一赏古人的浓浓“雪意”吧!


南朝,张僧繇 《雪山红树图》


张僧繇,南朝梁朝画家,善画佛道、人物、龙、鹰等,大多是卷轴画和壁画。深受梁武帝看重,梁武帝曾派张僧繇为驻守外地的王子画像,其画让梁武帝“览之若面”……梁武帝好佛教,大凡装饰佛家寺庙,都是让张僧繇画壁画,当时有人就赞叹道,张僧繇“善图塔庙,超越群工。”


《雪山红树图》中张僧繇的凹凸晕染法,是没骨画源头。没骨画将墨、色、水、笔融于一体,重在蕴意,依势行笔。


唐 王维《江山雪霁图卷》局部 水墨雪景鼻祖


苏轼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可见王维不仅能诗善画,还把诗画两门艺术融会贯通了。


王维的《江山雪霁图卷》以雪景为母题,集山水、树石、人物、屋宇于一体,构图奇巧,层次分明,既营造出雪霁清丽、万木萧瑟的自然景色,又呈现出温婉、浪漫的诗人情怀。全画采用勾勒技法,不施皴法,营构出雪霁时节宁静的氛围。尤值一提的是,画中人物与环境相互照应,形态生动,既关照到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又体现出深切的人文关怀,传递出画家“物我相融,天人合一”的美学思想和精神追寻。


北宋 范宽《雪景寒林图》


宋代画家范宽可谓山水画集大成者,其《溪山行旅图》成为传颂千古的经典。他的《雪景寒林图》则表现了秦陇山川雪后的磅礴气象。作品气势恢宏,意境深远。作为三拼绢的大幅画作,此画构图端稳、雄奇,山石、树木、庙宇、民舍错落有致,是典型的“范宽图式”。在技法表现上,渲染层次丰富,笔墨凝重润泽,以“雨点皴”表现的山石苍劲厚重,充满视觉张力,故被誉为“枪笔”。而大雪初止、山峦幽远的特殊景致,使惯常的山水画更具别致的如幻意蕴。


《雪景寒林图》为中国绘画史中一颗璀璨的明珠,《墨缘汇观》中称赞它为“宋画中当为无上神品”。


范宽 《雪山萧寺图》 


雪山萧寺图局部立轴,绢本,淡设色,纵:182.4厘米,横:108.2厘米。此图无款,王铎题为范宽之作。画面画皑皑白雪覆盖下的群山深谷,山顶密林寒树丛生,山涧布置古刹、寒泉及行旅,以水墨染出阴翳的天空,山石皴笔不多而气象雄浑,依然显示出范宽“写山真骨”、“与山传神”的精湛技艺。画上钤有清嘉庆诸玺,诗堂有王铎题“博大奇奥,气骨玄邈,用荆关董巨运之一机,而灵韵雄迈允为古今第一”。


范宽一生画了大量的雪景山水画,这从后世的著录中可以直观地看到。从历代对范宽作品的题跋、诗赋中,也可看出他作雪景山水画的数量之多。仅仅从流传至今的范宽(或传为范宽)的画作来看,也有很大一部分,如《雪山萧寺图》(见图)、《雪景寒林图》、《雪麓早行图》等均为雪景山水。


北宋 许道宁《关山密雪图》


《关山密雪图》是北宋画家许道宁创作的一幅绢本设色山水画,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该图以立幅形式表现深山春雪过后的景色。画之上部雪山巍峨,巨大的山体覆盖住了画卷的上部,起伏雄伟的山峰上树木茂密,山腰之中,有几间屋舍,画家用工笔画出屋舍,使之与粗犷的群山形成对应。小屋旁边溪水流淌,水磨欢转,使寂寥静谧的雪山增添了生气,使得画面更加的传神与生动。该图运笔凝重细劲,以短笔布皴,严谨而有法度,故疏而不薄。这幅雪景图里既有李成的绘画特点,也有从范宽那里学到的刚劲雄厚的格调。


宋 李迪 《雪中暮归图》


李迪,生卒年不详,南宋画家。河阳(今河南孟县)人。供职于孝宗赵旮、光宗赵停、宁宗赵扩三朝(1162-1224)画院。擅画花鸟、竹石、走兽,长于写生。《雪中暮归图》册页,绢本,水墨,淡设色,纵24.2厘米,横23.8厘米,(日)大和文华馆藏。


