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海刚:在我的画里 安放我的情怀

发布时间: 2018-03-21 09:03 
分享到:

他曾经“北漂”,最终顺从内心的宁静,选择回归江南小城;他曾经带着改良的情怀来画中国画,最终依从中国文化的情怀和感悟,让他笔下的中国画回归本源。他说,要让绘画成为内心的表达。

今天的“U+艺术家计划”栏目,我们和大家一起感受艺术家朱海刚的绘画历程。

1.朱老师,您好,先请您简单介绍一下您的艺术生涯。

我出生在北京,后来随父母亲到了青海西宁。大学毕业之后到了绍兴。刚到绍兴在艺术馆做美术组织工作,后来因为不太喜欢事务性的工作,就调到了绍兴文理学院当美术老师。期间,在国家艺术研究院、文化部高研班进修。接着到清华大学做了一年的访问学者。2006年到2011年经历了一段“北漂”生涯。2008年奥运会期间,和朋友孟白在北京办了一个展览,当时市场反响比较好,一些知名拍卖公司都来和我洽谈合作。然而,我不太喜欢北京的喧闹和大城市的辛劳,最终回到了绍兴,寻求内心的宁静。随着年龄增长,我培养了一个新的爱好——踢足球。现在,我的生活非常悠闲,踢球、画画,性情天真、怡然自乐。

艺术家 朱海刚

2.您主要创作领域是哪方面?主要创作的题材是哪些?

我的艺术表现范畴比较宽泛。我是1978年改革开放后第一届艺术生,当时我们的老师包括许多知名的艺术教育家和艺术家。这些老师由于历史原因来到了青海,所以我们可以说是赶上了好年代,同学们都格外珍惜,特别刻苦,特别努力。那时候,正值芳华,我们带着使命感挥动画笔。开始学习中国人物画画法是想把西方的造型、西方的意识引进到国内来改良中国画,带着这种改良的情怀来画中国画。但是随着对中国画学习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感觉到中国画和西方绘画在认识上和追求上有很大差异。中国画建立在中国文化的前提下,它注重对画面的情怀、感悟,它和文化的关联比较大。而西方绘画追求的是科学、理性情怀。因此,我最终走上了一条回归中国画本体的道路。我一开始画人物画,后来慢慢尝试山水画,也注重中国文化的修为,比如在书法方面的提升。中国画有着独特的表达意境,能够把人对生命的理解和阅历表达出来。中国画的语言强调画面的程式,我一直都在传统的程式中不断寻找自己的理解和面貌。我画画经历了一个由工笔到意笔的转变。面貌相对比较广泛,随心而动,山水、花鸟、人物都有表达。我不是很刻意地根据“我要画什么”来决定题材。我就希望随着人生阅历的丰富,随着自己不断的修为,画画成为内心的自然表达。

 

3.看得出您是一个性情中人,是否能给我们讲讲生活中一些有趣的小事,能体现您的性情?

我坚持用真话跟别人交流,从不阿谀奉承,画画也是一样。让我画,我愿意以我的真情去画画,从不刻意为了奉承谁或者获得利益去画。我在人际交往中喜欢和形形色色的朋友相处,以真性情和大家交流。除了画画,我热爱运动、踢球、喝酒,生活既是“闲云野鹤”,又丰富多彩。

摔跤手


4.在艺术上您是否曾经学习过前人的创作,并从中汲取营养?

中国画源远流长,学习前人是必须的。很多人认为中国画适合于师傅带徒弟,私塾形式的教育,才能培养出纯化的艺术家。这种方式有优点但是也有缺陷,优点是充分传承了师傅的风格,缺陷是视野比较狭窄。我是改革开放第一代的大学生,我的老师们来自五湖四海,在各个方面都有成就,因此我汲取多方面的营养。我曾经受到过一些西方教育的影响,在造型上色彩上等方面,一开始选择了中国人物画,希望通过借鉴西方的元素来改良中国画本身。但是后来我从古代艺术家当中获取了许多营养和灵感,随着对中国画的理解日渐加深,我越来越喜欢那些有个性的、能够表达个人内在修为的艺术家。在人物画方面,唐代是中国人物画的高峰,《簪花仕女图》《虢国夫人游春图》等作品对我的影响很大。在这期间我也喜欢陈老莲、任伯年的作品。后来,因为我慢慢从工笔转到了意笔,所以我对石涛、张大千、八大山人、徐渭等画家产生了兴趣,我从他们身上也汲取了不少营养。


5.您为何从工笔转向了写意?

