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去看展丨44位艺术家的作品汇聚一堂,你怕了么?

发布时间: 2018-08-13 12:25 
分享到:

在今年夏天,有这样一个展览——

它汇集了17个国家的44位艺术家的作品

它有视觉艺术、时装、雕塑、新媒体互动...

它跨文化和实践领域,打破了艺展的传统惯例

它让我们沉浸在展馆里与艺术品有“亲密接触”

它风靡整个上海,被称为上海必看展览

这个展就是

WAVELENGTH:出厂设置


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就跟随着优画君的脚步一起来看看吧。


展览地点:上海市漕宝路3055号宝龙美术馆


一进门就能看到这个巨大的会吐“泡泡”的循环装置。

有种被治愈的感觉,优画君可以坐在这里看一天。


不过,拿上票之后,还是先带着期待的心情去看展吧!


大概就长这个样子


嗯,我知道


第一部分:生产间


“生产间”是《WAVELENGTH:出厂设置》的第一部分,在此展出的24位艺术家聚焦于材料本身的属性及其加工过程。纸张、布料、铝箔、塑料、竹子等各种材料展现出其为人忽略的一面。艺术家使用手工工艺和工业技术,或是通过特定场域装置对物品和场所进行重构,延伸对于物质功能和价值的认识,并发掘出它们的叙述性潜力,引出一个个令人沉思的瞬间。

展厅中同时以艺术化的展示方式呈现先锋时装设计师作品,他们的创作模糊了时尚和艺术领域的界限,并对时装产业本身发出疑问。部分艺术装置关注工业化、消费主义,流行文化和数字媒体铺天盖地式的影响力,反映出当代艺术家对人们的精神世界以及人类生存现状的焦虑。


emmm,这种官方的说法总是让人费解。不如直接进到场馆中一睹为快。

进到第一展厅,你肯定会被这件展品吸引——


《制服》克劳迪娅·卡萨力诺,2008

黑色薄纱,尺寸可变


黑纱衣悬浮在半空中...微风把它们吹得飘来飘去,很有恐怖片的感觉...作者克劳迪娅是巴拉圭人,她的创作灵感就来源于巴拉圭人非法移民到西班牙。人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只留着这些空荡荡的制服还留在原地,等候着属于它们自己的主人。


《流》Jae Ko,牛皮纸

尺寸可变,2018


一面纯白的墙上有白色的牛皮纸一层一层的卷起,叠高,固体的纸张模拟出了液态的水流形状和波纹。


《失灵魔诱场2》童昆鸟,混合材料

尺寸可变,2018


童昆鸟的作品是优画君很喜欢的。他创造出了一个巨大的垃圾箱,人可以走进垃圾箱的内部。只要有人进去,那些没有人操控的刀,和甩来甩去的地球仪就会动起来,像是在表达着它们的不满。“或许在地球眼里,人类才是最大的垃圾”。


《镜子》乔纳森·罗森 122×183×13cm,2018


镜子中的“I see”不动,下面的词汇以非常快的速度循环出现。我们能从镜子中看见什么呢?只有自拍能告诉我们答案。


第一部分展品精选


第二部分:实验室


“实验室”是《WAVELENGTH:出厂设置》的第二部分,整间展厅被分隔成属于每位艺术家的独立空间。十位参展艺术家与工作室均对当下的快速消费社会、流行文化、艺术和时装产业做出了各自不同的解读,通过各种呈现形式为日常元素赋予特殊意义。将普通的场景变成一场场奇妙的邂逅行动。

由此,平凡被动的生活转化为对无聊的主动抵抗。在这里,观众与艺术品的距离拉近了。观众可以彻底沉浸在极富想象力的艺术空间内,放慢节奏,开启五官与艺术品的互动。


《“世界”一个新视角》巴斯·科斯特克,时装装置

尺寸可变,2018


《葫芦厅》Studio Abruino,投影装置

尺寸可变,2018


葫芦厅的灵感来源于“过度沉迷手机”,艺术家试图打造出一个荒诞的未来人就餐形象。看起来廉价的背景板、中国灯笼和被控制的模型人。如果科技的发展带来的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缺失和毫无思想的大脑,那一定是的地狱另一种模样。


《水晶宫殿》罗苇,尺寸可变,2018


水晶星体就像一个无法触摸的幻境,每一个人的到来,都会拥有一次只属于他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旅程。


《起居室》菲利普·考尔伯特,尺寸可变,2018


这位艺术家一定是一个热爱生活的吃货。不然怎么会用煎蛋做墙壁,用五花肉做茶几,用小龙虾做凳子,用汉堡做衣服呢?


