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画鉴人——李醉先生画中的气与意

发布时间: 2016-08-12 00:00 
分享到:

李醉先生画中的气与意

《浦江日出》 1967  布面油画

《一代宗师颜文樑》 2007 布面油画

《吉他少女》1972 布面油画


作为著名的油画艺术家,如果说有什么是比名气和财富更重要的,那么无非便是画者的品行。——这是李醉先生给出的答案。

先生单名一个“醉”字,为人也正如一杯清酒,让人醉心其中、心生倾慕。事实上,以德为先方能知自我与世界、进而体现在艺术上的高尚气节,正是李醉先生在多年绘画道路上始终一以贯之的道标。

李醉先生在工作室里

《红场雨霁》1998 50*70cm 布面油画

这种气节不是虚无缥缈的存在,即便李醉先生是精通西洋画的大前辈,但善于将中国古典诗词歌赋的景致、精神气象融入于作品中,一直是其极具有代表性的风格特点。这种气节绝非好高骛远、自恃清高,而是一种广阔的包容和对世界的认识,先生始终希望更多的人能够进到那片他想展现给世人的广袤原野里。这是一种对市场的善意同时却也不失对艺术的敬畏与尊重。


《钱塘湖春行》 1998 布面油画

《望庐山瀑布》 1998 布面油画

《望天门山》 1998  布面油画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是何其宏大而又波澜不惊的景象,其中自有一丝返璞归真的平和与超凡脱俗的气韵。也许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未曾见过那样的风景,也可能李醉先生自己也未曾亲眼见识。但画中景往往并非实景,而是对人生的体悟在其中留下的印象。这幅画里,借李醉先生的不存在的眼睛,我们似乎能够看到很远很远,一直看着这个没有边界的冰雪世界,直到看到我们自己那颗一尘不染的心为止。

《江雪》 1998 布面油画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明明是要消失的太阳,但在李醉先生的画中这轮明日却像要升起一般,无所羁绊的照耀着广阔的海平面。那道光一直向着我们那样走来,没有一丝急促也没有一丝踌躇,却显得坚定而又坦诚,赋予我们在这个世上继续前行的勇气和摆脱阴霾的新自我。

《登鹳雀楼》 1998 布面油画


然能够如此深邃透彻地驾驭诗中之境不仅和李醉先生自身深厚的国学修养有关,还在于李醉先生在现实中所跨越的名山大川、脚下所经的万里之路。不论是苏州优美的园林河桥、鼓浪屿的无边涛声还是从梵蒂冈的大教堂到阿姆斯特丹的雨夜;不论东方抑或西方;不论人工还是自然;不论是写意的印象还是切实的具象,都体现着李醉先生丰富的过往经历和认识世界的独到视角。

《苏州河鸟瞰》 1979 布面油画

《鼓浪屿涛声》 1998 布面油画

《梵蒂冈大教堂》 2009 60*80cm 布面油画

《阿姆斯特丹的雨夜》 1993 布面油画


除了善意之外,李醉先生对这个世界、对于人民大众还有一份敬意。这份敬意在先生的人物肖像画中显示得最为彻底。李醉先生的人物画看上去是那样的一丝不苟,这和他的其他描景作品有很大的不同,但相通之处则在于,先生总是极用心的去体会那时、那景以及那人,正是因为用心去体会、去了解了那些人的故事,才能使得这份敬意油然而生,跃然于画面之上。

《回族老人》 1989 布面油画

以先生人物画的代表作《人民音乐家贺绿汀》为例,第一眼映入眼里的是一位侧坐着的老者,这位老者正用和蔼的目光注视着我们。如果舍去这个题目,我们不会知晓他是一位音乐家,更不会知晓他创作过那首著名的《游击队之歌》,因为比起耳熟能详的曲子,我们真的几乎没有人目睹过这位老音乐家的真容。然而那位老者就那样看着你,眼中带有一丝关切,同时又饱含耐心,放佛下一秒就会开口问候你。他的嘴角挂着一丝浅浅的微笑,手部略微蜷曲,腿上盖着毯子,一边耳朵里戴着助听器,看上去身体似乎有些虚弱却精神饱满、从容不迫。身后的枝叶繁茂却恍如浩瀚的星辰大海,透着股智慧。


《人民音乐家贺绿汀》 1996 50*71cm 布面油画


以观赏者的角度而言,你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位老者像从你的身边走出来似的,你同他之间没有丝毫的隔阂,但你又感到似乎只有他才能说出一些金句、为你的人生除去困惑。




李醉先生将贺绿汀先生身上的这份气质尽情展现,不但体现了他的卓越功底,更体现了先生对老一辈音乐家贺绿汀的深厚情谊与无限崇敬。

2009年《艺术人生·影响中国》系列特别节目中,由谭盾主讲,提及贺绿汀前辈时,展示使用的李醉先生画作。

知名作曲音乐家谭盾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