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画|可爱的音乐,在多少忧郁的时刻

发布时间: 2016-12-03 00:00 
分享到:

奥地利音乐家舒伯特


奥地利音乐家舒伯特曾经根据他们国家的诗人肖贝尔的一首作品,谱写了一支传世的经典曲子。那歌曲的名字叫做《致音乐》,它是一首娓娓动人的赞美诗,也是我们今天故事的开始:


可爱的音乐,

在多少忧郁的时刻,

你安慰了我生命中的痛苦。

使我心中充满了幸福和温暖,

把我带进美好的世界中。

当我痛苦时把那琴弦波动,

发出了一阵甜蜜圣洁的和声。

使我好像漂浮在天国里一样。

可爱的音乐我衷心感谢你。

可爱的音乐我谢谢你。

是的,音乐的确像这首抒情歌曲所歌颂的那样,充满了伟大的力量,足以救赎我们的心灵,帮助我们战胜苦难。今天我们要欣赏的画作,是毕加索创作于1942年的作品《晨歌》。然而,我们的鉴赏却要从另一幅更为著名的《晨歌》(1967年)开始。


晨歌(毕加索,1962年)


这幅著名的《晨歌》曾经在纽约苏富比2011年11月2日举行秋季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夜场亮相,当时估价为2500万美元。画作讲述了一个悲伤的故事。一位赤裸的年轻女性躺在行刑台上,她的双手和双脚被绑缚着。一位男性乐师在她的身旁忘情地吹奏着一首乐曲。依据画作的标题,我们猜测他吹奏的很有可能是一首真正的晨歌*。他神色凝重肃穆,而女子尽管体态扭曲痛苦却聆听得虔诚而宁静。


*晨歌,一种起源于西班牙西北部的加利西亚,由盖塔风袋管、杜赛纳管和坦沃里尔鼓演奏的田园风味乐曲,节奏自由,原为中世纪吟唱诗人所唱的情歌,后流传到欧洲各地,逐渐成为具有田园风味的抒情器乐曲。


画作中的女子身体的曲线起起伏伏,交织纠缠,这样曼妙而痛苦的姿态当中本身就蕴藏着某种音乐的旋律。无声的旋律唤起了我们的想象,和乐师手中的长笛发出的无声而美妙的音乐萦绕在一起,构成了对话、冲突与奇异的和谐。两股不一样的音乐,一种来源于深沉的扭曲的痛苦与挣扎,另一种则来源于天堂般神圣而辉煌的光明与希望。它们共同构成了一部绝妙的交响诗。这幅画面因此震撼我们的心灵!它借助音乐的力量,展现了一个灵魂最黑暗的面貌,同时又试图救赎这个年轻而可怜的灵魂。对于它的聆听者,即躺在行刑台上的女子来说,这音乐或许是最后的挽歌,又或许是天堂的圣洁召唤,它救赎了她,使她在痛苦中获得了安宁,恢复了对生命和上帝的虔诚。这样的意境与舒伯特《致音乐》异曲同工。恰如歌词所吟唱的那样——“可爱的音乐,在多少忧郁的时刻,你安慰了我生命中的痛苦”。


晨歌(毕加索,1942年)


接下来,让我们穿越时光回到1942年。在世界名画《晨歌》被创作出来之前,另一幅更早的同名画作诞生了。这幅名叫《晨歌》的画作同样表现了音乐这一伟大的主题。然而,与1962年版的《晨歌》不同的是,这幅画作中的两位主角从外形上看似乎都是女性。画作中的人物比1962年版的人物更小。它们所在的空间,压抑感也更强。让我们环视这个空间吧,它像一个被挤压的盒子一样扭曲变形,成为密闭而立体的几何形状,将人封闭在内,几乎快要令观者窒息。一张硬梆梆的床看起来和1962年版画作中并未被刻意强调的又冷又硬的的刑台看上去别无二致。好像是一台机床,随时准备从某个阴暗的部分露出芒刺,将躺在上面的人切分成为七零八碎的肢体肉块。这样压抑的密闭环境充满了阴暗残酷的气氛。


而我们看到,画中的裸女却保持着慵懒、舒适和优雅的情态。艺术家毕加索用潺潺柳水般柔滑流畅的线条勾勒出女子的裸体之美,她丰腴而玲珑有致,看起来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她仰面朝天,双手别在脑袋后面,似乎正在回味美妙的音乐。而音乐的弹奏者、苦难中的奇迹的缔造者——一名女性同伴乐师,则坐在她的床边,膝上放一把曼陀铃琴,却并未弹奏。或许她刚刚弹奏了一曲,此时正在休息。女性乐师的身体线条锋芒毕露,头部和裙子都是由尖尖的三角形构成的。这样硬朗的轮廓使她看起来十分干练而又不失优美。她那蓝色的肌肤和紫色的衣裙在颜色上十分协调,就像谐和的和弦一样给人以自然优雅的感觉,丝毫没有违和感。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眼睛柔情地凝望着床上的裸女。这幅画作整体看来像一个谜。因为空间的紧张气氛和音乐的舒缓气氛完全相反,形成了巨大的矛盾。于是我们不禁猜想,画中的女子或许也是一个即将受刑的罪人。又或许正在面临无法治愈的疾病和痛苦(整个空间和床就是痛苦的暗示),然而音乐却像一束天堂撒落下的光芒使她获得了心灵的治愈和解脱。这就很好地解释了乐师温柔的神态,她正在满意地看着裸女的状态,为自己的音乐救赎了她的心灵而倍感高兴和抚慰。


回到今天故事的开头,让我们一起轻轻地歌颂那伟大的音乐。毕加索的两幅《晨歌》让我们看到了艺术的力量。它们或许想要启迪我们,面对生命中的扭曲和痛苦,我们有时无能为力,但总有圣洁美好的力量能够救赎我们的心灵,比如伟大而永恒的艺术本身。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