轶事 | 陆俨少:有故事的天才也是平凡人

发布时间: 2019-06-25 09:46 
分享到:

近日,为了纪念一代艺术大师陆俨少先生诞辰110周年,优画网特别推出了一系列专题文章。今天,让我们一起回顾他生平的那些轶事。有人说陆俨少是一位难得的天才,而事实上,这位有故事的天才也是平凡人,也经历过平凡生活中的努力奋斗,也有着平凡人拥有的七情六欲和喜怒哀乐。然而,陆俨少先生在平凡当中始终有着一股不平凡的精神,这股不平凡的精神让他变得伟大,也让他的人生变得精彩。


创作中的陆俨少




俨少轶事




(一)与王同愈


王同愈,字文若,号胜之,别署栩缘,江苏苏州人,相传王阳明为其十世从祖。光绪十一年(1885)举人,十五年(1889)二甲二十二名进士,选庶吉士,散馆授翰林院编修。未中举人前,曾先后在李金镛、吴大澂幕府中任幕僚,尤得吴氏倚重,遂著弟子籍。曾于光绪十七年、十九年两次任顺天乡试同考官。后出使日本任参赞,未任满而归,召入吴大澂幕。甲午辽东战败后,王回京任国史馆纂修、文渊阁校理。光绪二十三年(1897)秋,钦差外放湖北学政。进入民国后,退隐上海,以鬻书画为生,1925年夏卜居江苏嘉定南翔(今属上海市),深居简出,遗世独立。由于其前半生游幕和宦历丰富多彩,交游皆一时名臣巨宦、文人学者。当时在沪上与冯超然、吴湖帆、张毂年、陈巨来皆为谈艺相得之友,后来与陆俨少相识便是在他侨居嘉定南翔之时。


王同愈先生


根据陆俨少《自叙》中所记,陆俨少与王同愈相识是在1927年,陆俨少的表兄李维城和王同愈的儿子王仲来之前在东北共事,所以经过李维城介绍,结识了王同愈。陆俨少至此方知自己居然还有这样一位学识渊博、值得尊敬的“邻居”。初去拜访之时,陆俨少携带了几幅自己的山水作品,被王氏认为“可教”。陆俨少便有拜师之意,然因王老先生素有“生平不为人师”之约,遂意欲拜师而不成。但后来,王同愈把陆俨少引荐至嵩山草堂门下,跟随有“三吴一冯”之誉的海上大家冯超然先生学画,也将陆俨少引向了专业画家之路。但在此后王陆二人的交往中,王对陆的书画诗文的学习指导,依然是关怀备至,不遗余力。     


在认识王同愈之前,陆俨少的学画基本都是以自学为主,比如在读小学时,得邻居赠送的《芥子园画谱》,开始自临学习中国画,后来考入澄衷中学以后,在图书馆借阅借临《中国书画集》,1926年中学毕业后入无锡美专,但因后来对学校的教学水平不满意,遂上了一年便因故辍学,在家以自学为主。直到认识王同愈,才在书画道路上开始有真正意义上的老师,这段虽无师名,但有老师之实的交往,对陆俨少以后的艺术生涯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陆俨少,绿波春远图


(二)与吴湖帆


吴湖帆是吴大徵的孙子,住家即在冯超然对门,来去频繁,冯先生要陆俨少叫他“湖叔”。吴湖帆画当时有天下重名,设色独到,非他人所及,陆俨少八字评之:“笔不如墨,墨不如色”。心想也走他这条路,研求设色,虽法子可学,然其一种婉约的词境,风韵嫣然的娴静美,终不能及。同能不如独诣。遂研求笔墨点线,笔笔见笔。文革前,吴湖帆有一小手卷,共十二段,每段请一画家画他斋名一处,也要陆俨少画一段,且指明要画大青绿。陆不用吴的青绿法,而是吸取敦煌以及唐画勾线,参以赵孟  、钱舜举法成之,即在青绿设色中也突出线条。刘海粟一见大为赏识,谓可作宋画看。


陆俨少,梅石图


(三)与叶浅予


陆俨少、叶浅予等老画家曾相聚桐君山,夜幕降临,秋风瑟瑟,富春江里拖驳声响,老人们谈笑甚欢,叶老论及作画要多记忆,善于捕捉对象神情时,一位记者建议:“叶老,请您给在座的某一位画一张肖像漫画如何?”叶老兴致勃勃,不消两分钟,一幅生动有趣的陆老肖像漫画便脱颖而出。“陆老,拿去发表不见怪吧?”记者问。“可以,可以,无妨,无妨。”陆俨少眼瞧漫画,笑得合不拢嘴。一转眼,也抖索着笔三下五下勾出一幅叶老的肖像漫画。顿时,观者都拍案称奇:“山水老画家居然会画肖像漫画,真是爆出一个“冷门”!


