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密事——屏风的含蓄之美

发布时间: 2019-12-19 09:17 
分享到:
六曲连环接翠帷,高楼半夜酒醒时。 
掩灯遮雾密如此,雨落月明俱不知。

                 ——李商隐《屏风》

  《消夏图》.元刘贯道画.纳尔逊  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藏


屏风是一种古老的家具,早在春秋时期,就有对屏风的记载。《史记》中写到:“天子当屏而立”。皇帝把屏风作为权力与尊严的象征,大臣们把屏风作为警示自己的工具,文人雅士则把屏风作为艺术品欣赏。

《十八学士图之二》——杜堇 (明朝)

对古人而言,屏风是休憩安眠、会客雅集等日常活动中非常重要的家具。它传达着精致的生活品位,记录着独特的生命印记。


屏风对中国人的心理影响十分深远,这与中国人自古以来的处世哲学密切相关。古人讲究含蓄,奉行中庸之道,注重隐私,不事张扬。因此,屏风正是中国古人处世哲学的体现。


《玩古图轴》-杜堇


除了古书记载,历史上的很多名画、古画中如实描绘了当时屏风的式样。从中可以管中窥豹,见证屏风在历史长河中发展的历程。


重屏会棋图五代-周文矩


东晋时期的屏风 ,发挥的是最基本的功能 ——挡风。那时的房屋相当透风,睡觉时怕着凉,都会在头部附近放置屏风。此时的屏风功能性远大于装饰性。


汉唐时期,几乎有钱人家都使用屏风。其形式也较前代有所增加,由原来的独扇屏发展为多扇屏拼合的曲屏,可叠,可开合,汉代以前屏风多为木板上漆,加以彩绘,自从造纸术发明以来,多为纸糊。


在中国古代名画中,描绘屏风最多的当属五代时期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


唐朝灭亡后形成藩镇割据局面,史称五代十国。当时南唐国力最强,先后攻灭闽国和楚国,但因多次出兵使国力衰退,最后败于后周。


南唐大臣韩熙载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动荡的年代里。他一生坎坷,在宦海里几度沉浮。南唐前两位皇帝对韩熙载颇为器重,任命他为中书舍人、户部侍郎。但李煜即位后,韩熙载的命运发生了变化。


韩熙载性格狂傲,引起了李煜的猜忌。韩熙载索性不再上朝,每日在家中宴饮狂欢,纵情声色。


李煜非常想知道韩熙载都在家中干了些什么,于是就派宫廷画师顾闳中潜入韩熙载家中,并且把他的生活场景都一一画了下来,成就了流传后世的《韩熙载夜宴图》。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 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主角”韩熙载坐在三屏风床榻上,全卷一共有五段:听乐、观舞、歇息、清吹、送别,每一段以一扇屏风作为自然隔界,使每段画面都可独立成章。为后人留下了一幅南唐时官宦人家的真实生活场景,也体现了南唐末世的纸醉金迷。

宋元时期的绘画作品。其中的屏风已稍显繁复,但更多的功夫还是花在了装饰画的内容上了,对于木料以及底座的木作等方面,其要求并不严格。

宋·苏汉臣·《妆靓仕女图》中的屏风


明代以后出现了挂屏,已超出了屏风的实用性,成为纯粹的装饰品。可分为座屏风和围屏。


座屏风:由插屏和底座两部分组成。插屏可装可卸,用硬木作边框,中间加屏芯。


围屏:由偶数屏扇组成,可折叠。围屏由屏框和屏芯组成,也有采用无屏框的板状围屏,每扇之间用屏风绞链连接。有些小尺寸的围屏,可设于炕上作装饰,称为炕屏。

《汉宫春晓图》里的屏风


对古人而言,屏风是休憩安眠、会客雅集等日常活动中非常重要的家具。它传达着精致的生活品位,记录着独特的生命印记。经过几千年时间的洗礼,屏风独特的形制之美与深厚的文化内涵,使它仍然在今天的中式家居设计中焕发着不朽的魅力。

上海太铎拍卖秋拍艺术品屏风欣赏

Lot.033

清  紫檀 山水插屏(一对圆)

说明:透雕「二龙戏珠」天然大理石山水纹圆插屏其下方的圆珠可转动,花纹为二龙戏珠图。大理石山水纹周围的木雕为暗八仙 ( 即八仙手中所持的法器 )。

尺寸:82×49cm

RMB: 30,000-60,000

Lot.035

清  紫檀、老红木 插屏(一对)

说明:浅浮雕山水方插屏,材料分别为老红木和紫檀木。

尺寸:71×67cm

RMB: 30,000-60,000



Lot.047

近代 楠木 雕九龙独扇屏风 

尺寸:260×110×260cm

RMB: 50,000-150,000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