此图描绘白雪皑皑的寒冬,牧牛人带着猎物归家的情景。牧牛人蜷缩着身子以御寒风,人与牛的动态准确生动,树石山坡的笔墨变化微妙,设色也雅润柔和。虽为小品,但很好地表现出雪后空疏静谧的景色。


南宋 夏圭《寒林对雪图》


夏圭 (1180~1230),字禹玉,钱塘(今浙江省杭州市)人,南宋四大家之一。宁宗时夏圭任画院待诏,获皇帝御赐“金带”的荣誉。他擅长画山水、人物,其艺术风格奇特突出,他喜用秃笔带水作大斧劈皴,被称为 “拖泥带水皴”,构图大胆,自由剪裁的画面,突破全景而仅画半边之景,时人称为“夏半边”。


此《寒林对雪图》,整幅画面以空濛的山林为背景,意境深邃,气脉贯通,格局新颖。夏圭有意留出右上角的空白,整个画面中心靠左半边,进一步把北宋重峦叠嶂式的繁复构图改变为局部突出的描绘。此图体现了夏圭特有的风格,也是最富有特色的“夏半边”构图方式。寥寥数笔,表现出一个异常广阔、旷远的空间。作品个性鲜明,粗看意境深邃,细品回味无穷。


元 唐棣 《朔风飘雪图》


唐棣 (1296-1364年),字子华,浙江吴兴人。工画山水,得赵孟頫指授,并师法李成、郭熙,善于布置景物点缀人物,笔力坚硬,画风清森华润,犹存宋人遗法。


《朔风飘雪图》,绢本,淡设色,画幅140×67.5cm,此作为唐棣57岁时作品。从整体风格取向上能推断出是其风格变化中的一件力作。全副转纤巧而浑朴,易精微而磊落,自然明洁,平淡天真。画面构图以“近坡远山夹一水”为基本布局方式,这是受同时代“倪、吴”风格影响的重要展现。画作用笔秀润且富于力度,不类其它作品的精巧细弱。因是描绘雪景,唐棣在渲染天水之余以焦墨打点于峰峦之上,又用白粉敷点,营造出片片飘雪,意象之美极为巧妙自然。


明 刘俊 《雪夜访普图》


《雪夜访普图》是明代画家刘俊创作的绢本淡设色画,该作品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图轴,绢本,淡设色,纵:143.2cm,横:75cm。故宫旧藏,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此图是一幅历史故事画,描绘的是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夜访重臣赵普,询问计谋的史实。这幅画风格在保持南宋“院体”传统画法的基础上又有所变化,下笔较轻,潇洒疏放,技艺尤为精熟,属于典型的明代宫廷画风,画家运用线条十分纯熟,线条秀劲有力,设色精丽典雅,人物形象精确,厅堂界画一丝不苟,精工巧密,树石笔法则比较放纵,很富表现力。


画家在着意刻画主体人物的同时,对景象做了细致的描写。近岩远山,老树昏鸦,均被夜色笼罩着,竹叶、树枝、屋脊上覆盖着皑皑白雪,天气显然很寒冷。


明 沈周 《乾坤雪意图》纽约苏富比2015春拍 成交价82.6万美元


沈周这幅雪景画在构图风格上有其独到之处,白雪覆盖了整个溪岸与山峰,树木挺立在草堂周围,在静谧的气氛中增添生气。作者在作品中融入了北方山峦雄阔之势,积叠的山石多尖峻的棱角,显得坚硬凝重,坡岸、平台亦转折尖直,棱角分明,其质地多呈北方石山的特征,无疑增添了山川的雄健宏阔气势。沈周善于运用表现江南山水的披麻皴、点苔和水墨渲染等技法,以勾勒为主,极少皴染,通幅骨力劲强,尤显大家风范,树石山川布置稳妥,回环有致,意境高寒萧索。


