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试

中国花布上的粉红裸女

1930年代,布面油画,45 x 81cm


常玉一生都在迷恋女人曼妙的身姿

笔下诞生了无数胸大腿长的裸女


丰满肥硕,脂润肌满,风情万种

但这并不代表着他是风流的


女人就是上帝造给人间的

一个美妙奇迹


而他愿意在这个美梦里醉生梦死


粉红裸女

38×61.5cm,布面油画,1930年代


常玉:

“我宁可少吃俭穿,

省下几个法郎来多雇几个模特儿,

也不能一天没有一个精光的女人

耽在我的面前供养,安慰,喂饱我的‘眼淫’。”


黄毯上的裸女

80×120cm,布面油画,1930~1940



1



自小偏爱艺术,天赋初显


常玉(1900~1966),本名常有书,《汉书》云:“常玉不琢,不成文章”,“常玉”在这里指普通的玉。


人如其名,常玉眼中的自己犹如一块再质朴不过的玉,“我行我素,不媚世俗”的人生信条,让他一生大起大落,赋予了其一生的高傲、孤僻与落寞,也磨砺出了他纤尘不染的一身灵气。


他像艺术界的海子,唱着稚气的歌,画着脱俗的画……


侧卧裸女,1930年代


1901年,常玉生于中国四川顺庆(今南充)一富裕家庭。常玉的父亲常书舫是个深爱书画的人,在乡绅中比较有远见卓识,对子女的培养极为上心,供玉食,教修养。家和万事兴,见识定素养,儿女辈中果然教出了几个会经商、懂治学的好才子。


粉红裸女卧像

81×129.5cm,布面油画,1930年代


只是常玉的天性,既不同于商业头脑发达的大哥常俊民,也不同于富有治学头脑的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的二哥常必诚,率真活泼有余,严谨自律不足。但他自小偏爱艺术,对线条与色彩敏感异常,总跟在父亲身后写写画画,不多时就显露出过人的艺术天赋,令父亲大喜过望。


裸女背像

45×81cm,布面油画,1929


待常玉年岁稍长,父亲便厚礼请来清末民初的“蜀中大儒”赵熙,亲授常玉诗文与书画,一学就是五年。



2



饭可以不吃,裸女不能不画


常玉(右)与兄长常俊民约1910


1919年,在大哥常俊民的支持下,常玉赴法学习绘画。彼时巴黎,不止有常玉,还有许多后世璀璨的艺术家。


徐悲鸿、林风眠、潘玉良与常玉亲密无间,而徐志摩、邵洵美等文人也与他过从甚密。


粉红双艳

90×58cm,布面油画,1930年代


虽然家境富裕,但常玉在异国他乡的生活却多半潦倒。有时家中汇款未到,他就只能啃干面包、喝自来水度日。


身上唯一值钱的照相机,也时常存入当铺,等有钱时才取出。


金发裸女

91.5×72cm,纤维板油画,1940年代


可没钱并不能阻止常玉游走古老的巴黎街道,感受慢节奏的异国情调,结交志趣相投的朋友。


最令他销魂的,是打扮时髦、体态窈窕、曲线优美的巴黎女人。


常玉巴黎的工作室,1950年代 


他曾说:“我画室这张沙发虽然早已破旧不堪,但这上面落坐过至少一两百个当得起‘美’字的女人!”。


尽管留法生活很拮据,但他请美丽的女人来当模特儿的钱,却是从来不省的。


椅子上的裸女

73×50cm,布面油画,1930年代


常玉带着以“书法入画”的独特意趣,一笔一笔画出他眼中的现代裸女。


他绘画中的背式女人体的特点独具:有的独眼视人,若有所思;有的欲言又止,眉宇间还夹杂着冷眼相观、不屑一顾的神情;有的青丝发髻最为招眼,体态含羞带怨,颇有“不可向人语,独自暗神伤”的自怜情态。


裸女与小狗

54.5×30.3cm,纤维板油画,1940年代


人约黄昏后

122×83cm,木板油画


入浴

127.5×79cm,纤维板油画,1950年代


他的裸女最大的特点便是没有一根多余的线条,也绝少有细节的描绘。流畅恣意的线条,从这里抛过去,从那里绕回来。始于激情,停顿于心满意足的快慰处。技法高超,情感炽热,气息却一片纯真干净。就如同他后来住进的另一个画室,东西减了又减,多了便是碍事,简洁的人生哲学是他一生所崇尚的。