《魔法艺术世界》王欣,尺寸可变,2018


用泡沫轴搭成的椅子,人们可以面对面带上VR眼镜。现实世界不复存在,玫瑰灯色的Enchanted Art World浮出水面。


《群扇》缕薇,刺绣,35×35cm,2017


错落有致的扇子编织出了一幅梦幻的中国风爱丽丝梦游仙境。整个屋子就像一个少女的梦。


《爱是垃圾》弗朗西斯科·德·帕哈洛

木头、纸箱、丙烯、马克笔、拾得物品


“爱”的含义向来都是一个无法用三言两语解释清楚的事情,弗朗西斯科大胆的说出来:爱是垃圾。看到之后,优画君满脑子都充斥着那句经典台词: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做的各位,都是垃圾。嗯...没毛病。


《100%真中国制造》特雷弗·安德鲁

喷绘胶贴,垃圾箱

尺寸可变,2018


这次展览都是安德鲁来到中国之后,用中国本地的东西,来创作的。所以说是百分百的中国制造。很多人冲着他的名气都会来看这个展。

而且,他作为Gucci的狂热粉和与Gucci合做的艺术家,几乎所有的物品都能被他贴上Gucci的标签。包括垃圾箱。


第二部分展品精选



但是…当所有带有视觉冲击力的艺术品一股脑全部映入眼帘。独特之后是另一种独特。应接不暇的展品和夸张大胆的配色一次次冲击着大脑。四周背景几乎都是混乱和无秩序的拼贴。优画君只觉得审美疲劳。走到最后的时候只想赶快逃离第二展厅…。


第三部分:主控室


“主控室”是《WAVELENGTH:出厂设置》的第三部分。一系列光线装置和新媒体装置反应了人类与科技创新之间交织复杂的关系。光线、代码,这些无形的创作媒介刷新了我们对“物质”的概念和对世界的感知。

六位青年艺术家通过他们的作品模糊了虚拟与现实、物理空间和数字世界的界限。这些对新媒介的探索也同时反映出艺术家们对科技进步如何支持可持续性发展,以及如何保持自然、人类和数字世界之间的平衡的思考。

《银翼杀手》改编自菲利普·迪克的著名科幻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现代技术的发展让我们享受到便利的同时也对未来充满惶恐。展厅循环播放着机械人的声音,艺术和科技又该如何并存呢?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奶牛吗》陈抱阳

虚拟现实装置,尺寸可变,2017



在这个展厅中,人们还可以带着VR眼镜在透明“迷宫”中行走。但是VR中演示的并非正确的道路,而是爆炸、来回行走不停的动物。自己永远不知道自己行走在哪里。只能在左右碰壁中艰难前进。

《狂人日记》程然,投影装置

1500-2000cm,2016


《外国人》詹姆斯·克拉,

桁架,布料,泡沫,风扇,800×400cm,2018


《幻化》杨牧石,灯光装置

尺寸可变,2018


这些艺术家试图通过他们的装置、雕塑和互动作品来表达他们对现代社会发展过快、资源浪费的反思。而且很多展品你都可以与他们互动,带上VR眼镜,又能感受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在优画君看来,展厅里的每一位艺术家的作品都很有特色。买上一张120块的票能看到不同作家的不同作品,还是很值的,很多地方也确实很适合打卡拍照。

尤其是第三展厅,冷色调的霓虹灯和带有科技感的展品,以及从中能感受到的对于后现代、自我、宇宙、未来的一种反思和批判,还有舒服的躺椅…很适合坐在那里发呆...

如果你想重置一下自己,那就来《出厂设置》感受一下吧。



往期回顾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