此幅作品在构图上这幅画不同于以往的作品,采用的是高远法,全景式构图,此构图吸取了五代荆浩、关仝,宋代郭熙和元代王蒙的优点,是沈周自己风格成熟的集中体现。山峦层叠,草木众多,尤其是在山石和树木的皴法上有所体现。山石的皴法是用披麻皴、牛毛皴、解索皴夹在一起,皴染的遍数也很多,再加上浓墨点然,焦墨提醒的技法,使山体更显得苍茫浑厚。树木的内轮廓线与内磷皴的笔墨色相近,树的松叶是细笔中锋用笔,使树木显得更加威武挺拔。整个画面浓淡干湿、虚实布白都安排的巧妙得当。


明 唐寅 《柴门掩雪图》


唐寅(1470—1523),字伯虎,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逃禅仙吏,江南第一风流才子等,吴(今江苏苏州)人。其山水广学众家而能自出新意,深得诸大家笔法,变斧劈皴为细长清劲之线条皴法,笔墨灵秀润密而有韵致。“吴中四才子”之一。  


风劲雪骤。主人紧闭柴门,围坐火炉旁,把酒读书;案上,香炉烟缕缕飘散,一室氤氲。这一场景,在大雪封山的冬日显得如此的静谧、安详和诗意。画面布局严谨整饬,造型真实生动,山势雄峻,石质坚峭,皴法斧劈,笔法劲健,墨色淋漓,又富浓淡变化。


从此画的风格看,画风构图简洁清朗,具有刚柔相济之美。林木、房舍、溪流等景物,穿插有序,密而不繁,杂而不乱,极富韵律和文人画秀润空灵的美感。画上自题:“柴门深掩雪洋洋,榾柮炉头煮酒香。最是诗人安稳处,一编文字一炉香。”


明 蓝瑛《溪山雪霁图》


蓝瑛,明代画家,是浙派后期代表画家之一。工书善画,长于山水、花鸟、梅竹,尤以山水著名。其山水法宗宋元,又能自成一家。师画家沈周,落笔秀润,临摹唐、宋、元诸家,师黄公望尤为致力。晚年笔力蓊苍劲,气象峻 ,与文征明、沈周并重。


此图画面左上方的溪山被白雪覆盖,枝桠彷佛披上白衣,展现万千姿态。山巅和脉岭及岩石缝隙,则布满了银白色晶莹闪烁的苔点。蓝瑛在画中运用石青、赭石、白粉不同的颜料,让丰富的色彩交织在一起,表现雪后放晴山景瑰丽的景象。画中央有一条小河延伸到右下方溪岸。一位穿着红衣的文人坐在船上,望着这一片美景陶醉其中。


清 黄鼎《苍苔积雪图》


黄鼎,字尊古,又字旷亭,号闲浦、闲圃,又号独往客,晚号净垢老人。江苏常熟布衣。清初的画家中,师承正统嫡嗣、入仕清廷、主持编辑《佩文斋书画谱》、主持绘製《万寿盛典图》、官至户部左侍郎、翰林院掌院学士,黄鼎向王原祁学习元人画法,尤其对黄公望研习较深。在打下良好的绘画基础之后,转师王石谷,广临宋元,将南北宗各家汇集、变化,并且走出大门,面向自然,加强丰富传统的素养。


黄鼎看尽九州山水,下笔有生机。其实黄鼎在游历名山大川的同时不仅只是搜集写生,而且开阔胸襟,增长见识,以至交结朋友,切磋技艺。当时他曾客吏部尚书宋汉的府第。宋工诗文与王士祯齐名,精鉴赏富收藏,画家名流之迹,在他这里,黄鼎于许多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黄鼎的名声,全凭他的画艺之高。


清 石涛《雪景山水图》

石涛,清初画家,与弘仁、髡残、朱耷合称“清初四僧”。此幅雪景山水册页,属石涛十二开画页中画法最为怪异的一件作品,很大程度上突破了传统山水画“以工为主”的程式规范。


天空水面以淋漓水墨涂抹,墨色翳润,笔法简括洗练,书写意味厚重,给人以酣畅淋漓的享受。而山峦间的皑皑白雪,则是用“以黑挤白”的手法,以层次丰富的墨色将宣纸固有的白色衬出,而非传统手法中的白粉罩染,这就在审美上产生了本质性的视觉差异,进而达到黑与白之间水乳交融、天趣自得的审美享受。


林木树叶苔色,以阴阳衬贴法概写,点中夹水夹墨,一气混杂,如缨络连牵,浑融透明,使整个画面景物给人以萧疏寒冽、沉寂明净的意象。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