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语》精彩章节选读之第五十四章《梦浮桥》

发布时间: 2017-08-25 13:11 
分享到:

前情回顾


《源氏物语》精采章节选读之第十六章《关屋》

《源氏物语》精彩章节选读之第二十四章《蝴蝶》


优画君说



前两期微信推送当中我们为大家带来了《源氏物语》的精彩选读和百田女士为《源氏物语》创作的彩页插画欣赏。今天,我们继续为大家送上该系列的最后一篇文章。《源氏物语》作为日本国宝级文学名著,她在日本的地位相当于《红楼梦》在中国的地位。这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日本平安时代宫廷贵族男女之间的爱情故事。主人公源氏公子是一位王子,他有着恋母情结,风流成性,和许多宫廷贵族乃至民间女子之间都产生过缠绵悱恻的情事。作者紫式部作为一代才女,她用幽美而华丽的文字,描绘出日本古典女性的凄美爱情和传奇命运。她笔下的女子大多风姿绰约,尽态极妍而富有才情,她们妆容精致,心思细腻而又聪慧敏感。这些完美的女性在一夫多妻的制度下成为男人玩赏的对象,无法获得唯一的爱,她们注定要承受心灵的痛苦。今天,我们要选读的是《源氏物语》的终章——第54章《梦浮桥》。在这一张里,源氏公子的儿子熏前往一处荒郊野外的山寺,去寻找失踪已久的恋人浮舟。熏大将生性严谨。20岁来到宇治山庄爱上了庄主八亲王的大女公子,不料遭到拒绝。大女公子病故后,他寻回外貌酷肖大女公子的八亲王的私生女浮舟,填补心灵的空白。可是匂皇子深夜闯入浮舟卧房,假冒薰的声音,占有了浮舟。当浮舟意识到自己一身事二主后,毅然跳水自尽,被人救起后削发出家。尽管薰一往情深,多次捎信,以求一见,但终未了此心愿。浮舟身上有一种幽美而又哀伤的精神,她受到传统女性的贞操观的思想束缚,因为自己失身于坏人,所以就自寻短见不成最终落发出家,即便熏大将真心前去找她,她也装疯卖傻不肯相见,认为自己已经不再完整。她的悲情凄婉动人,十分具有艺术感染力。


第54章 梦浮桥



薰大将到了比叡山上,按照每月例规供养经佛。次日来到横山,僧都看见贵人驾临,甚是惊惶。以前薰大将为了举办祈祷等事,早年就和这僧都相识,但并不特别亲热。此次一品公主患病,僧都替她举办祈祷,效验非常显著,薰大将亲眼目睹之后,便十分尊敬他,对他的信任比以前更深了。薰大将那样身份重大的贵人特地来访,僧都当然奔走忙碌,竭诚招待。两人细细地谈了一会佛法之后,僧都请薰大将吃些泡饭。到了四周人声渐静之时,薰大将问道:“你在小野那边有熟识的人家么?”僧都答道:“有的,但那地方非常鄙陋。贫僧的母亲是个老朽的尼僧,因为京中没有适当的住处,贫僧又常闭居在这山中,所以叫她住在这里附近的小野地方,便于朝夕前往探望。”薰大将说:“那地方以前很热闹,现在衰落了。”然后向僧都靠近些,低声说道:“有一件事,我也不甚确悉,想要问你,又恐你茫然不知何事,因此多方顾忌,不曾启口。不瞒你说:我有一个心爱的女子,听说隐藏在小野山乡中。如果确是如此,我颇思探寻她的近况如何。最近忽然闻德:她已当了你的弟子,你已给她落发受戒了,不知是否事实?此女年纪还轻,家里现有父母等人,有人说是我害她失踪的,正在怨恨呢。”