3



我行我素,脱离艺术市场


常玉(前排右)与友人,约1925年于巴黎


我行我素的天性,让常玉成了一个异国浪子,自由、洒脱,就像他的画一样明朗大方,毫不拘泥。


除了画画,常玉还喜欢拉小提琴,打网球,更擅撞球。他喜欢做四川菜,摆盘和造型都是艺术范儿,法国朋友吃了也赞不绝口。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日常穿着也十分考究,可谓翩翩佳公子也。


侧卧裸女

51×101cm,纤维板油画,1950年代


常玉似乎很适应自由的异国生活,来到法国后并未像徐悲鸿、林风眠一样进入正统的美术学院学习,而是在“大茅屋画院”中对着一丝不挂的模特进行速写。


在勤工俭学的徐悲鸿刻苦作画练习基本功的时候,常玉却穿着考究,和美丽的法国女友惬意地聊着不着边际的天……


曲线裸女

81×130cm,布面油画,1930年代


留法第十年,兄长常俊民经营的丝厂倒闭,次年憾然离世。


失去经济来源的常玉,继承遗产之后,如常挥霍,过了一段富足的生活后,才发觉是时候靠自己养活自己了。


1929年,常玉结识了巴黎大收藏家侯谢,在侯谢的经营之下,常玉在巴黎声名鹊起 。


沙滩双美

72.8×92cm,纤维板油画,1940年代


虽然出了名,但这也不能改善常玉的经济状况,由于不能容忍画商凌驾于自己之上,有画商找上门来要画时,他总是一一拒绝。请他画像,他也约法三章:一先付钱,二画的时候不要看,三画完后拿了就走,不提意见。这样的“不合作”态度使常玉和画商乃至整个艺术市场渐行渐远。



4



孤独去世,死后声名鹊起


常玉 约1950年


1966年8月11日,常玉邀请几位朋友来他巴黎的蒙帕纳斯工作室吃宵夜,照样是他掌勺。次日凌晨,人们发现常玉在工作室里因瓦斯泄漏去世,胸口还横放着一本书。据常玉的邻居、艺术家帕契可夫太太回忆,常玉生前经常戴的一只通体碧绿翠玉指环随着主人的去世也神秘消失……


常玉去世时,留下的钱所剩无几,友人只是草草立了一块编号为TR/1296/1966 的水泥板,如今墓碑已修缮好。


四裸女

95.5×125cm,纤维板油画,1950年代


常玉去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名字是一文不值的。他的画作在巴黎的市场里成捆出售,不过数百法郎。那时杂志给他的评价是“终生失败的画家”。而如今常玉的画作,拍卖市场上可以卖出1.28亿的天价。他和徐悲鸿的画作并插云际,各领风骚,一度交替刷新中国油画拍卖纪录。


五裸女

曾以1.07亿人民币成交额打破华人油画拍卖纪录


《帘前双姝》,1929作

此幅画作曾以3900万港元成交额拍出



5



更多常玉裸女画作欣赏


镜前裸女

131×82cm,木板油画


裸女戏猫

73×161cm,纤维板油画,1950年代

裸女与高跟鞋

87×122cm,纤维板油画,1950年代


圆月-沙洲-裸女

125×179cm,纤维板油画,1960年代


红毯双美

101×121cm,木板油画,1950年代


碎花毯上的粉红裸女

46.5×82cm,木板油画,1930年代


花毯上的侧卧裸女

79×127.5cm,布面油画,1930年代


回顾常玉的一生,坎坷至极,生前潦倒而死后荣光。有人说若他当时选择回到中国,他的艺术造诣必定也会让他享有盛名以及财富,不致于客死他乡。


人们叹息着他的孤独,想象着他的无言沉寂,形容着他的潦倒,悲悯着他寂寥的生活,他却说:“我们的步伐太过时,我们的躯体太脆弱,我们的生命太短暂。”


常玉,他就像一个艺术的稚子,用撼动人心的柔软底色、泛着浓郁东方情韵的笔触,画着自己一生所爱、所向往的世界,自由地在天际间打着滚、撒着泼,一生坦荡,不卑不亢……



6



优画网入驻画家

“裸女”作品欣赏



张维荣,《女人》

油画,60*90cm,2015


高峰,《抱狗的女孩》

雕塑,15*35cm,2014


陈坤,《随眠-女人》

油画,200*159cm,2010


冯长江,《深背景中的女郎》

水墨,92*84cm,2010


郭继英,《椅子与裸妇》

水墨,122*132cm,2005


本文转载自网络,侵删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