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珍贵!山水画大师陆俨少也玩艺术衍生品手绘

发布时间: 2019-06-26 09:15 
分享到:

陆俨少,1909年6月26日生于江苏省嘉定县南翔镇(现上海市嘉定区南翔镇)。作为20世纪成就卓越的山水画大家,他一生致力于山水画的传承和发展,汲古为新,借古开今。


早年筑基于明清山水,继而上溯宋元,多年来,他遍游神州大地,饱览山川秀色,从气象万千的自然风光中,吸收了丰富的艺术营养,加上深厚的文学素养和文学功底,使他既具备了继承传统的严谨功力,又能“以造化为师”,具有强烈的现代意识。


他对于线条和墨块的运用,有极高的艺术造诣,多年来一直为海内外所推重,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声誉。


一直以来,我们看惯了陆俨少的纸本作品,而今天,优画君要为大家展示两件先生亲自绘制的艺术衍生品。


陆俨少手绘热水瓶 潘华信捐赠



这件手绘热水瓶是陆俨少先生亲笔绘制的一款艺术衍生品。在当时,“艺术衍生品”这个概念还没有被正式提出,先生此举,想来是出自率真活泼的情趣以及对生活的热爱。普通的热水瓶外壳,被描绘上了山水风光,显得别开生面、灵动精美。用这样的热水瓶倒出的不是开水,简直就是源头活水、山间溪泉。



陆俨少所绘茶杯 陆亨捐赠



你一定想象不到,陆俨少先生手绘的茶杯竟然带有抽象艺术的气质。事实上,陆俨少先生对西方抽象艺术的态度和看法是相当具有开放性和包容性的。他的这件手绘茶杯,便充满了原始社会图腾式古老而奔放的生命力。非但令人联想到西方抽象画,更让人联想到中国古老的象形文字。这件小小的艺术衍生品凝聚着陆俨少先生的创造力,他的艺术深深扎根于传统文化的土壤,同时又求新求变,具有积极的探索意识。



作为一位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陆俨少一生不断探寻着变法创新的智慧。在浩劫的岁月,其形制结构特征明显的山水风格更趋强烈。在“文革”之后重新获得写生自由,陆俨少便怀着饥渴,几乎马不停蹄跑了井冈山、庐山、黄山、普陀山、雁荡山、武夷山、青城山等许多名山大川。“饱餐”造化引发了他后期的创作激情,使其山水画变化层出不穷,亦促使陆俨少有意再取造化浑然之气,来突破已有的风格。在1978年元旦,陆俨少便画了一幅颇有抽象意味的《云深不知处》,称它“为予七十变法之始”。


陆俨少《水墨山水卷》局部 1931年


陆俨少以往的山水画大都有意采用淡设色,以免掩盖其线条墨痕。重墨而轻色,是元明清以来文人画的偏向,因而尝试色彩突破,应是以往传统一直未予大力开发的一个新天地。以陆俨少的卓绝悟性,尤其他晚年在见到赵无极绚丽的抽象画之后,不可能对以色彩介入中国画这一时代性的敏感课题视而不见。陆俨少山水画的盛年之变,追求的是山水淋漓苍莽之气,他将攒簇点线构成团块结构以凸显墨韵效果,以融入造化浑然之气,来破其风格程式。而其山水画的衰年之变,则重在以点染和滃染来探求山水氤氲惝恍之趣,以追求用色之幻,来破其风格程式,使所作山水既力求其真,亦兼取其幻。


陆俨少 《登峨眉绝顶》 1942年


1984年陆俨少在一幅尝试色彩的新作上跋曰:“予于山水画寝馈古法六十年,今耄老辄欲绝去依傍,另起炉灶,而未知所往,如黑夜行路,前方似有光亮,而闪烁靡定,转去转远。”1985年,陆俨少以墨晕天空、粉填树枝,画成《溪口待渡图》。他担心重设色会使“用笔无方,不见骨力”,尝试“如虫蚀木,偶尔成文”的用笔。对解决色墨相碍这一中国画历来的难题,其时陆俨少觉得自己已“心知之而才不逮,……加我数年,精进不已,或有成乎”。可见陆俨少当时对色彩探索已有期许。而陆俨少在1990年所作的设色山水上则题云:“予创为点彩之法,既具色彩绚丽之胜,而又不失传统线条之美,自谓有异世之所谓泼彩者,……为老年变法之一体。”也就在这一年,陆俨少不但尝试“点彩法”,竟还创“以轻秀淡雅出之”的“点彩法之别调”。陆俨少的这些尝试点彩滃染之作,有的色墨交映,已见灵光闪烁,似为对他五六年来精进不已的自我期许的印证。


陆俨少 《杜甫诗意百开册》之一 1959年


陆俨少 《三峡图》 1987年


陆俨少的山水画早年着意于用笔的韵律,中年则在积健为雄的用笔基础上攒簇点线构成团块结构,以凸显墨色厚薄变化的韵味,晚年又意在寻求色彩突破,以消解、映衬和丰富墨韵之强弱变化。由此我们可见陆俨少一生的变法突破在用笔、用墨和用色三个阶段上循序渐进,而始终突出骨法用笔,则为贯串其三个阶段的关钮所在。虽然陆俨少的设色变法突破终因健康寿限等因素而未大成,但他那至死不渝的变革创新精神,已显现出令人钦敬的大师风范。