僧都听了这话,想道:“果然不出我之所料。我看那女子的模样,原知道不是平常人。薰大将如此说,可知他对这女子的宠爱不浅。我虽然是法师,岂可不分青红皂白,立刻答应而替她改装落了发呢?”他心中狼狈,不知道怎样回答才好。又想:“他一定闻悉实情了。如此详知情状而向我探问,我已无可隐瞒。强要隐瞒,反而不好。”他略略想了一想,答道:“确有一人,贫僧近来心中常常觉得惊讶,不知此人究竟为了何事。大将所说的大约就是此人了吧?”便继续说道:“住在那边的尼僧们,到初濑去进香还愿,归途中在一所叫做宇治院的宅子里泊宿。贫僧的老母由于旅途劳顿,忽然生起病来。随从人等上山来报告,贫僧立刻下山,一到宇治院,就遇到一件怪事。”他放低声音,悄悄地叙述了找到这女子的经过,又说:“当时老母的病已经濒危,但贫僧顾不得了,只管忧愁如何可把这女子救活。看这女子的模样,也已近于死亡,只是还有奄奄一息。记得古代小说中,曾有灵堂中死尸还魂复活之事,如今所遇到的难道就是这种怪事么?实在非常稀奇。便把弟子中法术灵验的人从山上召唤下来,轮流替她作祈祷。老母已经到了死不足惜的高龄,但在旅途中患了重病,总须尽力救护,俾得回家安心念佛,往生极乐。因此贫僧专心为老母祈祷,不曾详细看到这女子的情状。只是照情况推量,大概是天狗、林妖之类的怪物欺辱她,把她带到那地方的吧。救活了,带她回到小野之后,曾有三个月不省人事,同死人一样。贫僧的妹妹,乃已故卫门督之妻,现已出家为尼。她只有一个女儿,已经死了多年,她至今还是悼惜不已,时常悲叹。如今找到的这个女子,年纪和她女儿相同,而且相貌非常美丽,她认为是初濑观世音菩萨之所赐,不胜欣喜。她深恐这女子死去,焦灼万分,啼啼哭哭对贫僧诉苦,要求设法救治。后来贫僧就下山来到小野,替她举行护身祈祷。这女子果然渐渐好转,恢复了健康。但她还是悲伤,向贫僧恳求道:‘我觉得迷住我的鬼怪尚未离开我身。请你给我受戒为尼,让我借此功德来摆脱这鬼怪的侵扰,为后世修福。’贫僧身为法师,对此事理应赞赏,确曾给她授戒出家。至于此乃大将心爱之人,则全然无由得知。贫僧但念此乃世间稀有之事,可作世人谈话资料。但小野那些老尼僧深恐传扬出去,引起麻烦,所以严守秘密,数月以来一向不曾告诉别人。”


薰大将只因微闻其事,故特来此探询。现已证实这个以为死亡了的人确系活着,吃惊之余,但觉如同做梦,忍不住要流下眼泪来。但在这道貌岸然的僧都面前,毕竟不好意思露出此态,便改变想法,装作若无其事。但僧都早已察知他的心事,想起薰大将如此疼爱此女,而其人在现世已变得与亡人相似,都是自己的过失,获罪良多,便说道:“此人为鬼怪所缠附,也是不可避免的前世宿业。想来她是高贵之家的小姐,但不知因何失错而飘零至此?”薰大将答道:“以出身而论,她也可说是皇家的后裔吧。我本来也不是特别深爱她的,只因偶然机缘,做了她的保护人,却想不到她会飘零到这地步。可怪的是有一天影迹全无地消失了。我猜想她已投身水中,但可疑之处甚多,在这以前一直不明实情。现在知道她已出家为尼,正可减轻她的罪孽,真乃一大好事,我心实甚欣慰。只是她的母亲正在悲伤悼惜,我将以此消息向她告慰。但你的妹妹数月以来严守秘密,如今传述出去,岂不违反了她的本意?母女之情是不会断绝的。她母亲不堪其悲,定将前来探访呢。”接着又说:“我今有一不情之情:可否请你陪我同赴小野一行?我既闻知此女确悉,岂能漠然置之不理?她如今虽已出家为尼,我也想和她谈谈如梦的前尘。”僧都看见薰大将神色非常感伤,想道:“出家之人,自以为已经改变服装,断绝尘欲了,然而即使是须发都剔光的法师,也难保不动凡心。何况女人之身,更不可靠。我倘引导他去见此女,定将造成罪孽,如之奈何!”他心中惶惑恼乱,终于答道:“今日明日有所障碍,未能下山。且待下月奉陪如何?”薰大将心甚不快。但倘对他说“今天定欲劳驾”,急于欲行,又觉得不成体统,便说:“那么再见吧。”就准备回去。