陆俨少,云山幽隐


(四)与李可染


画界向有“南陆(俨少)北李(可染)”之说,陆俨少曾到中央美院讲课,李可染当着众多学生的面,称自己的画尚停留在必然王国内,而陆俨少却已“画到了自由王国的境界。”同为大师,而有如此谦逊风范,令陆俨少大为感动,1989年,陆俨少再度到北京同李可染相见,留下珍贵合影。临行一天,李可染因北京天气干燥,特意叫太太买了许多生梨让陆俨少路上带着吃。翌年李可染便因病去世,陆俨少闻讯大悲,特意写了一幅长对叫儿子快递到北京。


(五)与宋文治

 

南翔古漪园是一所古建筑园林,为明末嘉定画家李流芳之侄李杭之所有。经过历代修理,还保存时代建筑四面厅,其中匾额“华岩墨海”四字为董其昌所书。


抗战期间,被日寇以及地方上流氓恶霸等恶势力拆毁破坏,半瓦不存,数百年古树,也砍伐净尽,夷为平地。战后时平,地主人士筹划恢复之。于蔓草间搜寻旧址,用木牌标明建筑名称。这些木牌由陆俨少写,立在地上。


此时太仓宋文治在安亭师范学校任图画教师,偶来南翔,看到木牌书字,十分赏识。后来他在怀少小学吃饭,席间有一位族兄,手里摇着一把折扇,宋拿来一看,是陆俨少画的山水,心中异之。于是他问知陆俨少的住处,两次上门,陆俨少都不在,第三次方始见画。


宋文治于抗战期间在苏州美专肄业,学画西洋画,后来对国画山水感兴趣,此时他新拜上海画家张石园为师,不过三个月。见到陆俨少后,十分倾倒,于是不再到张石园处,一心向陆俨少学习山水画。安亭距离南翔不到二、三十华里,火车半个小时可达,每星期他常从安亭来到南翔,借些陆俨少的画稿回去临摹。


陆俨少,秋山萧寺


以前他没有画中国山水画的基础,陆俨少无保留地尽心教导,他也用心研习,进步甚快,学到陆俨少的风格面貌,这样有二、三年,直到解放以后,他几次提出要拜陆俨少为师。陆俨少对前辈王同愈老先生“不为人师”的教导印象极深,所以坚决辞让,未允所请。陆俨少说:“将尽我所学无保留地教你,但不必有师弟子的名称。


你要拜师,我可介绍一个人,苏州吴湖帆先生,当今国画界巨擘,交游甚广,收藏亦富,你如果在他门下,可以多看名迹,多认识一些人士。”于是由陆俨少作介绍人,领宋文治到吴湖帆家中,拜吴为师。此时陆俨少已迁往上海,宋文治每次到上海来,不到吴湖帆家中,还是到陆俨少家。陆俨少为他示范,当场画些册页扇面之类。陆俨少墙上挂的画,宋文治要,陆俨少总由他拿去。这样,宋文治收藏陆俨少这时期的画迹最多,大小总在百幅以上。宋文治的画受陆俨少影响很深,酷似陆俨少这时期的风格。


一九五六年,陆俨少受聘到安徽合肥工作,也带了宋文治同行。后来回到上海,陆俨少把宋文治介绍给刘海粟,由刘老出面,推荐宋文治进入江苏省国画院。这封推荐信,由陆俨少起草,刘老签了个名。宋文治到南京江苏省国画院后,经过刻苦学习,青出于蓝,卓然成家。陆俨少对他也参照王同愈称陆俨少“俨少兄”的做法,一直称他为“文治兄”,不以老师自居,但宋文治向人介绍,总说陆俨少是他老师。


(六)晚年轶事


陆俨少晚年声名鹊起,尤其在东南亚和美洲一带,爱之者甚众,拍卖价一直居高不下,一些不速之客,常手执巨款上门求画,陆俨少逢此断然拒绝。也常有达官贵人向陆俨少索画,意偶不属,陆俨少便傲然拒之,虽势劫之,利啖之,终不可得。然而,也有人亲见一位邻居阿婆风风火火地闯进门来问陆俨少讨画,说是已经答应了人家,陆俨少居然真的铺开宣纸,帮她画了一幅《灵石梅花图》,一边给她一边笑着说:下次你不要随便答应人家么。但有后生青年开画展请他题名,陆俨少也很少拒绝。陆俨少生病住院时,曾有一泌尿科医生向其索字,陆俨少思索良久,书一“畅”字赠之,盖言大夫让病人泌尿通畅,可见其机智幽默。


一次,上海画家司同来杭州拜访陆俨少。问及家景,司同面露窘态,言语吱唔。陆俨少不再多问,当即拿了几百元钱。司同拿着钱,师长的这份厚情使他不知说什么好。文革时,陆俨少有一名学生当了造反派头头,由于陆俨少不承认自己是“逃亡地主”,此人竟对陆俨少进行肉体惩罚,用扫帚柄戳陆老的面部。至今,陆俨少还留有后遗症。文革后,此人要调工作,对方听说陆俨少曾是他的老师,希望得到陆老的两幅画。不得已此人找上陆老的家,陆俨少问明事情,送了两幅画给他,还写了信托老朋友帮忙成全此事。那人感激涕零,对以前的事深表悔恨。陆俨少坦然地说:”人年轻时难免会做错事的。”


陆俨少,山水(1981年作)

浙江美院的青年画家谷文达是陆俨少的研究生。陆老本来对他的画很欣赏,但一些年来谷文达走自己的路,把鞋印、稻草之类也搬入艺术的殿堂。有一段时间,陆俨少在谷文达面前沉默了,但最终师生还是恢复了正常关系。陆俨少觉得,有些东西可能很幼稚,甚至是艺术的歧途,但年轻人的创新精神不应否定,艺术需要自由地创造。陆俨少只是经常提醒谷文达,传统的东西不要轻易地掉。





今日推荐 | 纪念陆俨少诞辰110周年秦权壶



格调高古,器型稳重。

诗书紫砂,珠联璧合。

真材实料,举足轻重。

手工打造,独一无二。

即将上市,敬请关注。





图文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