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泡妞的画家不是好诗人

发布时间: 2017-09-11 10:26 
分享到:


经历了昨天一整天的阴雨绵绵,今天总算是又重回了阳光灿烂的日子。初秋的天气让人感觉好舒服呀!午后,优画君靠在咖啡馆的女王椅上伸了伸懒腰。开始工作,进入今天的艺术话题。今天,优画君决定给大家来一点特别的爆料,虽然这爆料的内容本身并不新鲜,但对于大多数中国读者来说,它们还是相当有新鲜感哒。


在咱们的艺术圈,有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他活了一辈子,不仅长寿,而且在创作上旺盛高产。他是个艺术天才,受到全世界的膜拜。他生活幸福而且性福,有一大堆红粉知己俏丽佳人相伴左右。然而,他对每段爱情都是忠诚的,因为他几乎从不同时和两个女人谈恋爱。他随手涂鸦画出奇怪的图案,却能风靡全球,影响到无数艺术家,甚至改变了艺术史发展的轨迹。这么听起来,他简直是一个超级牛的牛人。相信你一定猜出了他的名字,是的,没错,他就是西班牙画家毕加索,也就是今天我们故事的主人公。之前,优画君在咱们的公众微信订阅号上发不过毕加索毕姥爷的作画视频。而今天,我们要谈的并不是毕加索的绘画,而是他人生中另一个重要的爱好,一个大器晚成的爱好,那就是,啧啧,写诗!


1935年,54岁的半大老头儿毕加索开始了写诗。没想到这一写就一发不可收拾。很显然,毕加索在活着的时候,他的诗歌并没有受到太多的重视。直到1989年,也就是优画君出生的那一年,法国伽利玛出版社才将他的全部文字出版成一部诗集。至此,世人才了解了毕加索隐秘但颇有个人风格的诗歌创作经历。




身为画家、雕塑家的巴勃罗·毕加索,其诗人身份却鲜为人知。由法国艺术评论家安德露拉·米夏艾尔编选的《毕加索诗集》收录了其在1935年至1959年之间创作的350余首诗歌。已过知天命年纪的毕加索遭遇了艺术创作与情感生活的双重危机,促成他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诗歌写作中,在转型的瓶颈期以文字的书写激发绘画灵感的迸发。


毕加索是一个富有创造力的人物。他所生活的时代正值20世纪初西方涌现出的声称先锋与现代的各式艺术流派纷纷与19世纪的传统观念划清界限。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毕加索的艺术天赋充分展露出来。1907年,他创作了《亚威农少女》,成功地在当代西方艺术史上赢得了一席之地。与此同时,这件作品还被视为毕加索立体主义创作风格的萌芽,它摒弃了西方长久以来沿袭的学院派透视法技艺,转而通过线条、色块以解构与重组的形式多方位、多角度阐释一种几何美。他的画如此颠覆传统、开拓创新,他的诗歌也是一样。他打破了传统诗歌的线性写作,把立体主义的物象融入到诗歌当中。他的诗歌,可以说是骨质清奇语言奇葩,充满了丰富的想象力且从头到尾几乎没有标点符号。你或许会想,这样的诗歌读起来很费劲吧。而事实上,毕加索的诗歌读起来并不那么费力,而且让人感觉耳目一新,别有一番诗情画意。


黄颜色味道的芳香也不再落到绿色的声音上魅力叹息着碰触到玫瑰哈哈大笑香气的目光从空白模特的蓝色中消散从被炎热的叫喊弄得盲目的光线中蒸发 的歌唱的液态鸽子在清凉的空气中映照它的肉体敲响从寂静中扯出的时辰空缺的如此温柔的警钟”(1936年5月16日)。


毕加索将其背离传统造型艺术的画风 移情至笔墨间,重塑一种自我的书写。表面看来晦涩费解、逻辑混乱、毫无头绪的篇章完全脱离理性的轨迹,跳跃性的思维和荒诞夸张的创作笔法颇具超现实主义色彩。无标点一气呵成是毕加索的语言特色,如同他在绘画中堆砌表现对象的态度,给予断句无限可能性,在无形中开启了诗意的多样性。凌乱无章的意象集画面感与节奏感于一身,带来全方位的感官冲击力,色彩、光线等绘画语汇贯穿于具象与抽象之间,从静观中酝酿出动态美,时而躁动张狂时而沉静如水,与变化无常的情绪起伏相一致。


在毕加索的诗歌中,还常常能够看到一种游戏式的拼贴手法,彼此不相关的意象肆意组合,造成了意外的效果。据说,这种拼贴手法来源于他的绘画。早在1912年,毕加索就在画布上粘贴了一张印有藤编图案的油布,以此宣告第一件拼贴作品《有藤椅的静物》诞生。在诗歌创作中,他所使用的俨然是同一种手法:


*年轻姑娘的肖像*在一个被卡车碾破的旧罐头上*粘上一块碎玻璃 并为它画上一个女人的侧脸*下面挂上一双小小的洋娃娃手套*上面植上几根羽毛*把整个东西扎在一个苦橙子*在罐头盖上打它一个洞*”(1936年4月4日 于胡安松树林)。


这首小诗简直就像一幅杂乱而富有几何美和韵律美的立体主义油画!