薰大将来时随带着浮舟的弟弟小君童子。这童子的相貌生得比其他弟兄清秀。此时薰大将召唤他前来,对僧都说道:“这孩子和那人是同胞,先派他去吧。可否请你备一封介绍信?不须说出我的名字,但言有人要来访问就是了。”僧都答道:“贫僧倘做介绍,势必造成罪孽。此事前后情况,既已详细奉告,则大将只须自行前往,依照尊意行事,有何不可?”薰大将笑道:“你说作此介绍势必造成罪孽,使我颇感羞惭。我身沉浮俗世之中,直至今日,真乃意外之事。我自幼深怀出家之志,只因三条院家母生涯岑寂,惟与我这一个不肖之子相依为命,这就成了难于摆脱的羁绊,致使我身缠上了俗世之事。这期间自然升高了官位,使我行动不能随心所欲,空怀着道心而因循度日。于是世俗应有之事日渐增多。不论公私,凡是不可避免之事,我都随俗应酬。若是可避免的,则竭尽浅陋之知识,恪守佛法之戒律,务求不犯过失。自问学道之心,实不亚于高僧。何况为了区区儿女柔情之事,岂肯干犯重罪!此乃决不会有之事,请勿怀疑。只因可怜她的母亲正在悲伤愁叹,所以想把岁闻情状传告,使她得知详实。但得如此,我心不胜欣慰了。”他叙述了从小以来深信佛法的心愿。僧都认为确是实情,心甚赞善,对他说了许多尊贵的佛理。其间天色渐暮,薰大将思量此时顺路赴小野投宿,机会正好。然而毫无关系,贸然前往,毕竟有所不便。心烦意乱了一会,思量不如返京都去。此时僧都注目于浮舟之弟小君,正在赞誉他。薰大将便告道:“就委托这孩子,请你略写数行交他送去吧。”僧都便写了信,交付小君,对他说道:“今后你常常到山上来玩吧。须知我对你不是没有因缘的①。”这孩子并不懂得这句话的意思,只是接受了信,随着薰大将出门赴小野去。到了那里,薰大将叫随从人等稍稍散开,叮嘱大家静些。


①是她姐姐的师父。


且说小野草庵中,浮舟面对绿树丛生的青山,正在寂寞无聊地望着池塘上的飞萤,回思往事,借以慰情。忽然那遥远的山谷之间传来一片威势十足的开路喝道之声,又望见参参差差的许多火把的光焰。那些尼僧便走出檐前来看,其中一人说道:“不知道是谁下山来,随从人员多得很呢。昼间送干海藻到僧都那里去,回信中说大将在横川,他正忙于招待,送去的海藻正用得着呢。”另一尼僧说:“他所说的大将,就是二公主的驸马么?”这正是穷乡僻壤的田舍人口气。浮舟想道:“恐怕是他了。从前他常走这山路到宇治山庄来,我听得出几个很熟的随从人员的声音,分明夹杂在里头。许多日月过去了,从前的事不能忘记。但在今日有何意义呢?”她觉得伤心,便念阿弥陀佛,借以遣怀,越发沉默不语了。这小野地方,只有赴横川去的人才经过。这里的人只有见人经过时才听见些浮世的声息。薰大将本想就在此时派小君前往,但念人目众多,殊属不便,就决定明日再派小君来此。



次日,薰大将只派两三个平素亲信而不甚重要的家臣护送小君,又添加一个从前常赴宇治送信的随从人员。乘人不听见的时候,他唤小君到面前来,对他说道:“你还记得你那姐姐的面貌么?大家都以为她现已不在世间了,其实她的确还活着呢。我不要叫外人知道,单派你前往探访。你母亲也暂时勿使她知道。因为告诉了她,她惊讶喧哗起来,反而使得不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我看见你母亲悲伤,甚是可怜,所以去把她找寻出来。”小君还是一个童子,但也知道自己兄弟姐妹虽多,却没有一人赶得上这姐姐的美貌,所以一向很爱慕她。后来闻知她死去,他的童心中一直十分悲伤。现在听了薰大将这番话,不胜欣喜,流下泪来。他怕难为情,为欲掩羞,故意大声答应:“是,是!”


