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女艺术家”,还是女“艺术家”?

发布时间: 2016-04-14 00:00 
分享到:

很遗憾,我们不得不承认,当前这颗蔚蓝色的星球上最强大的生物种族——人类正处于父权社会的文明时期。尽管近一百多年来女权运动的声势一天天浩大起来但是全世界几乎所有领域的重要人士和杰出人物当中的绝大多数都是男人。


然而,世界终归是朝向多元化的趋势发展的,我们可喜地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并试图改变她们在历史和现实社会中所处的地位。近年来国际政坛上,越来越多的女性人物正在发挥着领军者的作用,尽管她们所处的政治体系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男性化的方式来建构自己的行为准则和规范秩序。

在艺术领域,情况大致也是相同的。男性艺术家、评论家和学者控制着整个艺术史的发展进程。他们建立起庞大的人类艺术文明的帝国又以解构的名义代替上帝来瓦解和批判它。女性在这片浩瀚无垠的艺术海洋中占据的地位微薄得可怜。也正因为如此,当倡导性别平等的民主运动在艺术界发展到极致的时候,“女艺术家”就成了一座座孤独的岛屿,她们往往被贴上标签单独列出。

女权主义者发明了一个名词叫作“女艺术家”,仿佛将她们作为一个需要被人们重视的集合来与艺术家或男艺术家这样的集合区别开来,是给予她们的最大的平等和尊重。

而事实上并非如此。当代华人艺术家崔岫闻认为,“女艺术家”只是一种社会标签。优画君对这一点是赞同的。因为我们总能发现,大多数时候社会之所以将“女艺术家”单独列出都是为了反抗男权话语、崇尚女权精神或张扬与女性有关的主题。这样做的目的无外乎是告诉世人,女人也有权力在艺术领域自由地创作,自由地展现和追寻自我。但女艺术家在艺术上的真正造诣与特质却鲜有人深刻地挖掘。作为曾被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收藏作品的女性艺术家以及第一位进入英国泰特现代艺术馆展出的华人艺术家,崔岫闻女士认为艺术是没有性别的,但是男女两性艺术家之间是存在显著差异的。

华人艺术家崔岫闻

崔女士认为真正的女性艺术家具有男性艺术家所没有的特质,她的感觉能力和直觉判断非常旺盛。男性艺术家更加注重逻辑和理性,而女性则更注重直觉在艺术创作中的作用。一下子就看到事物的本质,这是女性的特质,这是生理属性决定的。优画君非常赞同崔女士的观点。

优画君认为,世界上没有“女艺术家”,她们准确的称谓应当是“女性艺术家”或者说是女“艺术家”。首先,她们具备艺术家的共性,也就是艺术思维和灵感。其次,她们还具有一定的个性特质,正如崔女士所说的那样。

美国琉璃天后图思·詹斯基

男女性别的差异是大自然的法则,女性在艺术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越性。她们通过直觉的能力能够更敏感地洞悉事物的本质,而这种直觉能力也使她们能够更为准确地寻找到恰当的色彩、形式等表达方式也就是“语言”来呈现自己所要表达的精神内容。

图思·詹斯基的玻璃艺术作品

美国玻璃艺术天后图思·詹斯基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她具有一种天生的直觉能力,她说“对我来说,最大的创作灵感来自于我对音乐和舞蹈的热爱。我想这也许跟我能够直接把听见的音乐转化成颜色有关。”

而这种神奇的转换能力正是女性艺术家的特长,她们能够根据直觉来寻找与某种感觉相契合的表现形式。比如在她们聆听一首音乐的时候,她们能够记住音乐带来的感觉并且反过来将这种感觉转化为另一种表达,也就是形状和色彩。这种形状和色彩所要表达的感觉正是音乐带给她的相同的感觉。人们虽然没有聆听到音乐但可以从她创造出的琉璃艺术的形态和色彩中感受到内在的音乐性。这就是女性艺术家通过直觉演绎的”魔法“,这样的艺术更亲近某些原始、古老而又神秘的传统,具有触发联觉唤醒通感的效果。2016年全球身价最高的女性艺术家奥尔·巴赫也有着类似创作原理的作品。

BEATRIZ MILHAZES(艺术家奥尔·巴赫的作品当中蕴藏着音乐与舞蹈的韵律感。)

从这些鲜活生动的例子当中足以窥见上苍赐给女性艺术家的可贵而又独特的天赋,她们创造的艺术作品更容易被人们所感知。优画君认为女性艺术家无需刻意让自己像男性艺术家那样去思考,也无须刻意关注男性艺术家眼里的世界。女性是大自然的精灵。我们或许可以这样说:女性艺术家应当追寻的,是如何用艺术呈现最高的真善美,如何用艺术返璞归真地叩问自己的心灵世界,如何跨越艺术的界限让诗意与浪漫通过各种不同的材质、媒介和载体演绎出千姿百态的篇章,如何将自身的特点和自身所处的境遇以及自身丰沛的情感向整个世界表达。这些伟大的命题是母性的,优画君相信它们的答案就蕴藏在某个简单而永恒的空间里,那是男性艺术家凭借逻辑思维和理智难以到达的地方,也是和每一个女性、每一个人心灵深处灵犀相通的地方。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