陆俨少 《沸腾的上海工业区》 1964年


陆俨少 《闽西写生》 1957年


在陆俨少的晚年,西方抽象艺术已开始大肆影响中国。陆俨少敏锐地认为:“中国画贵在似与不似之间,似乃具象,不似为抽象,一图之中除去具象之外,其余皆在抽象范围之内,易言之亦即气韵是也。”其时陆俨少操运笔墨已至游行自如境界,对山水画形制组合规律亦已烂熟于心,他便将原来的程式组合拆解打散,再予简化和重构,使之更脱略形迹而具抽象构成意味。


陆俨少一生的笔墨修练,从早期的婉秀带“工”,到中期的“工”中带放,再到后期的收放自如,正与传统笔墨发展从工笔到小写意再到大写意的规律相一致。而“大写意”区别于“小写意”主要有两点:一是“大写意”所蕴含和显露的精神情感,比之“小写意”要更为明显而强烈,陆俨少后期作画用笔强调提揿和“杀”,即是其明显的体现;再是“大写意”在笔墨形态上要比“小写意”更显粗阔,陆俨少后期所创用的墨块,即为笔墨之粗阔形态。不过后期笔墨的纵放,既带给陆俨少一种随意自如的天成境界,而其情味之拙辣荒率,也往往难为常人所理解。而陆俨少自己也意识到,书画作品若是“纵横恣肆,徒以快意而笔过伤韵”,亦不足取。因而他认可艺术气息“渐老渐熟,乃造平淡”的规律,尤为欣赏陶渊明诗歌的散缓之致。对于中国艺术幽微气息的深入辨析,使陆俨少能把握自己画风的跌宕虚和而矩镬自持。


陆俨少 《井冈山哨口图》局部 1977年


回顾其早年所作,陆俨少是在寻求形制结构的明晰空灵;中年以后,陆俨少开始追求现实山水气息的沉厚多变;暮年,陆俨少尝试设色滃染以求空灵之幻,则又有意由沉郁超迈复归于淡泊空灵。陆俨少后期的用笔蕴蓄了他一生的修练,将一种从容淡定的心境融入画中。较之其早年气局弘大而韵致幽微的画风,似乎晚年又在设色和用笔幽微的层面上出现了一种新的轮回。可惜因健康精力不逮加之衰病益剧,不仅拖累了陆俨少应有的艺术发挥,且使其艺术拓展不得不终止,确令人不胜叹惋!


陆俨少一生的艺术历程坎坷起伏,就好像是一条源远流长的河,山水画艺术即是其生命历程的反映。观其早年画迹,可见他心境恬淡、开阔,志存高远。其笔墨风格开始像是涓涓细流清澈的流淌而来。继而,随势曲折,水流趋劲,出现波纹漩流,那是他抗战避难入川的坎坷岁月。继而水面渐见壮阔,水流浑融而又复为清澈,一派风光旖旎,那是他才华初露、意气风发的岁月。再继而又趋激荡浑厚,乃至纵横开合,倒海排山,那是“文革”沉沦岁月中他以艺抗争的写照。而后,水势更趋壮阔,浑然、波澜不惊,渐渐进入一片宁静深沉的大海,那是他艺术绚烂而后复归平淡的最后境界。


陆俨少 创新画 1984年


由于矢志不移的修练定力,陆俨少毕生创作了难以数计的作品。陆老曾对笔者说:“水平是一条线,这线由无数个点连接而成,每个点也就是一张画;水平线的提高,也就是无数个点、无数张画的渐次提高。”在这无数张作品中,虽然有的题材相同,但技法水平的高下不一,而这正显示陆俨少对同一题材之作的深掘探索不止。也正因其持续的定力,同一题材往往有无数张画作为探索的铺垫,才使陆俨少的艺术在历练中臻于炉火纯青,其灵机妙绪遂乃应腕而生,触处成春。


陆俨少 《梅石图》 1982年


陆俨少毕生难以数计的作品,见证了他惊人的勤奋。但其无数作品的水平发挥高下不一,难于藏拙,再加之膺作的大量横行,却也遮障了人们对他应有的认识。欣赏陆俨少的艺术,若不能从他同一题材的大量作品之中挑出精品,其欣赏必然会大打折扣而显不智。倘若有慧眼遴选陆俨少毕生的精品萃集陈列,撇去其大量的修练状态之作,那我们将会发现:在山水画领城,陆俨少确实无愧为一位冠绝古今的大师。


今日推荐 | 纪念陆俨少诞辰110周年秦权壶


这款全球限量版紫砂壶专为纪念陆俨少先生诞辰110周年而研发定制,虽非陆俨少亲笔所绘,然而却传承了先生的艺术精髓。


作为陆俨少先生之子陆亨老师亲自授权的高端艺术衍生品,这款秦权壶具有不可估量的收藏价值与升值空间。


壶身刻有陆俨少先生之诗“隔林闻笑语,风送焙茶香”,先生虽已仙逝,而今我辈犹能从其亲笔字迹中窥见他的人文底蕴和大家风范。




格调高古,器型稳重。

诗书紫砂,珠联璧合。

真材实料,举足轻重。

手工打造,独一无二。

即将上市,敬请关注。




先生精通国画诗文,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大家,更难能可贵的是,具有创新意识。这把秦权壶用料十足,恰如先生在艺术史上的地位一般举足轻重。


独具匠心的设计,在传统秦权壶器型的基础上做出了极简主义的优化与改革,壶身光洁,恰如山水画中的留白,婉若游龙的字迹镌刻其上,道不尽其中的风流雅致。如此传承与创新兼容的设计,与陆俨少先生的艺术风格遥相呼应。


如今,正当陆俨少先生诞辰110周年之际,这把秦权壶即将于香港金钟国际艺术品交易所上市发行。它将为您带来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的双赢。


部分图文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