这一天早上,小野草庵里收到了僧都的来信,信中说道:“薰大将的使者小君,昨夜想到已到你处来访过了?请你告诉小姐:‘熏大将向我探问小姐情状。我给小姐授戒,本是无上功德,如今反而弄得乏味,使我不胜惶恐。’我自己欲说之事甚多,且待过了今明两日,再行走访面谈。”妹尼僧不知这是什么事情,甚是吃惊,便来到浮舟房中,把这信给她看。浮舟看了,脸红起来。想起世人已经知道她的下落,不胜痛苦。又念一向隐瞒,这妹尼僧定然怀恨,只得默默不答。妹尼僧满怀怨恨地对她说道:“你还是把实情告诉我吧。如此隐瞒我,叫我好痛苦啊!”她因不知实情,慌得手足无措。正在此时,小君来了,叫人传言:“我是从山上来的,带有僧都信件在此。”妹尼僧想:怎么僧都又有信来?颇觉奇怪,说道:“看了这封信,想必可以知道实情了。”便叫人传言:“请到这里来。”但见一个眉清目秀、举止端详的童子,穿着一身漂亮的衣服,缓步而入。里面送出一个圆坐垫去,小君就在帘子旁边跪下,说道:“僧都吩咐,不要叫人传言。”妹尼僧便亲自出来应对。小君将信呈上,妹尼僧一看,封面上写着:“修道女公子台升—自山中寄。”下面署着僧都姓名。妹尼僧把信交与浮舟。浮舟无法否认,但觉狼狈不堪,越发退入内室,不肯和人见面了。妹尼僧对她说道:“你平日原是不苟言笑的,但今天如此愁闷,实在使我伤心!”便把僧都来信拆开来看,但见信中写道:“今天薰大将来此,探问小姐情况,贫僧已将实情从头到尾详细奉告。据大将说:背弃深恩重爱,而侧身于田舍之中,出家为尼,反将深受诸佛谴责。贫僧闻之不胜惶恐,然而无可如何。还请不背前盟,重归旧好,借以消减迷恋之罪。一日出家,功德无量①。故即使还俗,亦非徒劳,出家之功德仍属有效也。其余详情,且待他日面谈。此小君想必另有言语奉告。”这封信中已经分明说出浮舟对薰大将的关系了,但外人全然不知。


① 《心地观经》云:“若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一日一夜出家修道,二百万劫不堕恶趣。”


妹尼僧责备浮舟:“这送信的童子不知是何人。你到现在还是强欲隐瞒,实在叫人不快!”浮舟只得稍稍转向外面,隔帘窥看那使者。原来这孩子便是她决心投河那天晚上恋恋不舍的那个幼弟。她和弟弟在一起长大,当时这孩子很淘气,骄养成性,有些讨厌。但母亲非常疼爱他,常常带他到宇治来。后来渐渐长大,姐弟二人就互相亲爱。浮舟回想起童年时的心情,觉得浑如做梦。她首先想问问他母亲近况如何。其他诸人的情状,自会逐渐传闻,只有母亲音信全无。如今她看见了这弟弟,反而悲伤不堪,眼泪簌簌地落下来。妹尼僧觉得这童子很可爱,面貌与浮舟相像,说道:“此人想必是你的弟弟了。你要同他谈话,叫他到帘内来吧。”浮舟想道:“现在何必再见他呢?他早已知道我不在世间了。我已削发改装,再和亲人相见,亦自渐形秽。”她踌躇了一下,后来对妹尼僧说:“你们以为我对你们隐瞒,我想起了实在很痛苦,没有话可说了。请回想你们救我活来那时候,我的模样多么奇怪!从那时候起,我就失却常态,多半是灵魂已经变换了吧,过去之事无论如何也记不起来,自己也觉得奇怪。前些时那位纪伊守的谈话中,有些话使我隐约想起似乎与我有关。但后来我细细寻思,终于不能清楚地回忆起来。只记得我母亲一人,她曾悉心抚养我,希望我超群出众,不知这母亲现在是否健在?我只有这一件事始终不忘,并且时时为此悲伤。今天我看到了这童子的面貌,似觉小时候看见过的,依恋之情难堪。然而即使是这个人,我也不欲使他知道我还活在世间,直到我死。只有我的母亲,如果还在世间,我倒很想再见一面。至于这僧都信中所提及的那个人,我决不要让他知道我还活在世间。务请你想个办法,对他们说是弄错了人,就把我隐藏起来吧。”


