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艺话No.16 | 人肉照相机(电台+图文)

发布时间: 2018-03-06 09:53 
分享到:
栏目宣言

古今中外,

艺话天下。

每周艺话,

你的艺术轻笔记。


本周艺术关键词        每周艺话

人肉照相机,老夫少妻,最具艺术范儿的地铁站


各位亲爱的粉丝们,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朋友优画君。欢迎大家收听我们的《每周艺话》第十六期。(点击上方音频即可收听节目,以下内容为音频节目对应的图文解说稿。)

1.

曾经,在没有照相机的年代,西方的艺术家们承担着人肉照相机的职能,他们用精湛的技法,将人物肖像描绘得栩栩如生。而后来,随着摄影技术的发明,艺术已经不再需要为“画得像”负责了。到了当代,各种抽象艺术层出不穷,越来越多“画得不像事物本身”的艺术作品受到人们的青睐。然而,一切的潮流总是周而复始的。曾经的“人肉照相机”在20世纪之后逐渐又成为了艺术圈的“时尚先锋”。一种作品可以与高清照片媲美的艺术运动风靡全球,以至于形成了一个流派,人们把它称为“超写实主义”。超写实主义,又称高度写实主义、照相写实主义,是绘画和雕塑的一个流派。其风格类似高分辨率的照片。


Richard Estes作品


在超写实主义的大师中,没有比得上美国艺术家理查德·埃斯蒂斯(Richard Estes)的了,作为20世纪60年代后期国际超级写实主义运动的最重要的实践者,埃斯蒂斯以惊人展现手法,来描绘以假乱真的城市场景。


Diego Fazio作品


意大利画家Diego Fazio(又名DiegoKoi),最开始以画锦鲤来练手。数年后,他画作里的水滴,犹如相机拍摄般逼真,令人惊叹的是,他的作品都是铅笔完成的。


Raphaella Spence作品


Raphaella Spence超写实的城市风光和乡村风景画系列由遍布美国、加拿大、英格兰、俄罗斯、意大利、澳大利亚和德国的私人、公众或社团所收藏。这位出生于伦敦,成长于意大利的艺术家在练就出色技巧之前靠静物写生起家,如今她那令人惊叹的超写实画作已受到全球的认可。


冷军作品(局部)


冷军,中国超写实主义大师,他的画作在细节方面有着极为精细和逼真的表现力。欣赏了这么多位超写实主义高手的画作,优画君真是忍不住由衷地赞叹。这些“人肉照相机”既有逼真的视觉观感,又有生动的审美意境,真是倾注了艺术家心血和精力的佳作呀!


2.


不相称的婚姻


接下来,让我们进入今天的第二个关键词——老夫少妻。历史上,不论是中国还是西方,都存在老夫少妻的现象。列夫·托尔斯泰的小说《安娜·卡列宁娜》当中的女主人公安娜就在少女时代嫁给了一个“老丈夫”。老夫少妻,在没有爱情的情况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年长的男人占有了资源之后,凭借其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赢取年轻美貌的妻子。这样的老夫少妻不能不说是一个悲剧。今天,优画君要带大家鉴赏一幅描绘老夫少妻的婚礼的油画。《不相称的婚姻(Неравный брак)是俄罗斯画家普基廖夫(Василий Пукирёв,1832-1890)的作品,发表于1862年。画面描绘的是神父在婚礼上给新婚夫妇交换戒指的场面。这是一对不相称的新人:新郎满脸皱纹、眼睛塌陷、头发稀少,衰老不堪,而新娘是一个美丽的少女。从衣着可以看出新郎是一个有钱有势的人。他斜视着身旁的新娘,脸上流露出洋洋得意的神情。可怜的新娘无可奈何地听从命运的摆布。据说,新娘背后的那个抄着手的男子就是画家普基廖夫,怒视着这桩人间的不平事。这幅画在当时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轰动,直至当代依然触动着人们。有一首俄罗斯著名歌曲就是根据这幅油画创作的,歌词中写道:“教堂外停着一辆车,正举行着豪华的婚礼。宾客们衣着华丽,新娘比所有人更美丽。她身穿洁白的衣裙,头戴玫瑰花环,透过泪水望着耶稣受难的十字架。婚礼上,蜡烛燃烧,新娘面色苍白,她不想对神父说那些誓言。当神父给新娘戴上金戒指时,痛苦的泪水顺着她的面颊流淌。我听人们说,新郎很不好看,真是毁了姑娘的幸福。”


3.


接下来进入今天的最后一个关键词——最具艺术范的地铁站。在咱们的魔都上海,每一座地铁站在总体设计上都有着差不多的模样。然而,在国外,情况却完全不同。20岁的摄影师Chris Forsyth花了两年时间埋头地下,专注于被每日通勤的人流所忽视的美——地铁站。两年来,他已经拍摄了150多个地铁站。


“每个城市的地铁站都有独特的个性,比如蒙特利尔的地铁站就反映了1960年代的加拿大建筑风格,而且它们由当时不同的建筑师所设计,” Forsyth说,“而据我所知,斯德哥尔摩的地铁可以被称为世界上距离最长的艺术展。”


“慕尼黑的地铁站既大又摩登,柏林的U-Bahn系统则不然,它有一百多年历史,170多个地铁站,新旧结合,别有魅力。”


虽然地铁每天都容纳了巨大的客流,但Forsyth的照片里只有干净的线条和明亮的色块,人几乎从不出现。


下面,就让我们来欣赏青年摄影艺术家Chris Forsyth镜头里的地铁站吧。


Rathaus Steglitz地铁站


首先是柏林的Rathaus Steglitz地铁站,由R. G. Rummler设计,于1974年使用,黄色的主色调搭配黑白色的地砖,显得明亮、简洁而时尚。


理查德瓦格纳广场地铁站


其次是柏林的理查德瓦格纳广场地铁站,红黄蓝黑等各种纯色的混搭与拼接像极了蒙德里安的抽象画,线条与块面的碰撞中充满了迷幻般的音乐律动。


奥林匹亚购物中心地铁站


接着是慕尼黑的奥林匹亚购物中心地铁站,墙上钉满了巨大的“铆钉”,整个设计极具金属感,让人仿佛穿越到了未来,闯进了一部科幻小说中的时空。


斯德哥尔摩的地铁站


最后是斯德哥尔摩的地铁站,把岩石涂成了巨大的彩虹,令人心旷神怡,仿佛回到了丽日蓝天的怀抱里。 

 

本期问题:在关键词三展示的四座地铁站的摄影图片中,你最喜欢的是哪一座?

(直接在留言区发表评论写出答案,即有机会获得神秘奖励哦!)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