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看展丨在这个写满了禁止拍照的展览上,我都做了什么

发布时间: 2018-11-05 17:09 
分享到:

乱了乱了

lose your mind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ower Station of Art,坐落于黄浦江畔,于2012年成立,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公立当代艺术博物馆。当你把这个地点设为目的地,跟着导航前进时,远远看见高高矗立的烟囱,你便知道离ta越来越近了。



这高达165米的烟囱,是上海的城市地标之一,也是PSA一个特别的展览空间。到达以后向东望去,阳光下的南浦大桥熠熠生辉,在发电厂基础上改造而来的PSA,整体建筑粗粝冷静,充满工业感。



优画君计划观看的是开展已久,还剩两周展期的《乱了乱了》,在PSA侧面走过,就接收到了一楼展厅丝丝缕缕的展览信息,更是期待。



走到正门,才发现……博物馆11点开门,我来得太早了!

(请大家吸取教训……)



于是只好和另外十多个早起的鸟儿,不,观众们,在PSA门口的冷风中一边凌乱一边强颜欢笑撸起猫。



到了时间,进了展厅。下面,正式来一场“乱了乱了”:这个步步为营、处处陷阱的展览,让你在英式幽默中透口气儿,轻松、会心、生动,从而达到艺术家期待的效果:


放空大脑,从混沌中收获启迪。


1


在我念幼儿园的时候,

就觉得绘画很有趣,

现在依然如此。

Drawing was fun when I was at infant school,and it's fun now.

——David Shrigley



在这个展览里,你可以看到雕塑、装置、动画、摄影作品。越来越多艺术家在这些领域玩得风生水起、不亦乐乎之际,David Shrigley 的展览中却以绘画开始,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他喜欢。入口处的版画排开来,你将看到斑斓的色彩、涂鸦般的笔触,以及丰沛的想象力。


除了这两排版画,还有一整面墙的无题画作:



“我的作品介于绘画和书写之间,如果你非要说它们是乱写乱画的也不是不行。但我也有自己的创作原则:就是决不允许重新绘制。”


看似信手拈来,其实这些都是 David Shrigley 令人熟知的艺术创作,满满的都是梗——



这面墙上的400幅作品是从艺术家过去几十年创作的一千多幅作品里精选出来的,David Shrigley 在这些小作品里宛如段子手,抖落一地机灵,就像他自己说的,“物美价廉”,来这个展,你买不到吃亏买不到上当,唯一的问题是,墙太高了很多作品看不清……


我从网上找了一些小幽默,快来体会一下:


无头人是这位艺术家很喜欢用的图,它并不可怕,相反,常常代表着我们普通人的心塞一面,比如这件David Shrigley与优衣库合作的 T-shirt上写着:我没有脑袋但是我还得上班==


不好意思哦你讲话的时候我睡着了

快看我的大钻戒;额,我选择死亡

我干嘛坐在这看了一早上的垃圾信息!

我讨厌思考


2


禁止拍照!!

NO PHOTOGRAPHY



一场名为“乱了乱了”的展,当然暗藏了很多小心机。第一个令我迷惑的就是,这里怎么贴了好多“禁止拍照”!



如今看展,大家多多少少带了很多私心,不拍几张照片就如同没有留下“到此一游”的证据一般扎心。禁止拍照,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不是。


这些写着禁止拍照的告示,其实是展品的一部分,皮一下很开心==

解开了这个谜,让我们进入下一题。



这个打着粉色灯的牌子,嵌入到展览中,就好像戏中戏一般,你看的到底是哪个展览会?以及你看出有什么异样的彩蛋了吗?


这个灯牌是艺术家专为上海的这个展览设置的,他曾经在其他地区的展览上,挂了exhibition(展览会)一词,但悄悄把单词里的h拿掉了,拼写错误一览无余,(有强迫症的)观众们被刺激到了,“有个人很激动,拍着桌子问我,你怎么可以这样?!”



所以,朋友们,其实这个“展览会”的“览”是个错别字!和以往不同,几乎没什么中国观众注意到这个错误,比如我本人……我以为这是个繁体字,然而繁体的应该写作:



“观察人们的反应很有趣,当然这里面并没有对错。没有反应也是一种有趣的反馈。


“展览会”下,你将经过“死亡之门”——



一扇写满了DEATH“死亡”的铁门,你敢不敢穿过?


死亡是如此沉重、深刻的事件,与其敬而远之避而不谈,不如从中穿过,这一端到那一端,你是否感觉到一丝轻松?


3


真赞!

Really Good



最后,我们来玩味一下现场的装置和影像作品。最好笑的《艺术家》首先登场和你一起嘲笑一番所谓“艺术”创作,以反讽的态度来看艺术:


重点请看转圈圈的艺术家人头


哦,在这个超大的方块形画布上,一颗艺术家头颅在一刻不歇地游走,他的鼻孔里是两支笔,顺着游走的路径留下艺术痕迹,怎么样,这个概念是不是很艺术?在一些评论家眼里,《艺术家》代表着现代主义绘画“最后的游戏”


刚开展的时候,网上的照片是这样的


如你所见,这个装置随着展览时间的延续一直在变化,直到最后画面一片黑暗。



“真赞”也是这位艺术家不得不提的一个作品,在展览海报上你就看到了它的身影,但好笑的是,这件高达7米的装置根本没法在展厅里立起来,于是被放倒了,成为了(躺着)“真赞”



一如他的以往作品,“真赞”透露出一股轻松、幽默、释然又俏皮的态度。它的“原作”于2016年,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上竖起大拇指 。在这个所有社交软件都为你准备了“点赞”的时代里,一切是不是被包装得真赞?


如今人们常常担心很多事情正在变糟,

经济、气候、社会。

我希望它(这只手)能成为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

如果暗示事情会变好……

一切就都会变好。


- END -


更多展品请去现场观看:



最 后,关 于 艺 术 家 本 人



大卫·史瑞格里(David Shrigley),1968年出生于英格兰北部的麦克莱斯菲尔德,曾就读于苏格兰的格拉斯哥艺术学院,现居英格兰东南部的布莱顿。2003年,他为英伦摇滚乐队Blur的歌曲《Good Song》制作了动画影片。2005年至2009年,他为英国《卫报》绘制每周漫画。2013年大卫·史瑞格里曾获英国最著名的艺术奖项透纳奖的提名。2016年,他受伦敦特拉法尔加广场第四基座的委任,实现了其最广为人知的作品《真赞》。


史瑞格里的绘画极具个人特色,这些作品显现了他对日常生活的诙谐观察。史瑞格里展览经历包括在墨尔本的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举行的个展(2014-2015年);在慕尼黑现代艺术馆展出的《大卫·史瑞格里:绘画》(2014年);在伦敦海沃德美术馆、旧金山芳草地艺术中心(2012年)、凯文葛罗夫艺术博物馆和格拉斯哥国际艺术节(2010年)举办的《大脑运动》个展。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