妹尼僧答道:“此事实甚困难!这僧都的性情,在法师之中也是过分坦率的,定然已将此事毫无保留地说出了。所以即使我要隐瞒,不久就会拆穿。况且薰大将不是无足轻重的人,岂可欺瞒他呢?”她着急了,喧吵起来。别的妹尼僧都说:“从来不曾见过这样倔强的人!”于是在正屋旁边设个帷屏,请小君进入帘内。这童子虽已闻知姐姐在这里,但因年纪还小,不敢率尔提出。他说:“还有一封信,务请本人拆阅。据僧都说,我的姐姐确系在此。但她何以对我如此冷淡呢?”说时两眼俯视。妹尼僧答道:“唉,的确如此,你真是怪可怜的啊!”接着又说:“可以拆阅这信的人,的确住在这里。但我们旁人,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还请你对我们说明。你年纪虽小,但既能担任使者,定然知情。”小君答道:“你们冷淡我,把我当作外人,叫我说什么话呢?既被疏远,我也无话可说了。只是这一封信,必须直接交付。务请让我亲手奉呈。”妹尼僧对浮舟说:“这小郎说得甚是有理。你总不该如此无情。这毕竟太忍心了。”他竭力怂恿,把浮舟拉到帷屏旁边。浮舟茫茫然地坐在那里,小君隔着帷屏窥看她的模样,分明认得是姐姐,便走近帷屏,将信呈上。说道:“务请快快赐复,我好回去报命。”他怨恨姐姐冷淡,向她催索回信。


妹尼僧把信拆开,给浮舟看。这信的笔迹同从前一样优美,信笺照例熏上浓香,去馥郁世无比拟。少将、左卫门等少见多怪的好事者,从旁隐约偷窥,心中赞叹不置。薰大将的信中说:“你过去犯了不可言喻的种种过失,我看僧都面上,一概原宥。现在我只想和你谈谈噩梦一般的旧事,心甚焦急。自觉愚痴可悯,不知他人更将如何非笑。”尚未写完,即附诗云:


“寻访法师承引导,岂知迷途入情场。这孩子你还认得么?我因你去向不明,把他看做你的遗念,正在抚育他呢。“信中言语非常诚恳周至。薰大将既已来了如此详明的信,浮舟便无法推委。但念此身已经变装,不复是从前的人,突然被那人看到,实在难以为情。因此情绪纷乱,本来愁闷的心更加忧郁了,弄得毫无办法,终于俯伏着哭泣起来。妹尼僧觉得此人实在奇怪,心甚焦灼,便责问她:“你怎样回复呢?”浮舟答道:“我心情非常混乱,且请暂缓,不久自当奉复。我回思往事,竟全然记不起来。所以看了这封信很诧异。他所谓‘噩梦’不知所指何事,我竟莫名其妙。且待我心情稍稍安静之后,或许能够理解此信之意义。今天还是叫他把信拿回去吧。如果弄错了人,两方都不稳当。”便把展开的信交还给妹尼僧。妹尼僧说:“这真是太难堪了!过分失礼,使得我们这样侍奉你的人也不好交代呢!”她就噜苏起来。浮舟很讨厌她,觉得难于入耳,便把衣服遮住了脸躺卧着。


