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亲爱的,我们必须抱有希望,这并不是因为希望真的存在,而是因为我们要做高贵的人。

发布时间: 2019-02-18 10:16 
分享到:

在《流浪地球》中,吴京操纵空间站撞向木星,引爆了木星大气,由此形成了速度达1000马赫的冲击波拯救了地球,在人们眼中他是一个英雄。

 

从小,孩子们的心中就有一个光荣的梦想,嚷嚷着,长大了,我要当警察,我要当医生,我要当科学家等等之类的,特别是,小男孩们手中还会拿着道具模仿剧中的英雄人物做起游戏来。


长大后才发现自己是一个没有超能力的普通人,只能在人群中随波逐流,在上有老,下有小的挣扎中,奔波劳碌,在湿腻腻的烂泥地里一步一步费劲的往前提起脚。

 

可我们会变的越来越好的不是吗?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正如《流浪地球》原著中所写——

听着亲爱的,我们必须抱有希望,这并不是因为希望真的存在,而是因为我们要做高贵的人。

在前太阳时代,做一个高贵的人必须拥有金钱、权力或才能,而在今天只要拥有希望,希望是这个时代的黄金和宝石,不管活多长,我们都要拥有它!

 

这是一张著名的照片。1990年,旅行者1号探测器即将飞出太阳系的时候,卡尔萨根说服了nasa让它把相机转向地球,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发出指令,命令它回头再看一眼母星,于是它最后一次回眸我们的家园---地球,从64亿公里之外拍摄了地球照片。照片中,地球仅是一个1个像素大小的圆点,照片上的光带是相机镜头反射的太阳光。其中的这一张上正好包括了地球 —— 就是图中那个亮点。

 

所有的人类历史,所有的误解、敌意和杀戮,所有的爱与希望,都在这粒微尘上面上演。

  

人如沧海一粟,时如白驹过隙,短暂的一生能做的事情有限,无论好坏与否,都给这个世界留下了属于我们自己的痕迹,那些星星点点的痕迹,汇聚成了现如今的人类社会。

 

这不由的使我想起了2015年十月,曾梵志与马云携手创作的《桃花源》拍出4,220万港元的事情,你看就是下面这件作品。

 

马云说:“第一次与梵志一起画画,我深感荣幸。这也是我第一次画油画,感觉挺好。我们画一个地球:希望人们能保护地球,保护海洋,保护空气。”

 

这次出发点是好的,这件作品拍卖所得的全部款项也都将捐赠给马云创办的桃花源基金会,用于环境保护公益事业。

 

救地球就是救人类自己,正如渡人便是渡己一个道理。有人却认为这次《桃花源》完全是炒作行为,艺术圈门槛也太低了。炒作破坏了人们对艺术的美好憧憬,可你要知道,是光产生了黑暗。

 

《史记》卷一百二十九 货殖列传中记载:“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不可否认马云是一名成功的商人,评价家波拉克也说过曾梵志是一个很好的商人,可商人的身份从来都不妨碍一个人成为一名真正的艺术家啊。

 

能让豪瑟沃斯画廊、高古轩画廊、香格纳画廊联合代理的曾梵志能没点本事?

 

1964年出生于湖北武汉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一家印刷厂的工人的曾梵志,16岁辍学,去了印刷厂,4次高考失利,第5次才进了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

 

下面是曾梵志的作品一组,讽刺意味浓厚,让人头皮发麻,直接敲进人的神经中枢系统。

 

蒙德里安的《呐喊》叫的不安、惊恐而又刺耳想让观众堵上耳朵,曾梵志的系列更让人想把脸别过去,让人不敢直面画中表露出来的讽刺与嘲弄。

 

无论是前太阳时代还是《流浪地球》中所处在的时代,都可以引用这句话:“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曾梵志在被问及如何看待中国当今的艺术环境时,也引用了狄更斯《双城记》中的这句话。

 

硬币中数字一的背面是花,希望的背面便是绝望。在阴沟里选择仰望星空是人的本能反应,但在生活的重压下,人们却时常忘记,只有当我们看到《流浪地球》的时候才选择性的记起。

 


小时候,有许多人说长大了想当画家、作家、漫画家、科学家的长大了能坚持下来的又有几个呢?看不到希望所以放弃了吗?

 

没了希望便没了绝望,没了绝望便没了痛苦,没了痛苦,快乐如何成立?

 

就拿艺术圈这件事儿来说,艺术圈虽然不是块清净地儿,但在这,金钱、权力,才能统统都不能取悦艺术,唯有缪斯女神钦点的宠幸才作数,人人公平。

 

希望与绝望永远同等重量,无论你在希望的天平上加上多少码数,因为它本就不存在,但只有那些敢于在希望天平上无限加码的人,最后才有机会见到真正的希望。

 

希望你是那个敢于加码的人。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