除了拼贴手法之外,毕加索还热衷于将不同的元素植入诗歌当中。在他的诗句和诗行里,你可以看到音符和数字,这些杂乱无章的元素打破了文字的正常排序,使语言变成了信息爆炸的战场。诗歌成为一连串的密码,逻辑思维和语法规则被打破了,取而代之的是立体主义绘画一般的破碎感和神秘感。


1936年五月3日

哆3来1咪0发2索8拉3西7哆3

哆22西9拉12索5发30咪6来11½哆1

哆333西150拉¼索17发202来1咪106西33.333.333

咪10西44拉9唆22发43咪0—95

手把阴影抓来光线则由它如此做并静静地填充数字之和3—5—10—15—21—2—75—而飘扬的头巾被头发的爪子带走它的翅膀伸展盘旋陶醉于自由在胸衣之线的蓝色中在无限敞开的天空中




毕加索的诗歌常常与爱情、衰老、死亡等宏大的主题相关。但与此同时,他的诗歌又反映了他的生活。


毕加索将与西班牙相关的主题融入创作,斗牛场彰显的旺盛生命力成为他挥之不去的乡愁,对 斗牛的幻想成为其创作的源泉,他在童年时期创作完成的第一件油画作品便是《斗牛士》,诗中也有多处提及:


腿脚腾空星光闪耀的夜空中的彩虹拧绞内衣惊讶目光中的摇篮吊床的纯粹金翅鸟游戏的闪光信号灯深深扎入火中掐住棱柱脖子的钉子的圆舞曲绳子被轮子烧焦的尽头拽住轮子陷入沼泽的淤泥中愤怒地咬住垂死公牛的眼睛”(1936年4月24日)。


几组极端行为的语汇勾勒出斗牛场的博弈气势,他所偏爱野兽般的原生态场景也构成了他专横暴躁的性格。


1940年,以恋人多拉为原型的作品《裸体梳妆女》问世,他多次向多拉施暴,呈现出其凶恶狰狞的一面,对于畸形女性的嗜好只增不减,诗中也流露 出相似的意味:


绘画是一些疯女人/心儿被刺/光灿灿的泡泡/被眼睛捏紧喉咙/连珠炮的鞭挞/拍打翅膀/在其欲望的方块周围。”(1936年1月4日)


他 说:“无论我在失意或是高兴的当儿,我总按照自己的爱好来安排一切。一位画家爱好金发女郎,由于她们和一盘水果不相协调,硬不把她们画进他的图画,那该多别扭啊!我只把我所爱的东西画进我的图画。”或许,这番话是他作画的宣言,也是他作诗的宣言。


最后,让我们再来欣赏一些毕加索的“奇葩”却又美丽的诗歌。


大蒜以它枯叶星星的颜色在笑

由其颜色深扎的匕首以它嘲讽的神态笑那玫瑰

呈枯叶的星星的大蒜

正下落的星星的气味以它狡黠的神态笑那玫瑰的匕首

呈枯叶的翅膀的大蒜

(1936年6月15日)

  

面包屑被他的手指头那么亲切地放在如此湛蓝的天边叹息被缚的贝壳笛子演奏者随着每一滴水拍打翅膀在春天里开花在她裙底由窗户形成的裂缝中它膨臌起并充满了房间并带它随风飘荡她长长的头发

(1936年3月22日)

  

正午鸡叫吓坏了的天空一片骚乱在蝮蛇之巢伸开的胳膊底下变化不已帷幕拉开花束的绞刑架硫磺的柠檬色翅膀鸢尾花和罂粟花而腋下的橙黄色气味强化了他的头发味

(1940年5月20日)

  

最小施舍的圆翅膀颜色自满自足咬噬的手那么我们就别玩了花儿在叫嚷我不要我不要令人绝望的气味假如你不愿意它的理性捉虱子但时间不长光线飘浮它有它阳光下的藏身处多出来的两米带着超出窗沿一脑袋是假的假透了他但是假如他缺少勇气颜色自满自足它是假的假透了那么超出一脑袋带着多出来的两米假如你光线它飘浮但时间不长它的理性飘浮捉虱子假如你不愿意令人绝望的气味我不要它花儿叫嚷那么我们就别玩了但是假如勇气咬噬的手颜色自满自足最小的施舍超出圆翅膀一脑袋

(1935年12月9日)

  

(I)这是杏仁绿的色调喝干大海的难事笑声桂竹香贝壳蚕豆玻璃黑人寂静石板瓦后果欧楂小丑

(II)这是大海笑声贝壳该喝空桂竹香杏仁色调黑人蚕豆玻璃寂静石板瓦绿色小丑后果

(III)玻璃黑人寂静大海石板瓦绿色蚕豆好笑那是桂竹香贝壳小丑你的后果

(IV)黑人蚕豆寂静绿色贝壳石板瓦你的杏仁大海桂竹香玻璃后果值得一笑

(V)后果那是你的笑声贝壳大海桂竹香石板瓦绿色黑人寂静玻璃杏仁

(1936年4月9日)  


1935年十一月20日[I][II]

[I] 什么样的疯狂骑在它仇恨的马背上而来如此得当地向你致意难道不是无精打采的花躺在船上滑行在血管中并突然打开脸颊之窗闹着玩地把香味的籽粒扔到街上。

[II] 比蜜更甜的花M T [①] 你是我欢乐的火


1935年十二月16日[I]

仅仅只有颜色

蜜蜂啃咬它的嚼子

仅仅只有气味

鸟儿挤压它的镰刀

仅仅只看到他们蜷缩在枕头上

爱情融化燕子轨道的金属

仅仅只是一根头发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