做主人的妹尼僧只得出来稍稍应酬,对小君说:“你姐姐想是被鬼怪迷住了,竟没有一刻爽健的时候,常是疾病缠绵。自从削发为尼之后,深恐被人找到,引起种种烦恼。我看了这模样甚是担心。果然不出所料,今天知道她有这许多伤心失意之事,实在对不起熏大将了!近来她一直心情恶劣,大约是看了来信更添烦恼之故吧,今天比往常更加神志不清了。”便照山乡风习招待小君饮食。小君的童心中但觉意兴索然,惶惑不安。他说:“我特地奉使前来,归去将何以复命?但得一句话也就好了。”妹尼僧说:“言之有理。”便将小君之言转告浮舟。但浮舟一言不发。妹尼僧无可奈何,出来对小君说道:“你只能回去说‘本人神志不情’了。此间山风虽烈,但离京都不远,务请以后再来。”小君觉得空自久留在此,毫无意趣,便告辞返京。他私心爱慕这姐姐而终于不得会面,又是懊恼,又是惋惜,满怀怨恨地回来见薰大将。薰大将正在盼待小君早归,看见他垂头丧气地回来,觉得特地遣使,反而扫兴。他左思右想,不禁猜测:自己从前曾经把她藏匿在宇治山庄中,现在或许另有男子模仿了他,把她藏匿在这小野草庵中吧?


今日推荐


请把手机横过来观看下图

百田女士为《源氏物语》第54章章末作者简介所创作的彩页插画


日本百彩墨艺术家百田女士,是一位创作生涯长达25年的职业艺术家。在多年的创作生涯中,她先后创作过上千幅百彩墨艺术作品并为日本国宝级文学名著《源氏物语》创作彩页插画。百田女士为《源氏物语》创作的插画风格独树一帜,她的创作脱胎于日本传统浮世绘艺术,又传承了东方古典水墨的精髓,并从当代波普艺术、插画艺术当中汲取灵感,将多种艺术元素融合交织成一体。她为《源氏物语》创作的每一幅插画都是日本古典情调与现代审美理念珠联璧合的典范,她使用自己擅长的线条技法作为艺术语言,配合明快鲜艳的色调,让古老的名著重现光彩。今天,我们为大家推荐的是她为《源氏物语》第54章《梦浮桥》章末作者简介所创作的彩页插画。百田女士运用鲜艳而又不失典雅的色彩,和流畅凝练的线条,精细地描绘了一代才女紫式部的倩影。紫式部独坐在书案前写作,她的正面形象虽未示人,但却极富书香门第的气质。百田女士说过,描绘一个正面的形象是非常简单的,但有的时候背影往往能给人更大的想象空间和更多的回味余地。这幅插画一改百田女士以往轻灵简洁的写意风格,描绘得非常精细,细腻到紫式部所穿和服上的每一丝纹理都相当精致考究,给人以清雅脱俗而又极致华美的感觉。


艺术家简介

百田(Madoka Momota)女士,1958年出生于福冈,1981年毕业于福冈教育大学美术系。日本百彩墨绘画大师、日本知名艺术家。曾为享誉世界的日本古典长篇小说《源氏物语》绘制插画;该书作为世界上第一部长篇小说,它在日本文化中的地位举足轻重,相当于我们中国人家喻户晓的《红楼梦》。Madoka女士的创作生涯长达25年,作品被日本各大画廊收藏。此外,她还是一名才华横溢的作家,先后于1995至2007年出版了《在出生的时候遗忘》《美味主妇》《结婚典礼》等6部书籍作品。


参展经历


1988年 筑地电通总公司画廊

1989年 北千住画廊

1990年 北千住画廊

1991年 青山画廊

2002年 东京大丸画廊

2003年 梅田大丸画廊

2009年 目黑画廊

2014年 福冈画廊  

2014年 上野森美术馆

2015年 福冈“新感觉展”理事长赏

2016年 田子坊艺术中心

2016年 M50艺术园区邑画廊

2017年 香港文化艺术中心展览馆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