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感谢贫穷,但可以从贫穷艺术里反思消费文化与现代生活

发布时间: 2018-08-02 14:32 
分享到:

“贫穷艺术”艺术家 Alberto Burri 的作品


近几日,一位河北乡村女孩以707分考上北大后写的作文《感谢贫穷》在网络上广泛流传,文章非常励志,但真正值得感谢的并不是窘迫的环境,而是在贫困中依旧自立自强的品行。

大部分艺术家活得比较穷早已经是深入人心的事实了,不过,估计他们谁也不想感谢贫穷。

天才画家伦勃朗被雇主抛弃后,后半生穷困潦倒凄凄惨惨,梵高在给弟弟的信件里屡屡哭穷,而我们对高更画作的欣赏有时甚至不如对他本人放弃优渥的股票经纪人生活转而执迷不悔地跳入艺术这个大坑的敬佩,明代徐渭《写生卷》去年在拍卖会上以1.27亿元成交,但这和艺术家本人有什么关系呢,五百年前他还不是穷死家中……


高更自画像


我们还没看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前,常常就听说了他曾经或者生前如何挨过穷,所以,当“贫穷艺术”这个名词出现在眼前,太多人会误以为这完美覆盖了绝大部分艺术门类。


贫穷艺术,Arte Povera,一个兴起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艺术流派。贫穷艺术并不以表现贫穷为目标,之所以以贫穷为名,是因为相对于高雅、丰富、繁复、华丽的传统艺术,贫穷艺术背离了这些高大上的形容词,用极为朴素甚至简陋的材料来进行艺术表达。


雅尼斯·库奈里斯,《无题》,1970


贫穷艺术的诞生地在意大利。

当时意大利正处于战后的黄金时期,工业快速发展,经济蒸蒸日上,人们在消费生活中忘乎所以,已然不记得两次世界大战带来的苦痛,而保守的大学教育令年轻人心生不满。六十年代末全世界都在发生学生运动,意大利的大学生们也冲开了压抑的教育制度,在大麻、酒精、性与暴力中寻求自由。



艺术家们在这样的动荡社会里同样迷惘,他们被神秘的东方哲学吸引,对资本主义与消费文化强烈批判,他们试图抛弃传统艺术,用更直接的方式表达物质、人类、空间的关系,作品中往往有很强的政治性。贫穷艺术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诞生,寓意前卫,极具思想性。

正如美国实用主义哲学家约翰·杜威所说,“审美经验之根就存在于人们的日常经验之中”。贫穷艺术的艺术家从生活经验出发,他们抛弃了绘画形式,突破了只在平面创作的限制,对树枝、玻璃、动物、布料、石头等原始材料加以剪贴、组合、设置。有时他们的作品简单粗暴,强烈冲击人们的一般认知,有时又充满灵气,令观者会心。


雅尼斯·库奈里斯


贫穷艺术的领军艺术家之一,雅尼斯·库奈里斯(1936-2017)曾就读于罗马美术学院,最出名的作品是1969年的《无题/十二匹马》,正是贫穷艺术横空出世、惊倒世人之时,这位艺术家把十二匹马拴到了画廊的展览区,此时作为展品的不仅仅是活的动物,还有(奇怪的)声音、(难闻的)气味……



可以想象前来观展的艺术爱好者有多么无可奈何,他们无法像平时一样沉浸在眼前无限优美的绘画中,而不得不注视着乱糟糟的现代艺术作品,困惑地问自己:“这个艺术家想表达什么?而我又感受到了什么?”


雅尼斯·库奈里斯《无题》,2010-2011

200x180x20cm,铁板,钢丝网,小提琴,钢丝,


令人吃惊的粗粝感将一再出现在库奈里斯的作品里,木头、羽毛、石块、麻袋、织物、煤块、各种材质的布料、金属……原始材料与工业文明的种种产物都能成为表达思想的工具。


雅尼斯·库奈里斯,无题,2012,

铁,军用毛毯,雕刻品, 

200 × 400 × 50 厘米 / 78 2/3 × 157 1/2 × 20 英寸


他混合这些材料构建艺术作品,拓宽了艺术的可能性,也迫使观看者重新审视物质世界的本质,如他所宣称的,“我们今天必须实现的,是将艺术与生活统一起来”。

他展示的不仅仅是物品,更重要的是附着在物品之上需要表达的概念。


雅尼斯·库奈里斯,《无题》,2011年

铁板、瓷片、钢丝, 200x180cm


2011年,雅尼斯•库奈里斯在中国举办了首次个展,名为“演译中国”,展览的前言写道:“他在中国创作的作品中大量采用了古老的瓷片、瓷碗、白布以及军大衣,将它们与钢板组成了不同的图案形式和物质关系,既强调材料与材料的对比或对立关系——软与硬、自然与人造、流动与固态、传统与现代,又表现和建构了形式和语言的独特美感,是一种交织着质朴的戏剧性和诗意性的美感。他把现代与传统、日常与异常的关系理解成一种辨证的视觉哲理。作为一个旅行者,他一直游走于不断与他者文化之间对话,喜欢吸收和转化那些不能归类的东西”。


雅尼斯·库奈里斯,《无题》,

2011年,铁板、铁屑、中国碗,200x180 cm


即使不能说出这样学术性的评价,普通观众也能材料和装置中更直接地感受到中国。

很明显,贫穷艺术和深受大众欢迎的波普艺术(pop culture)反向而行,波普艺术拥抱了消费文化,为大众传媒和广告业服务,而贫穷艺术则需要追溯到由杜尚开始的艺术去物质化以及观念艺术的兴起。

贫穷艺术作为艺术家团体在七十年代以后就散了,不过,库奈里斯等艺术家终身在创作在表达,而它产生的影响深远悠长。且不说它对艺术传统的挑战属于现代艺术一以贯之的思路,对于现代生活的反思、对艺术与生活的联系的探索、利用“贫穷”材料反抗资本主义、对消费文化的怀疑,都具有极大的思想力量。


Martin Margiela 的设计,用废旧材料拼接时装的思路可以看出贫穷艺术的影子


Martin Margiela 甚至去巴黎郊区的贫民窟办秀,朴素的材料与朴素的场地,赋予时装新的意义。曾认为时装行业太过肤浅的 Raf Simons 看完这场秀以后决定投身服装设计行业,现在他有自己的品牌,还担任过 Dior 总设计师


连在最为“肤浅”的时尚界,早已封神的设计师 Martin Margiela 最著名的几场秀,毫无疑问内核就是贫穷艺术。


Alberto Burri《SACCO E ROSSO》

布面丙烯及麻袋 149.9 x 129.5cm

成交价: 910.9万 英镑

伦敦苏富比2016年春拍


和其他艺术流派一样,以反商业出名的贫穷艺术也需要面对市场。

很多贫穷艺术卖的是概念,比如库奈里斯的十二匹马,根本无法出售,廉价材料有时难以保存,对现行的收藏与拍卖制度极为不友好,因而贫穷艺术很少出现在拍卖会上,卖出价格也远远比不上其他门类的艺术作品。

给贫穷艺术命名的意大利评论家切兰特早就说明过,贫穷艺术在根本上是反商业、反形式的,敏锐、晦涩、个人、激烈。这一切使得贫穷艺术的最好归宿必然是博物馆与美术馆,它所具有的概念与思想需要和观众互动才产生意义。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