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画 | 揭开波提切利《春》当中9大人物的秘密

发布时间: 2016-11-24 00:00 
分享到:

天,让我们走进文艺复兴时期的一幅传世名画。你一定曾经看过她。可你却未必仔细探寻过她的秘密。她就是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佛罗伦萨著名画家波提切利的名画《春》。你或许从不知道,这幅画的委托人是美第奇家族的洛伦左公爵,画面上除了你所知道的那9个人物之外还有170多种鲜花。你或许从未发现,美惠三女神的纯真无瑕的舞蹈正在受到时时刻刻的威胁。你或许也从未思考过,站立在画面正中的维纳斯(阿弗洛狄忒)作为爱神到底有着怎样的象征意义?接下来,就让我们揭开这些谜底。


作品名:春
艺术家:[意大利]波提切利

作品分析

当我们观察这幅画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9个主要人物从左到右横向排列。他们分别是众神信使墨丘利(赫尔墨斯)、美惠三女神,爱神维纳斯,花神芙罗拉、森林女神克洛丽丝,以及西风之神赛菲尔和小爱神丘比特。这9个人物的关系非常微妙。他们被组合在一起,共同谱写成一部关于春天的颂歌,也传达出了深刻的隐喻与哲理。


人物1:赫尔墨斯

众神的信使赫尔墨斯脚上穿着长翅膀的靴子飞来飞去。图中最左侧的男性人物的一双靴子透露了他的身份 。赫尔墨斯是一位非常全能的神,他出现在这幅画里俨然是一个谜。因为他看起来对画面中的事件漠不关心。她的腰上挂着富有神奇力量的魔杖,他正在伸手驱散象征着时间和不幸的、笼罩在他头上的云,尽管这云朵也同时在保佑着他。有一种猜测可以一提,那就是赫尔墨斯也是一位音乐之神,他精通音律并发明了乐器,他很有可能是受到美惠三女神的感召才前来观看她们婀娜多姿的舞蹈,可他却又时时刻刻希望摆脱笼罩在头顶上的云,所以才导致了心神不定。


人物2至4:美惠三女神

这三个面容相似、纯真美丽的少女正是缪斯们的好邻居,美惠三女神。美惠三女神正在脚尖点地,跳着欢乐、和谐而充满了愉悦的春之舞蹈。她们的舞蹈充满了盎然的生命力和诗意,她们轻薄的纱衫飘逸朦胧地笼罩着美好的肢体,她们轻柔舒展的曼妙舞姿在这繁花盛开的丰饶大地上婀娜呈现,化作最靓丽的风景。她们的青春、纯真、快乐、骄傲与和谐在舞蹈的韵律中流动着。


人物5:爱神维纳斯

爱神维纳斯在这幅画里居于正中。作为爱情的女神她扮演着一个公正的角色。在她的左边,是年轻俊美的众神使者赫尔墨斯和尚未遇见爱情的纯洁的美惠三女神。在她的右边则是一场关于爱情和欲望的抢夺正在上演。居于画面中心的她看起来神情略带忧郁,她象征着爱情的公正,也暗示了情欲和欢爱的真相——没有爱情的纯真年代是懵懂而美好的。而当欲望占据了人的灵魂,爱情就来了。爱情有时是不纯洁的,一方通过夺取的方式希望占据另一方的身体和灵魂。然而这种不纯洁却又是甜蜜的。这就是爱情,交织着甜蜜和痛苦。就好像繁花盛开的丰饶的土地上,既有美丽的风景又有令人叹惋的悲伤。


人物6至8

这三个人物构成了一个动态的时间性的传奇。艺术家用他们的形象讲述了一个神话中的故事桥段。西风之神菲尔斯爱上了森林女神克洛丽丝,他鼓起了腮帮子吹起了阵阵西风,并且伸出双臂想要抢夺克洛丽丝的贞节,使她受孕。克洛丽丝极力反抗奔逃,她轻盈透明的衣裙被西风吹起,更显她的羞怯与惊惶。但菲尔斯的神力太强,她无法抵抗。她因此正在变成另一个女神,她的嘴角伸展出了一枝美丽花枝,这枝藤蔓正在蜿蜒生长,也代表着纯真的克洛丽丝正在蜕变。克洛丽丝左侧的女性是花神芙罗拉,也就是她最终幻变成的另一个女神。因此,花神芙罗拉和森林女神克洛丽丝其实是同一个人。仔细观察芙罗拉的姿态,会发现她似乎已经受孕。她穿上了美丽清新的衣裙,被繁盛的花朵装饰得十分迷人。然而她的容貌却在时间的流逝中失去了青春的光华,脸上也流露出忧郁的神色。这三个人物本身处于不同的时间点,画家将他们置于同一个平面上同时出现,这种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且打破了惯常的时间性叙事,显得故事性极强,十分耐人寻味。


人物9:小爱神丘比特

在这幅画当中,最无忧无虑的一个人物就是最后一个人物——小爱神丘比特。他挥着天使的翅膀,飞在母亲的上空,手拿小小的弓箭,正朝向美惠三女神姐妹中的某一位女神。那金色的箭儿一旦射向纯真的女神的心灵,她就会失却最宝贵的与生俱来的童贞,她的心就会被爱情占据。她就会为爱神魂颠倒又或者失魂落魄。这一触即发的弓箭象征着爱情无处不在。因此小爱神的形象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母亲维纳斯的形象和权力的延伸。


这9个人物置身在繁花盛开的春之大地上,他们被放置到一起的完整意义尚无法确知。他们共同组成了一个谜。而画面中央的维纳斯无疑是揭开谜底的钥匙。


波提切利的画风     

文艺复兴使人们对人体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将人们的视线集中于真实的躯体上。透过分析古代雕塑,绘画艺术在贴近自然方面被大大地丰富了。15世纪后半叶的意大利,运用透明视角和光影线条明暗变化的油画越来越多。而透视法的使用使画面的层次感增强了。波提切利更是重视透视法,被称为“透视法教父”的他与同时代的人相比,更善于运用明暗和透明的变化。

绘画技法     

15世纪80年代油彩已不再罕见,但在创作《春》时,画家使用了较传统的蛋彩颜料,这种几乎被人遗忘的颜料赋予此画如梦如幻的迷离特质。蛋彩颜料主要是由蛋黄或蛋清与颜料调和而成。波提切利先以深色为画面打底,而后在底色上绘制,效果轻薄、透明。但画家并不满于此,他使用的技法要比蛋彩更加复杂,即铅白与蛋彩配合。铅白这种厚重的颜料可以在细节之处凸显罗衫的质感,这是《春》在绘画技术上的一大突破。

赫斯珀里德斯的花园     

《春》是一幅婚礼定制画。《春》完成之后被悬挂在一栋位于佛罗伦萨宅邸的卧室中,屋子的主人是罗伦佐的侄子罗伦佐·狄皮尔·法兰奇斯柯。值得注意的是,当时为了结婚而委托制作画作的现象十分常见,他的一桩政治婚姻恰为《春》的诞生提供了契机。或许正是因为这是一幅婚礼定制画,所以艺术家波提切利才会在画中描绘了维纳斯的果园,也就是赫斯珀里德斯的花园。也就是繁花盛开的丰饶大地。在这里,有170多种花卉,包括波提切利专为女神们设计的金苹果、爱神木、橘树、勿忘我草、矢车菊、鸢尾花、长春花、石竹、银莲花等等。丰富的花卉品种也反映出画家对生活的细致观察和丰富的园艺知识。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