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仅爱你的灵魂,我更爱你的肉体 | 情人节如何文艺地说爱你

发布时间: 2017-02-10 16:08 
分享到:

我爱你,不光因为你的样子;还因为 ,和你在一起时 ,我的样子 。

这是罗伊·克里夫特在诗歌《爱》里的表达。

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句情话。

情人节如何文艺地说爱你?

但愿我们精选的这几段情话能够帮到你。



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真想一直、一直地同你说话。…… 然后,就可以吻你了吧?

——芥川龙之介


我对芥川龙之介的兴趣源于他的《罗生门》,然后发现,这样一个忧国忧民的大作家也写得一手好情书,他难以掩饰对塚本文的爱恋之情 ,他说:假如你是块点心的话,真想把你整个地含在嘴里。



"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块儿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

"我就这么喜欢你 。"

——村上春树


在《挪威的森林》里,绿子要渡边说些令她听着心里舒坦的话,她问他,喜欢她到什么程度?于是,渡边就做出了这样的比喻,四两拔千斤的手法,比许多作家那“你是星星月亮”的情话都高明多了。我以为《挪威的森林》是一本小黄书(哦这是松山健一说的)可是原来情话也能说得毫无情欲感,完全就是少女向。



那三百级台阶昏暗而凄清,要是当时你在的话,我也许每上一级台阶就会吻你一下的。要是那样,或许登上塔顶的时候,你早就已经气喘吁吁、心乱如麻了。

——弗洛伊德


在弗洛伊德的爱情生活中,玛莎的确是他唯一的对象,甚至被他视若珍宝。这对恋人经历了所有恋人都有过的因深爱而来的敏感、嫉妒、试探、误解、和好,于是他们准备了一本“秘密记录”,轮流执笔记录那些曾经的美好以及动人的小情话。



现在我开始工作了,并试图通过在办公室里给你写信,使这个办公室变得亲切一些。而围绕我的一切都臣服于你,桌子几乎是热恋般地压向纸,笔握在大拇指和食指间的凹处,像个甘愿效劳的孩子,而钟敲打着犹如一只小鸟。

——卡夫卡

卡夫卡在1912年8月13日初遇菲丽斯、隔了七个月十一天后才与之重逢,在这期间他写了多达195封情书,这是何等炽热的爱。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朱生豪

我一直以为,世界上最会说情话的人,当属朱生豪。这位被朋友笑谑为“没有情欲”的木讷书生,写起情书来实在是情书中的极品。他写给宋清如的情书,封封字句动情。像是“我想作诗,写雨,写夜的相思,写你,写不出”的深情,又像是“要是这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多么好,我一定要把你欺负得哭不出来”的淘气,以及“许我和你偎一偎脸颊”的无限温馨。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沈从文


将“情书”这一“武器”运用得最好的莫过于“情书圣手”沈从文。这位木讷的书呆子爱上了清丽脱俗的张兆和,之后便开始了马拉松式的情书求爱历程。那个时代的才子,诸如徐志摩,写情书不免肉麻,沈从文的坦荡直白却让人欣赏。比如这句“我不仅爱你的灵魂,我更爱你的肉体”,不虚衍,不矫饰,但却要慎用,送给那些懂得辨别和欣赏赞美的姑娘。



“当黛德丽浮在水面,游向那些追逐着她的目光时,我却沉没水底。”

——海明威


1934年,德裔好莱坞明星玛琳·黛德丽与海明威在一艘从欧洲驶向美国的邮轮上相遇,从此开始了他们长达30年的书信交流,在这段柏拉图式的灵魂之旅中,对话就是他们做爱的方式。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塞林格


塞林格在他的短篇小说《破碎故事之心》里,用一种奇妙的结构来设想了一个“当男孩遇上女孩”的故事,爱从未开始但又仿佛在假想中耗尽了一生,它成为一个静止的动词,没错,爱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我也想离开自己获得再生,我跟着你好吗,在一个早晨,直到我落在桃树上的壳被别人捡走。

——顾城


顾城是在火车上遇见谢烨的,他曾经在信里问谢烨,你妈妈知道你在火车上遇到我,她会认为我是坏人吗?他也回忆过那个夜晚,绿皮火车的车厢里,所有人都睡了,于是两个醒着的人,就成为了一整个世界。顾城用他孩子气的方式来写信,孩子用最直白的语言表达向往:我跟着你好吗?



告诉你,一想到你,我这张丑脸上就泛起微笑。

——王小波


王小波写给李银河的情书,都快成中国模范情书了。诸多经典例句里,我最喜欢这一句,就像木桶里蒸出来的白米饭,松快得很,不造作,又不精贵,却是春天里独一份的自然流露,可惜王小波的情书太流行了,所以聪明人最好不要依样画葫芦,否则就可能画虎不成反类犬了(不管你的脸有多丑)。



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是最爱你的。

——《玻璃之城》


很多人会觉得这句话明明就在耍流氓么,但从古到今,耍流氓类型的情话多了去了,再好的话,再坏的话,只要你在对的时候说,都可扭转乾坤,因为词义在高语境里总是如此暧昧丰富,瞬息万变。距离越远,越是深爱,其实大多数的文艺爱情片,在说的不过就是这样一件事而已。



为你含情。

——my little airport


我仿佛看见了小清新的咸湿眼光闪闪发亮。祝你们在情人节都能与美好的舌头相遇。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