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端端的欧洲静物画里面出现了这个……

发布时间: 2018-07-09 09:32 
分享到:


Rachel Ruysch (1664-1665),Still-Life with Flowers


油画最重要的特质是几乎能以假乱真地表现所画之物原本的质地、纹路和色彩。


画上所展示的与人眼所见的实物别无二致,太真了,似乎就像中国古代小说中的主角,随时能从画中走出来,成为现实。



《大使》,1533年,207×210厘米


比如上面这幅德国画家霍尔拜因(1497-1545)的《大使》。


画面上有两位年轻有为的男子:左侧是驻英格兰的法国大使 Jean de Dinteville,身着盛装,手握匕首(刀上刻着29,是他的年龄)。右侧是24岁的拉沃尔主教 Georges de Selve,他的手臂搭在柜台上,压着一本书,姿态闲适自如。



中间的柜子上摆满琳琅满目的物品,上层仪器代表对天空的研究,有天球仪、黄铜日晷、象限仪等科学仪器,下层则是人类在地球上的探索,地球仪、乐器、书本、尺子,这些堆砌的精美仪器无不暗示两位年轻权贵的财势地位。



但这幅画最出名的并不是这些精致的细节。


当你把目光移到前景当中,是不是发现有一些模糊?一个奇怪的形状占据地毯上方。这也是这幅画最耐人寻味之处。


如果你想看清它是什么,只有采用不合常规的观看角度,斜视它。


它的真相出现了:一个变形的骷髅。


突然,这幅画之前所展示的世俗、虚荣、权势、繁华、宗教、经济等等让人类痴迷的一切就此烟消云散,不再给人以满足感。即使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盛极一时,也难逃世间最重要的真理——死亡。




在前景中,有一件倾斜着的神秘卵形物体。这是一具严重变形的颅骨:就像从哈哈镜里看到的一样。关于这颅骨是怎么画的、两位大使为什么要把这东西放在那地方,有好几种不同的看法。但大家都同意,这是一种死亡的警告,一种根据中世纪思想,利用颅骨,经常提醒人注意死亡来临的把戏。重要的是,这具颅骨与其他画中物的画法不同。假如这具颅骨同其他物件一样的画法,其形而上的含义就不存在,也就成为同其他东西一样的物件,仅是一个人死后所遗留尸骸的一部分而已。


by 约翰·伯格《观看之道》


Vanitas vanitatum omnia vanitas.

“虚空的虚空,一切都是虚空。”


这是圣经《传道书》中的警世之语。


而静物画中出现的骷髅,属于一个在16到17世纪风靡欧洲的流派,虚空派(vanitas,源自传道书),的常用手法。在层层叠叠、无比珍贵的物品间,出现一具骷髅头骨。于是,一边是无止尽的物质享受,另一边则是永恒的死亡终点。



虚空派静物画里除了骷髅头骨这种非常明显的特征,还有以下常用意象:

水果和花卉:终会枯萎衰败的物品,表示生命的脆弱

手表和沙漏:暗示生命短暂

贝壳:象征财富

玫瑰:象征爱和性,人生的空虚

罂粟:意味着堕落

书本:表示人文知识

烟斗、乐器:人生瞬间的享乐

……



好的人生就是这么回事儿吧,这一边,荷尔蒙、虚荣和欲望,宛如烈火,至死燃烧;那一边,悲悯、善与爱,人格修行,也可以永无止境。


by 李海鹏《怀抱》


虚空派的绘画作品意图提醒世人生之短暂、欢愉之无意义,死亡之必然。


当时的欧洲,大航海时代令资本积累迅速,艺术品市场随之繁荣,静物画尤其得到追捧,但富人阶层对耽溺于声色犬马十分警惕,因而并不排斥虚空派的艺术形式,他们用这样的画提醒自己:钱财物质,转瞬即逝。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