工笔向写意的转型,一方面是因为我的性情转变了。另一方面,从发展的眼光看,工笔画是唐朝以前的高度,而真正的高度是文人画。通过不断学习传统绘画和传统文化,自己对艺术的理解也发生了变化,所以自然而然有了这样的转变。

水乡晨韵


6.有一篇文章里面讲到您像画山一样画人,觉得很有趣,您能否给我们具体诠释一下这个创作理念?

像画山一样画人有两个方面的意思。一个方面是从形式感上去理解。我认为任何艺术,都和节奏、旋律、画面的气息相关联。所以我在画一个画面的时候,可能受一些西方美术的影响,启发了我的思考。当我去画一个人的时候,我并不把人当作一个人去表达,而只是把它当成一个元素。画山也好,画人也好,山和人作为画面上的一个元素,最终都是为了呈现画面的气息和节奏感。如果把人当作人本身来画,刻意地追求物象的像,那么在我看来就具备了更多的文学性,而纯艺术与文学显然是不同的。因此我“像画山一样画人”。另外一方面,是受中国古代文化的启发。郭熙在《林泉高致》中,把春夏秋冬的山比拟作不同情态的人。说明山和人在精神上是可以相通的。当我画山的时候,我可能把它当作一个人格化的对象来画,赋予它神韵与个性,使它有人的气质。同样地,当我画人的时候,我也可以把人看作巍峨的高山,赋予他山的气势与挺拔,使它有山的力量。因此,对于中国画而言,画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表达内心的情怀,画山和画人是相通的。这就是我个人的创作理念。


7.您认为什么是好的艺术?

我认为好的艺术首先是真诚的。当我画画的时候,我感受到这张画能够抒发我的情感,有的时候我画完之后心情非常舒畅,有的时候感受到一种压抑的释放,画画对我来说有一种治愈功能。因此,我认为画画首先要真诚。其次我认为好的艺术应该有个性,当然,这并不是刻意追求出来的,是自然成长出来的。第三个,我的理解是好的艺术它的创作者本身从技术和人格方面都是要成长的。


8.您认为一个艺术家应当做哪些方面的自我修养才能成功?

一个成功的艺术家首先是要有天赋,其次是要有机遇。在这两个前提下,勤奋、努力也不可少,不断领悟绘画的真谛,热爱自己的人生,形成自己的绘画语言。但其实我觉得绘画上的成功与否并不是非常重要。关键是画画是人生里面的一种追求,当你有了这份追求,你有自己的人格、喜好和追求,你的人生本身就已经很成功了。热爱艺术可以让你自身不断得到完善,不断得到成长。


9.您如何看待艺术商业化?

艺术的商业化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整个社会都是以商业的形式在运转。我觉得把艺术品当作商品的时候,作为市场、作为社会来说无可厚非;然而作为一个艺术家,过于专注于市场、专注于商品、专注于效益,那么你的艺术创作就一定会被制约。画画最核心的东西是表达出自己的情感,表达自己对人生的态度,表达自己对画面的掌控和把握。如果你自身不具备这个高度,一心只是思考商业,思考市场,那么这个艺术家就很难有所发展。因此我认为艺术家的精力还是应该投身到艺术的本体上去,不应该让艺术商品化过分地制约自己。

自娱图


10.您如何看待中国画作为一种传统艺术在当下的命运?

这真是一个很值得探讨的问题,是一个传承和选择的问题。曾经我认为多向西方人学习来改良我们的艺术文化,让中国画达到它的高度。但随着我深入学习,我觉得中国画和西方的绘画对艺术的界定是不同的。西方的绘画艺术强调个人风格,中国的绘画艺术强调修身修心、强调人与画的和谐。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现在是越来越喜欢接受东方文明、东方文化。

我认为现代艺术虽然强调个性,强调有意味的表达,直抒胸怀,更多表现的却是自己的迷茫,往往会导致观赏者对作品的不确定性。而传统的中国画体现了人们看待世界的方式,将天地万物看作有机的生命体,充满了诗意和对山川河流的敬意及神圣的宇宙观。在悉心观察体悟自然中,卧游冥思天地山川,心澈神怡,怡情养性的过程中,沉淀出中国画的审美高度和程式。其程式是事物发展到相对高度固化的结果,如京剧水袖一舞一波三折方恰到好处,其审美强调书写笔痕对性情修为的展现,如开心唱欢歌,愤懑发怒吼。如此绘画,修身养性,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感悟宇宙、感受生命意义的可能,何乐不为,故中国画的明天一定会更好。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